【名采】阮慶岳專欄:救救孩子吧

1458
出版時間:2018/12/08 00:10
阮慶岳
阮慶岳

阮慶岳/小說家、建築師  

幾年前我曾經推薦過一本名為《路上觀察學入門》的書籍,這是由在此領域赫赫有名的赤瀨川原平、藤森照信、南伸坊,三人在1985年所合編的路上觀察(又稱考現學)經典書籍,也讓日本掀起一股「路上觀察」風潮。

所謂的「路上觀察」,顧名思義,就是在「路上」進行「觀察」,也是強調在人們日常的現實中,其實蘊藏著豐富的各樣內容,如何透過觀察者的目光與參與,從中梳理出可以自我成長與發人省思的事物,並挑戰知識必然抽象、遠方,以及與生活不相干的觀念。

我在大學教書二十多年的經驗,確實感覺到許多知識,完全難以和日常生活作連結,也就是說,日常生活的經驗與知識,經常得不到教育者的尊敬,這當然也隱約反映了「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傳統價值觀。

我記得在國中時,工藝課必須完成一個木工盒子,父親無意中發現我在製作,竟然直接拿去給他辦公室的木工處理,並交還我一個明顯太過精細的木盒成品,讓我覺得心虛不已。父親所以會這樣做,當然是受制於聯考的制度,他明白惟有得到考試高分,而非能理解與應對現實生活,才是我的「生存」之道。

我現在看孩童放學後,立刻就要去課輔班或補習班上課,還是會覺得很遺憾,也清楚許多先進國家的孩童,不用這樣被單一性的填鴨教育,依舊能造就出全面也優秀的成人。我們的教育主事者,似乎相信上課與考試,就是保證學習的唯一方法,因此大學每學期上課18周,也遙遙領先其他國家,然而我們的大學生並沒有因此更優秀,反而只是把師生關在教室裡,搞得所有人都疲憊不堪而已。

我也看到愈來愈多父母,不願讓自己的孩子進入這樣偏狹的教育系統裡,而寧願選擇自學或到另類學校就讀,但這畢竟只是少數有心與有能力家庭的作法,大半的家庭依舊無力脫困。

早在1918年,魯迅就對封建教育的殘害,藉由《狂人日記》向社會發出:「救救孩子」的吶喊,然而一個世紀下來,病狀卻是猶在。提倡「路上觀察學」,只是期望能承認現實與生活的價值,而「救救孩子」的真切呼喚,可能才是更該嚴肅面對的事情。

 

關鍵字

阮慶岳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