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英國】謝昀瑾:推翻藝術與政治分開的謊言

1222
出版時間:2018/12/07 00:08
傅榆導演在金馬獎上發言惹議的風波,正好推翻藝術與政治分開的謊言。資料照片
傅榆導演在金馬獎上發言惹議的風波,正好推翻藝術與政治分開的謊言。資料照片

英國特派員謝昀瑾/倫敦金斯頓大學MFA純藝術研究生,經營臉書《Yes.Jin在英國說。畫》

藝術之所以偉大,在於它的傳導能力足夠讓思想遍地開花。自從來到英國研讀藝術碩士課程以後,不少關於政治、社運的話題出現在課堂中,這對於台灣印象裡的藝術該與政治分開相距甚遠,也解開一直以來對於這句話的質疑。

歐洲自中世紀開始,藝術一直扮演著宣揚宗教的角色而形成宏偉華麗的宗教藝術,傳唱著聖經的故事,將聖殿刻劃的唯美不可侵犯。爾後歐洲從文藝復興時期開始,藝術成為皇公貴族傳頌國力及家世的媒介而形成宮廷藝術;儘管英國藝術史發展較晚,可是在17世紀左右也大量僱用歐洲畫家為上流社會注入新感官。

在這時期以前,藝術與宗教、政治一直是形影不離,而人民觸碰藝術的機會近似於零。從英國工業革命以後,影響整個歐洲的中產階級急速竄起,為仿效上流社會的生活模式,藝術自此開始從頂端階級往下竄流,我認為此後的藝術發展相當快速與創新,在於藝術本身所能展現的除了隱喻當時的生活態度以外,還具有傳導性地將訊息以視覺或聽覺的方式急遽傳播,達到人民與此的共鳴效果,就是藝術之所以厲害之處。

藝術走到當代(Comtemporary Art)的今日,展現的就是當下生活、時事,它可以不探討美,更甚至推翻美的存在與質疑,它透過藝術家之手傳遞當代的樣貌,透過各種藝術運動傳遞訴求,透過不同媒介引導全球對於公眾議題的重視,而這些種種當然也依然與政治相提並論,在歐洲我所能見的,是人民能夠果敢的說出對於政治時事的看法,在台灣卻依然避免談及政治。

大部分的我們沒有經歷過白色恐怖時期,卻屢屢被告知少談政治為妙,實在是不該繼續背負著這樣的包袱。那一天看著電視上轉播金馬獎現場,見到傅榆導演講出的得獎感言,由衷的欽佩她的勇氣,在台灣即便是政治人物,要公眾表態政治立場也是困難重重,就是一般大眾也會避免傷和氣而拒談。但是傅榆導演卻是少數願意提及立場的女性非政治人物,比起在螢幕背後謾罵的鍵盤高手,是更希望台灣能夠進步的勇士之一,她當然可以在這樣的場合表達立場,正如同她執導的得獎作品《我們的青春,在台灣》。

希冀台灣社會發展成熟,我們所要做的應是勇於談論政治議題,其目的並非挑起內鬥,而是更了解不同世代的想法,對未來生活的希冀,這當然關係到人民,也就是你我的身上,我們應當習慣談論這樣的不同。

而身為藝術創作者,正如前文所表述的,他們當然可以透過其他手法來談論政治,推翻藝術與政治分開的謊言。我們該慶幸出生在台灣,這個社會讓我們有言論的自由,而我們應該將其發展更加成熟,勇敢做不同世代的溝通。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