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和平:深澳之後 台灣能源轉型的未竟之業

862
出版時間:2018/10/12 19:16
行政院長賴清德今在立院總質詢時宣布停建深澳燃煤電廠。圖為位在新北市瑞芳區的深澳電廠。戴之聖攝
行政院長賴清德今在立院總質詢時宣布停建深澳燃煤電廠。圖為位在新北市瑞芳區的深澳電廠。戴之聖攝

張凱婷/綠色和平能源專案主任  

對於興建深澳燃煤電廠態度始終強硬的行政院長賴清德,12日在立法院總質詢時,終於鬆口宣布停建深澳燃煤電廠,這場從314喧騰至今的開發案,總算看到明確進展,只是這個結果,令人憂喜參半。

今年3月至今,綠色和平發起「要求經濟部撤回深澳燃煤電廠」線上連署,至今響應人數已超過12萬6000人,面對氣候變遷及空污挑戰,已有諸多國家與城市宣布淘汰燃煤發電的具體時程。政府在此時提出深澳燃煤電廠興建案不但突兀,也違背世界能源趨勢。

此外,深澳燃煤電廠高污染、高碳排,也違反了政府宣誓的「非核、減煤、發展再生能源」政策方向。然而,這半年來,面對當地居民與環保團體的喊話呼籲,政府態度始終強硬,甚至搬出乾淨的煤、世界一流燃煤電廠等說詞。幸好在民眾與公民團體的持續努力下,政府終於在最後一刻懸崖勒馬,宣布停建深澳電廠。然而,政府面對深澳案,卻拋出了令人遺憾的條件說。

首先,政府以觀塘天然氣接收站做為深澳電廠的交換條件是錯誤的。綠色和平認為,觀塘的環境衝擊評估未竟完善,強行通過環評沒有正當性, 而「一案換一案」的錯誤概念,更凸顯政府忽略以再生能源作為解決方案的可能性。

綠色和平曾經計算,若把興建深澳電廠的1000億預算,投入北部科學園區屋頂型太陽能發電的建置,就能滿足政府聲稱的北部尖峰供電缺口的問題。反觀政府在評估停建深澳電廠的同時,不思考以再生能源為供電來源,反而提出另一個同樣充滿環境爭議的觀塘三接案,然而,環境議題本不該等價交換,台灣的能源轉型應該尋找兼顧空污、供電穩定及生態保護的永續方案。

能源轉型的關鍵在再生能源

台灣能源轉型的關鍵,在於積極發展再生能源以及提升電力系統的彈性調度能力。我們必須在短時間內,從根本上翻轉已經行之多年的電力與經濟結構,挑戰儘管困難,但長遠來看,以再生能源為主的能源系統逐漸朝向分散式發展,將可提升供電穩定和能源自主。

此外,透過整合不同類別的再生能源,善用資訊通訊技術、智慧電表、儲能系統等設備,互相調度搭配,進而以更有效率的方式建構智慧能源系統,種種工作,現在就該開始。台灣正面臨能源轉型的關鍵時刻,當全世界正積極因應氣候變遷和空污帶來的挑戰,政府有責任提出以再生能源為主的電力系統規劃,切勿錯過能源轉型的關鍵時機。

政府曾表示,停建深澳是另一次與人民溝通的開始,然而這段時間以來,政府每每面對能源困境,都忽視再生能源的發展,不提前瞻多贏的解決方案,這樣的態度對於現階段的能源轉型有弊無利。能源轉型不單是技術層面的浩大工程,社會思維也該思考轉型。

我們認為,在深澳電廠停建後,政府除應全力發展再生能源,提高能源效率,更該積極與民間對話,提出兼具供電穩定與環境永續的能源選項,才能證明政府口中的能源轉型不只是口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