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否修法懲假新聞】羅世宏:打擊假新聞還是打擊民主自由?

出版時間:2018/09/27 00:00

【應否修國安法以嚴懲「假新聞」? 】從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後風波,到台灣駐大阪辦事處長輕生事件,讓各國與台灣紛紛正視「假新聞」,也憂心它對民主政治的威脅,台灣甚至出現修改《國安法》的聲浪。但祭出《國安法》對言論/新聞自由的侵害,會不會更甚於「假新聞」?值得嗎?正反意見,提供讀者深思。

羅世宏/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媒體改造學社理事長

由於社群媒體普遍應用,政治極化與制度信任稀缺,再加上謠言擴散速度快過真相,造假技術遠勝打假手段,已造成「假新聞」氾濫,並且對民主政治的正常運行構成潛在威脅。在這個情勢底下,什麼都不做固然不智,但在綢繆對策時也必須避免盲動躁進。否則,不僅可能防制不了假新聞,反而侵害民主政治與開放社會賴以維繫的基石,特別是言論與新聞自由。

令人憂慮的是,為了抗擊「假新聞」,民進黨政府研議修正《國安法》、《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和《刑事訴訟法》等法,而新任調查局長也將「清查爭議訊息」列為首要工作之一。

就《國安法》而言,馬政府時代曾研議新增第2-2條和第5-1條,前者揭示「國家安全的維護及於網際網路」,後者為了「防制境外勢力滲透」,增訂給予檢舉人獎金及保護的規定,「鼓勵民眾檢舉危害國家安全案件」。該修法草案在2013年經行政院會通過,但因有侵害網路自由疑慮,遭在野黨強力反對而擱置。

不無諷刺的是,當時的在野黨,也就是現在的執政黨竟然企圖重新將網路問題「國安化」:民進黨立委葉宜津去年提案新增《國安法》第2-2條,與上述法條文字略有差異,但上綱上線的程度則有過之而無不及。葉宜津提案新增《國安法》第2-2條:「中華民國主權及於國境內之網路領域及其實體空間。」把網路上升到「國安」層次,並且戴上「主權」的大帽子,顯然是矯枉過正,勢必侵害言論與新聞自由,也違逆過去20多年來全球主流共識所倡議的網路自由精神。

提案立委可能不知道,這樣做,等於把中國大陸片面倡議的「互聯網主權論」(cyber sovereignty)推銷到台灣。過去數年來,中國大陸通過歷次「世界互聯網大會」,以及聯合國相關機制,想方設法把「互聯網主權論」推銷到全世界。到目前為止,響應這套論述的國家寥寥可數,只有個別國家如俄羅斯、敘利亞、伊朗和北韓等國家透過實際網路安全立法和監控手段呼應這套論述,台灣真的準備要跳上這個「互聯網主權論」的樂隊花車了嗎?

中國大陸強力推銷這套互聯網主權論,其實是為了合理化它的網路監控現狀,同時也企圖強化同屬網路不自由國家之間的「命運共同體」,甚至希望改寫全球互聯網治理架構與規則,使其從多元利益攸關者包括由學者和企業參與的現狀,轉型成為由主權國家參與治理決策的聯合國模式。試問,這套基於「主權」原則的全球網路治理架構和規則,真的符合台灣的利益嗎?

再者,政府應分清楚網路安全與國家安全之間的分野。就網路安全領域而言,政府有責任確保基礎關鍵設施免遭網路攻擊,國家機密免遭網路間諜活動竊取,選務計票系統和正常市場交易秩序不受駭客侵擾,當然也必須確保公民個人資訊和數據不遭濫用。不過,網路安全的重要性與必要性,並未賦予政府任何道德或法律制高點,更不能以國安之名恣意監控和審查網路內容。

目前,《社會秩序維護法》第 63 條、《證券交易法》 第 155條和第171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 104 條,乃至於《國安法》第2-1條,皆足以防制特定具有立即與明顯重大危害的「假新聞」,實在不必透過國安修法途徑而一再加碼。資通/網路安全方面,亦有去年甫完成立法的《資通安全管理法》,可以一定程度上保障網路安全與公民權利。

換句話說,台灣的國家安全與網路安全已經有足夠的法律工具可用,實在不需要再針對假新聞而訴諸強度、副作用和後遺症更大的國安修法;這麼做,不僅有如大砲打小鳥,也將侵害台灣最可貴的新聞與言論自由,甚至腐蝕台灣民主自由與開放社會的共識。

當然,針對社群媒體平台傳播假新聞的透明和問責要求,台灣或有必要參照先進民主國家的相關監管法規予以納管。防制假新聞沒有特效藥,政府千萬不要病急亂投醫,尤其不可走向《國安法》修法或擴大行政權力的歧途,而應該朝向政府資訊公開、新聞媒體自律、媒體公民素養教育、第三方事實查核、社群平台問責與打假技術改良等途徑,才是正軌。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