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凱勝:假新聞也有言論自由

629
出版時間:2018/09/23 00:01
縱然網路社群發達,假新聞滿天飛,論者仍認為,言論自由的代價之一,便是它不僅保護我們讚賞的言論,也保護我們憎恨的言論,發表不實言論的權利同樣受到憲法保障。示意圖。路透
縱然網路社群發達,假新聞滿天飛,論者仍認為,言論自由的代價之一,便是它不僅保護我們讚賞的言論,也保護我們憎恨的言論,發表不實言論的權利同樣受到憲法保障。示意圖。路透

董凱勝/檢察事務官

幾起社會事件,讓「假新聞」捲起千堆雪,籲求立法加強管制之說甚囂塵上。一則新聞如何方能謂之為「假」,眾說紛紜,暫不細究;何妨退後幾步,拉大視野,先問一個基本問題:人民有說謊的言論自由嗎?

別鬧了!說謊還敢誇談基本人權?這不僅是普羅大眾的直覺反應,即便對言論自由推崇備至的美國,長期以來恐亦所見略同,認為虛偽不實的言論沒有價值,不受該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然而,2012年6月28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United States v. Alvarez一案判決特別表態澄清:言論自由的代價之一,便是它不僅保護我們讚賞的言論,也保護我們憎恨的言論;儘管被告的謊言卑鄙無恥,但發表不實言論的權利同樣受到憲法保障。

別誤會,謊言雖受言論自由保障,卻不表示此項基本權利不得立法限制,這是兩個層次的問題,切莫混淆。眾所周知,諸如誹謗、詐欺、偽證、煽惑犯罪、侵權、或其他可能招致急迫危險的不實言論,法治國家均透過相關民刑法律予以限制,歷來亦無太大爭議;這些言論之所以必須規制,係因政府沒有同等有效卻侵害更小的措施,足供保護所涉各項公私利益,避免放任不管的後果。

基於相同的道理,對於謠言、流言或各種不實消息的傳布行為,我國亦有多部法律予以規制。散布流言損害他人信用者,刑法早有處罰明文;在金融法領域,倘因此致相關業者信用受損,《銀行法》、《保險法》、《信用合作社法》、《農業金融法》,也都分別繩以刑責;針對傳染病流行疫情、選舉罷免、或軍事上的謠言散布行為,《傳染病防治法》、《動物傳染病防治條例》、《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陸海空軍刑法》,亦有相應罰則。

為何要將流言蜚語分門別類,各個擊破,而非大鍋混炒、一律開鍘?不僅刑罰與行政罰層次分明,種類與裁罰基準亦互有差異。這恰恰顯示,並非所有造謠生事的行徑都該一致對待;國家也不能僅因人民言論虛假不實,就不分情節統統懲處。再如何寬大為懷的自由派,都難以容忍在座無虛席的劇院內胡謅失火,然而若無明顯而立即的危險,未能清楚說出欲護衛的利益,再怎麼令人作嘔的謊言,政府都不該立法干預。社會秩序維護法對「散布謠言,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者」裁罰,之所以會被部分人權團體視為違警罰法廢止後的威權遺緒,理亦在此。

言論自由尚且如此,面對憲法「制度性保障」的新聞自由,更不能藉打假之名,讓箝制棍棒趁亂而入,傷及民主憲政發展。傳媒製播新聞本即負有查證義務,考量快速大量產製訊息的行業特性,針對錯誤或不實報導,與其上綱《國安法》,不如盤點既有法規,妥善落實「回應報導」及「更正報導」機制,這在德、法歐盟諸國已行之百年,我國《衛星廣播電視法》、《廣播電視法》、《公共電視法》、《氣象法》、《精神衛生法》、《犯罪被害人保護法》,亦有相同立法例。只是徒法不足以自行,除了強化媒體自律外,也有賴公民參與及主管機關監督共同努力。

隨著網路社群發達,假新聞固然日行千里;然而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它的破滅潰散同樣可在彈指之間。主筆上述指標判決者,正是甫退休的甘迺迪大法官,他的醒世恆言值得銘記:「只有一個虛弱的社會,才需要政府的干預來保護真相。真相既不需要手銬,也不需要獎章」、「在一個自由社會中,對付虛假的方法是真實,對付無理的方法是理性,對付無知的方法是教育,對付謊言的方法是素樸的實話,避免邪惡的方法是鼓勵更多的言論,而不是製造沉默。」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