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昌德:公共事務 需要公平辯論而非遺忘

796
出版時間:2018/09/13 00:04
學者指出,前職棒「米迪亞暴龍」執行長施建新與台灣Google「被遺忘權」的訴訟一案正能說明對公共事務要求被遺忘權所帶來的問題。資料照片

【向Google要求「被遺忘權」,合理嗎?】在歐美等先進國家,已有不少民眾向Google等搜尋引擎公司,要求移除自己負面、錯誤或過時的資訊,以保障「被遺忘權」,台灣也曾出現首宗訴訟。但在人民「知的權利」與「個人隱私」之間,孰輕孰重?值得深思。

劉昌德/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

網路霸凌令人恐懼厭惡,社群媒體中一些侵犯個人隱私的極端案例,更是無法承受之重。因此為了在數位時代中保護隱私,「私人事務」的「被遺忘權」值得提倡。但是對於「公共事務」的網頁搜尋結果,過度主張保護當事人隱私與名譽的被遺忘權,卻會阻礙民主發展與言論自由。網路時代中這些新問題,或可引用「被遺忘的」廣電媒體「接近權」作法,做為解決方式之一。

台灣「被遺忘權」的重要案例──前職棒「米迪亞暴龍」執行長施建新,要求台灣Google移除他姓名搜尋結果與「施建新 假球」關鍵字建議的訴訟,正能說明對公共事務要求被遺忘權所帶來的問題。

簽賭與打假球是台灣職棒的陰影,組頭與黑道在場外對球員、教練威脅利誘時有所聞;但到了球場,黑道大多「只能」坐在觀眾席監控。2008年爆發的「米迪亞暴龍隊」假球案令人「難忘」之處,在於黑道成為米迪亞背後金主,然後從管理階層、到球場上教練與球員的調度,黑道都能直接一條鞭指揮,操控勝負與賭金輸贏。

黑米案中約有10位教練與球員及多位球團高層、領隊、翻譯等被起訴或判刑確定。米迪亞暴龍隊解散後,雖然有多位不受威脅利誘的球星如周思齊等,轉隊繼續大放異彩,但也有許多潔身自愛的球員,從此無法再回到職業球場。

以上都是透過網路搜尋到的報導與資料,所拼湊出的10年前黑米事件。同時,透過搜尋引擎,我們也能找到施建新後來被高等法院認定他並不知情、未介入操控假球,裁定無罪的媒體報導與判決文。

對職棒與球迷來說,黑米事件是一段「不能被遺忘」的歷史。因為當時各種報導評論、當事人說法、球員教練證詞、檢調單位起訴及法院判決等,都能在網路上流通,所以我們現在才能看到這段黑暗但珍貴的紀錄,希望職棒不要再重蹈覆轍。

在網路時代,搜尋引擎的結果與關鍵字,就是社會理解與討論公共事務的重要途徑。雖然法院判決施建新沒有構成「背信罪」,但球迷與檢調舉證歷歷、指責他未能善盡職責的管理瑕疵,仍然是「可受公評之事」,而不該被忘記。

對於施建新來說,法院無罪判定當然還給他一個公道;所以即使我們要討論假球案此一公共事務,也必須有此認知。過去在廣電媒體時代,為了維護大眾「媒體接近權」,在包括《廣播電視法》與《有線廣播電視法》等相關法規中規定,若利害關係人認為電視報導有誤,可要求給予「答辯機會」。透過同一媒體的更正報導,可以讓正確資訊與不同意見,都能廣為社會所知。

為了讓社會記住與討論黑米案等公共事務,不該直接移除相關的搜尋結果與關鍵字;但或許可以引用接近權的類似作法,要求搜尋引擎與媒體網站,將當事人無罪判定的重要資訊,「置頂」或「標註」於搜尋結果與報導連結當中。

在公共領域裡,要記得完整事實與各方說法,而不是遺忘,包括不能遺忘當事人後來被判無罪的事實。而歐盟也在相關規定中,將言論自由、維護公益與公眾知的權利等,作為被遺忘權的例外限制。

就像黑米案中堅持運動精神的球員呂祐華,於今年的回顧文中所說:「當走過一灘惡沼泥濘並不是你能決定的時候,你只能在那樣一個環境、那樣一個故事中想辦法帶走、記起那些難得而美好的人事物」。所以,我們不該選擇遺忘。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