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朗東:在民主體制裡讀《反民主》

876
出版時間:2018/09/12 12:33
 美國學者傑森.布倫南撰寫的《反民主》引發討論。翻攝網路
美國學者傑森.布倫南撰寫的《反民主》引發討論。翻攝網路

溫朗東/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

許多人不滿意民主制度(我也是如此),這種不滿來自於在「票票等值」的前提下,有些並不具備思辯能力、公民素養、公共議題認知……等條件的人,跟充分具備素養的人擁有一樣的投票權利。

後者難免有種「被拖累」的感慨:「啊,要是有更多人能提升公共決策的實力,民主的成效就會更好了。」

這種感慨是很危險的:人們經常認為,跟自己意見不合的人,一定是智力或是道德出了問題。但我得說,一項好的政治決策,重點在於思考形成的過程,而不是結論上的「支持」或「反對」。如果別人跟你意見不合,你應該去了解他的論點,而不是驟下定論,認為他非笨即壞。

我們在公共參與過程中,多少會遇到「有理講不清」的困境。例如對方非但不接受你的觀點,更不給你陳述的機會、直接進行人身攻擊、寧可採信毫無根據或充滿矛盾的論點……等等。遇到這些困境,無論是誰,都難免會對民主政治感到沮喪。

但我跟布倫南最大的不同,在於我認為應該推廣普及公民思辨能力,讓更多人擁有分辨好壞論證的品味。我認為,不完美的民主制度,可以透過公民素養的提昇而進化。

布倫南引用的一些數據顯示,許多擁有投票權的公民,對於「真實社會的運作狀況」、「哪些政策會影響自己權益」、「哪些候選人支持對自己有利的政策」……等公共決策的認知嚴重缺乏,以至於他們無法投出「有利於己」的政策。

換句話說,對「投票能力」位於倒數四分之一的人來說,他們無法分辨票投給誰對自己有利。分辨的準確度,比隨機亂投還要低。

布倫南在書中引用了一些政治科學家的研究,說明:「人們投票時並不自私,且會以國家民族或社會整體的角度做選擇,大部分的人會投給他們認為有益國家的選項,而非有利自己的選項。」也因此,他認為只要把投票權交給公民素養較高的知識菁英,他們就會做出對所有人有利的選擇。

布倫南確實點出了一些民主政治的問題,比方說民主審議效果不佳、人們不會因為去投票而增加公民知識、立場跟黨派的對立像是支持球隊一樣,充滿情緒缺乏理性等等。但他主張的知識菁英制度,我認為有問題。

民主制度並沒有布倫南說的那麼脆弱。他指出的問題幾乎都可以透過公民素養的提升來改善。這些方法包括:培養整個社會包容異己、理性論辨的精神;鼓勵人們保持閱讀社會科學、政策分析書籍的習慣;在新聞訊息娛樂化的浪潮中,維繫人們欣賞嚴肅政策爭辯交鋒的品味……只要能夠有方法、有計劃的提高公民素養,他擔心的問題幾乎都會獲得解決。

其次,布倫南的論證方式放在過去,同樣可以拿去反對女性及少數族群擁有投票權。布倫南認為,投票能力比較低的人(通常也是社經地位上的弱勢),無法分辨並做出有利於己的選擇。然而這個說法的問題是什麼呢?

他採用的論證在強度上頂多可以證明:「在一些跟自己的利益間接相關、未直接產生衝擊」的政策上,弱勢族群沒有分辨的能力。但無法證明「直接關乎己身權益,甚至涉及歧視」的政策上,弱勢族群沒辦法藉由投票來防止。

換句話說,對政治了解不深的族群來說,他們往往無法為自己的權益做出細膩判斷,無法分辨哪些政策/候選人對自己所屬的族群有幫助。

但是,如果有一項政策嚴重損害他們權益(例如不公平的賦稅與工作機會、種族隔離、基本權利剝奪等),透過民主投票,他們的確可以捍衛自己的權利不被嚴重侵害。礙於智識所限,弱勢族群就算無法透過民主將自身權益極大化,卻可以透過民主,維持自身權益的底限。

更進一步說,布倫南認為知識菁英不會自私,理由是只要數量夠大,他們就無法直接在決策中獲取私利。如果他們真的那麼自私,功利計算後應該不會去投票,會去投票的人,會傾向於公益思考。

這個說法,我認為也有問題。從「城鄉資源分配不均」相關的議題就可以發現,都市人口多,掌握的票數也多,比起鄉村(或是離島)來說,在爭取中央資源上享有更大優勢。照布倫南的說法,如果都市人這麼無私,社會上應該不會存在城鄉差距的問題。

進一步說,就算知識菁英如此的無私,他們所認知的「最佳利益」、「理想生活方式」,也會受到他們的生活經驗所侷限。

親戚師長經常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給予各種意見。很多時候他們的經驗是正確的。但有些時候,他們對未來的預測,對理想生活的想像,不是那麼絕對。從很多文化侵略的例子中可以看到:擁有較高智識水平的人,對理想生活的想像會滲入自己的偏好,他們的偏好卻不是絕對的真理。

最後,知識菁英的審核機制(考試)如何設計?是否能準確測出公共決策所需的能力?會不會特別有利於某些族群立場?會不會被少數既得利益者所壟斷?這些問題,布倫南並沒有做出細緻規劃。

布倫南提出了民主運作的種種問題,但也試圖提供了一個解決方案的雛型,足以讓我們對民主闕漏有更深一層的體會。如果有人要引用《反民主》的內容,得出「看吧,美國的民主也崩壞了。」那顯然是有心栽贓的斷章取義。

民主能夠順利運作的要素之一,是維繫言論自由的環境,確保不同意見可以在言論池子裡存活,爭取認同與關注(即使那爭搶的姿態不甚美觀)。

就我看來,《反民主》的最大價值,在於證明民主體制下言論自由的包容度,甚至可以容許對民主本身的質疑。你很難想像,在威權體制裡會有一本叫做《反威權》的書,能夠順利出版,引起思考與討論。

不管你認不認同作者的觀點,都可以在《反民主》中獲得很大的閱讀樂趣。民主運作真的遇到瓶頸、走到盡頭了嗎?每個人看了這本書,都可以有不同的反思與體悟。

(編按:本文出於作者臉書,經作者授權刊登,請勿直接轉載)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