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害人的策略正在考驗法官的智慧

出版時間:2018/07/15 19:22

李坤隆/實踐大學高雄校區教師
 
在台灣的民主制度下,司法應該是受信任的最後一道防線,即使無法像「皇后的貞操」般受到敬重,至少也是不得不接受的最後可能;但是隨著「恐龍」法官越來越多,民眾對於司法的信任似乎也不斷的探底。
   
如今,隨著一些社會殘暴案件的輕判,顯然更加深民眾對司法的失望,尤其在加害人有策略性的訴訟程序中,更讓我們看到司法無力招架的趨勢,甚至也突顯法官的智慧是經不起考驗的。
   
就拿這次超跑富少的案例來看,其中太多斧鑿的痕跡就令人感到噁心。
   
首先,車禍發生之初,就傳出車子本身可能有問題,那麼,為什麼還執意要開呢?
   
其次,當他的親人出面希望別人也要檢討時,這背後不是明顯的要減輕自己的責任嗎?
   
還有,讓父母親出面道歉,就是要搏取更多的同情,但卻突顯自己是媽寶的無能力者,不是嗎?
   
還有,坐著輪椅到死者靈堂致意,卻要在事前告知媒體,然後自己還一付懺悔無奈的樣貌,這不是擺明著在演一場大戲嗎?
   
甚至,加害人父母不斷表示會照顧死傷者,這對於一個家境富裕的人是最基本的道義,有什麼好特別強調的呢?
   
不過,在這樣的事件中,個人還是有更多的憂慮,因為當類似事件持續增加,加害人也能掌握法官的判決方向,並且不斷的使用更多挑戰人性的訴訟策略,從表示悔意,抄經文,向家屬下跪,到現在父母都加入,這麼多的訴訟策略,無非是希望得到「還有教化的可能」,更諷刺的是,這往往能如遂所願。
   
這就是司法的悲哀。
   
因為加害人充分知道法官的智慧,而法官也無力還擊,即使社會批判不斷,還是秉持自由心證,最後與社會為敵,依舊好法官我自為之,誰能奈何的了他?
   
只是,這樣的悲哀,還要持續多久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