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金財:劉曉波的政治遺產

66
出版時間:2018/07/13 13:15
劉曉波。翻攝網路

柳金財/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著名中國政治異議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已近一周年,畢生呼喚民主與自由,其殞落被譽稱中國追求民主希望已熄滅;甚至「劉曉波」一詞在中國政治語境中成為高度敏感關鍵詞。中國海外民主運動人士或其支持者紛紛在德國或台灣舉行紀念追憶會,從兩岸民主化進程的對比來說,劉曉波的政治遺產所展現的追求自由與民主精神,與台灣從威權轉向民主體制,追求自由、民主與人權理念相互輝映。

劉曉波作為著名人權運動家、文學評論家,其筆鋒帶有浪漫政治自由主義及理想主義,他用生命書寫中國自由主義發展,懷抱憲政主義及中國政治改革道路夢想。這位被譽稱為打不倒的「國家機器的敵人」,是誰硬生生把他推向民主與人權「巨人」,恐怕中國政府始料未及地創造這位道義巨人。

一、特殊國情凌駕普世價值

中國改革開放戰略,迎接面向正是全球化熱潮,拜經濟全球化之賜發展戰略得宜,從世界工廠轉型為世界市場,成為第二大經濟體。但經濟增長獲舉世讚譽,然政治文明離普世價值則鮮明落差。中國踩踏經濟全球化浪潮,成為引領世界經濟增長的動力車頭,能遵循到最終引領文化全球化與政治全球化潮流嗎?「特殊國情」與「普世價值」對立嗎?能據此延緩政治改革進程嗎?

中國憲政主義者選擇2008年12月10日這天,公開發表《零八憲章》,紀念《世界人權宣言》60周年,直指中國社會「有法律而無法治」、「有《憲法》而無憲政」,黨國威權統治產生諸多問題,例如政治腐敗、道德毀壞、社會衝突,及經濟增長極限與畸形發展等。宣言因大力宣揚自由、平等、人權的普世價值,主張在中國實施聯邦、共和、民主、憲政的政治架構,背離政治改革頂層設計的底線與紅線。

劉所揭櫫問題其實並無太多標新立異、危言聳聽之處,對照中國學術機構所撰述政策報告書或藍皮書所揭露問題,恐有過之而無不及,往往直指貪污腐化、不當政商關係、權力與資本交換;地區、城鄉及農工所得差距;農民、勞工及環境維權抗爭。中國領導人直指制度性及系統性腐敗,恐有「亡黨亡國」之虞。劉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之罪,關鍵之處在其政治改革及訴求民主化主張。

二、屬漸進主義式政治改革

《零八憲章》主張修改《憲法》、分權制衡、人權保障、聯邦共和等19項具體主張,並要維護香港及澳門的自由制度。兩項主張背離中國政府政治改革的紅線及底線 ,包括推動政黨政治、去除一黨專政;要求黨國體制應與公民社會重新協商,緩解國家與社會之緊張疏離關係。劉之政治改革理念仍屬於漸進式主義式,要求黨國落實《憲法》承諾,並無激烈主張。因曾參與「六四事件」,使其成為推動自由主義、憲政主義精神領袖。其政治改革應屬公民言論層次的表達自由,然因促及憲政頂層改革紅線而被壓制。

劉為人權運動家以公民身分執其筆,倡議憲政及政治改革理念;堅強地抗拒黨國權力對公民社會的宰制,捍衛自由、民主、人權。中國政府可接受經濟全球化發展,但尚無法接受政治全球化,「特殊國情論」認為社會主義民主有別於資本主義民主,包括實施多黨合作制 ,共黨是永遠執政黨、民主黨派為參政黨;實行民主集中制、議行合議制;強調權力分工而非制衡。這與西方民主政治強調政黨政治、議會政治、責任政治、權力分立與制衡或有所不同。

劉曉波事件恰恰突顯「特殊國情」與「普世價值」對立困境,兩者在政治文明中應可萃取出共同元素,治國理政應遵循憲政主義理念與精神,應合理規範政府權力邊界與保障公民權利行使。當前中國政治改革落後於經濟改革速度,導致國家與社會關係高度緊張,公民對政府信任度下降,這些皆需要頂層政治改革設計。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