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獄平反後 光只有「錢」真能解決所有問題? 

2210
出版時間:2018/07/11 19:08
我國近來部分冤案如徐自強案、鄭性澤案等,已獲平反,但案件結束後,若只有刑事補償金,是否能真正解決無辜者的一切問題呢?圖為正性澤。資料照片

唐琪縉/台大法律系學生、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志工
 
若「自由」是可以販賣的商品,一個人願意花多少錢買「自由」或者賣出個人的「自由」呢?
 
我國近來部分冤案,如徐自強案、鄭性澤案等等,已經獲得平反,前者關了16年、後者則是關了14年。脫離社會生活的囚禁歲月中,國家最後將這些無形而巨大的痛苦,透過刑事補償法第6、7條,化成判決書上的冰冷數字,給予無辜者高額的刑事補償金後,全案就此落幕,國家彷彿亦卸下對無辜者應負的責任。
 
然而,案件的結束,才真正開始了飽受冤獄之人(下稱無辜者,源自英文,the innocent)的復原之路。無辜者並沒有因為受無罪判決、罪名終於得到洗刷之後,即從監禁當中所帶來的後遺症解脫;相反的,這些後遺症很可能伴隨無辜者一輩子。
 
光只有「錢」,是否能真正解決無辜者的一切問題呢?
 
上個月司法院針對「刑事補償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舉辦公聽會,然該修正草案仍未積極處理如何協助無辜者重回社會的方法。司法院忽略了牢獄之災將帶來錢無法彌補的嚴重後果。受刑人在獄中失去自由、負擔勞務……,日復一日,所有的事物皆在去人性化下進行;死刑犯更是飽受等待被處決的恐懼折磨。這些獄中的事物皆會對無辜者獄後的生活產生莫大的影響。
 
根據《離開死牢後的生活:無辜者對社群與認同的探求》(暫譯,原書名為Life after Death Row: Exonerees' Search for Community and Identity)一書中所述,多數研究指出,受冤獄之災的無辜者與經歷過洪水地震、大屠殺或戰爭等天災人禍的倖存者有相同之處,因為兩者受創傷後的反應與復原之路幾乎相同。
 
因為這些生命中的「大事」,都真正的危及他們的人身安全,同時也割裂了他們的生命,以及他們內心對於自我的意識,彷彿自己再也不是個「人」,失去身為一個「人」的價值。
 
長期拘禁極可能導致無辜者出現許多身心疾病或者拘禁反應。如:反應過度遲鈍或憂鬱、走路方式維持單一直線,轉彎時以幾近90度的方式改變方向(因無辜者已習慣過去的四角牢房)等等;長時間與社會隔絕,無法面對與入獄之前大不相同的社會,失去謀生能力;與親朋好友關係的斷裂,使無辜者於情感面上得不到支持,進而可能否定自我、排拒與人相處。這些都是無辜者獄後需要面對的重大問題,也都不是國家僅僅「花錢」就能了事的。
 
今年5月,美國堪薩斯州通過了刑事補償的新法,除了提供無辜者金錢補償之外,聲請人可以向法院聲請心理諮商服務、理財服務、健保等等,還可要求開立「無辜證明」,讓無辜者擺脫莫須有的罪名,避免無辜者重返社會後,受不平等的歧視或污名。美國該州的新法可作為我國修法時可參酌的方向,我國不應將無形的傷害置若罔聞,畢竟無辜者是站在這些傷痛上,日漸復原,重回社會。
 
對於許多曾遭國家暴力對待、生活落得分崩離析的無辜者,我國現今似乎尚未提出一個健全的方案,無法引導無辜者一塊一塊拼回自己曾經散落的生活樣貌。僅透過給予無辜者金錢補償的方式,而忽略重要的非金錢補償,就如同給討海之人糧食,卻不給他地圖一般,最終可能仍舊迷失在汪洋大海中。
 
國家本來就應協助無辜者重新建立或恢復生活中各式各樣的能力。我國政府應盡速透過連結各部會並整合社會資源,確立社會復歸的網絡並釐清相關事項的責任歸屬,讓無辜者離開監獄之後,不必擔心重回社會的道路重重障礙、遙遙無期。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