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觀察Dittrich:政治人物應在婚姻平權展領導能力

736
出版時間:2018/06/08 00:05
荷蘭率全球之先,在2001年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曾在擔任國會議員時提出同婚法案的Dittrich認為,在民主社會中,原本不應任由多數人阻撓或剝奪少數人行使基本人權。維護和保障少數人的權利,是立法和司法機關的責任。資料照片
荷蘭率全球之先,在2001年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曾在擔任國會議員時提出同婚法案的Dittrich認為,在民主社會中,原本不應任由多數人阻撓或剝奪少數人行使基本人權。維護和保障少數人的權利,是立法和司法機關的責任。資料照片

鮑里斯.迪特里奇(Boris Dittrich)/人權觀察組織LGBT權利倡導主任,曾在荷蘭國會議員任內提出全球首部同性婚姻法案

全世界已有25個國家允許同性伴侶結婚。台灣還不在其中,但應該加入。

5月23日,我應台灣婚姻平權大平台之邀訪問台北。我見到婚姻平權倡導人士,也見到陳建仁副總統、跨黨派立法委員以及台北市政府法律顧問和國際事務委員會執行長。有些地區,包括台北市等主要城市,以及其他9個縣市,已經允許註記「同性伴侶」。但伴侶關係下的權利保障仍不如婚姻。

多年來,台灣社運人士一直努力推動婚姻平權。2017年5月,台灣大法官會議宣告結婚僅限「一男一女」的法律違憲。這項劃時代的判決為婚姻平權鋪平了道路。大法官要求立法機關在兩年內制定允許同性結婚的法律,立法機關可以直接修改《民法》的結婚定義,也可以為同性婚姻制訂專法。如果立法機關無法在兩年內完成修立法,按照大法官會議解釋,同性結婚將自動合法。

造訪台灣當周正是該號解釋通過1周年。我敦促副總統及其政府利用餘下的1年實現婚姻平權。他了解,這件大法官解釋是台灣LGBT人士爭取平等、反抗社會文化污名與歧視的重要里程碑。然而,他說問題已變得更複雜,因為反同婚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已經提出3件公民投票案,其中2件旨在阻止同性婚姻合法化。

今年4月,台灣中央選舉委員會對相關公投提案進行審查,並且通過這些提案,將進入公投第二階段連署。反同婚團體必須收集到大約28萬人連署,即全體選舉權人的1.5%。如果他們獲得足夠的連署,台灣就要對是否允許同性結婚舉行公投。

對基本權利議題進行公投,例如同性婚姻,實際上是將同性伴侶的人權交給多數決決定,使他們立於不利處境。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人士的生活和身分認同將受到公眾辯論、檢視、評價甚至粗暴對待。但在民主社會中,原本不應任由多數人阻撓或剝奪少數人行使基本人權。維護和保障少數人的權利,是立法和司法機關的責任。

當我跟副總統和國會議員們交談時,我強調台灣的政治人物應當展現領導能力,提出《民法》修正草案,允許同性伴侶享有與異性伴侶同等的結婚權。即使他們選擇制訂專法,也不應低於《民法》水平,應讓同性伴侶享有完全等同於《民法》賦予異性伴侶的婚姻權利。

政治人物不應以台灣社會可能還有某些人不樂見這種進步做為藉口。世界上已有許多國家實現婚姻平權,他們的經驗證明,一旦同性婚姻合法化,相關爭議就會不攻自破,人們對同性伴侶權利的觀念也會更加開放。

大法官會議所規定的修立法時限還剩下1年。若能完成任務,台灣立法院將能把握良機,證明台灣《憲法》保障平等權利、禁止歧視不是紙上談兵。立法院可以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使台灣為東亞和全世界立下榜樣。

編按:Boris Dittrich is the LGBT rights advocacy director at Human Rights Watch and initiated the first same-sex marriage bill in the world, when he was a member of parliament in the Netherlands. For Human Rights Watch he works on marriage equality issues the world over.
鮑里斯.迪特里奇(Boris Dittrich)現任人權觀察組織LGBT權利倡導主任,曾在荷蘭國會議員任內提出全球首部同性婚姻法案。他目前在人權觀察組織負責全世界各地婚姻平權議題。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