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勞工面對的勞動困境 政府看到了嗎

1497
出版時間:2018/06/07 18:42
圖為勞工過去舉著「累」字標語,抗議《勞基法》修惡。資料照片
圖為勞工過去舉著「累」字標語,抗議《勞基法》修惡。資料照片

林子盟/時代力量高雄市左楠區市議員參選人
 
「每個月需要加班 80 到 100 小時」、「 120 小時的加班換 14,611 元的加班費」,這些早已違反《勞基法》加班時數上限與加班費計算方式的勞動處境、甚至出現資方「就給他罰啊」的離譜言論,真實地發生在台灣的台南永康和高雄小港。
 
這些令人深感同理也憤怒的實例,不僅說明了今年初《勞基法》修正時,官方聲稱要讓勞資雙方對等協商勞動條件的美意,是多麼的不切實際;也在在說明了《勞基法》所規範的最低標準,在地方上是多麼難以保障勞工。
 
時代力量黨團向勞動部職安署調閱相關數據後發現,截至今年 5 月 1 日為止,台南、高雄兩市分別只有41、18位專司勞動條件的檢查員。如果我們以就業人數來看,在這兩座直轄市裡,平均分別每23,488、74,167 位勞工,才有一位專責的勞動條件檢查員,而這遠超過國際勞工組織所建議的勞檢員與勞工人數比例的合理基準(已開發國家為 1:10,000 、工業化國家為 1:15,000 、開發中國家為 1:20,000 )。如果台灣自詡為已開發國家,那麼我們不禁想問,難道我們就要放任這兩座城市的勞工,在落實《勞基法》的最後一道防線上,只能自求多福?
 
此外,儘管我們以最寬鬆的計算方式,加計在這兩座直轄市內所有有參與企業、產業與職業工會的人數後發現,雖然台南、高雄分別有 23.7% 和 35.4% 的勞工有工會身分,但實際召開勞資會議的公司家數,卻只有 18.0% 和 7.2% ,簽訂團體協約的公司家數,甚至都不到 0.5% 。
 
這些數據也都說明,兩座直轄市內的勞工、勞檢主管機關,不論是在勞動權益的教育或推廣,還是協助有意願組織工會或與雇主展開協商的勞工等政策實施上,是多麼的消極。從最近的新聞來看,勞工「不清楚公司怎麼算的,可能是有和獎金一起算吧!」這樣的說詞,就證實了勞動教育的普及和深化,仍有極大的空間。
 
可是我們卻看到,台南市在勞工教育的經費上,竟然一年僅編列 480 萬元,不僅是六都之末,更是只有桃園、台中的一半不到。儘管我們常說「自己的權益自己救」,但如果勞工已經必須面對不斷的加班、承受難以恢復的疲勞,如果縣市政府又不提撥更多的經費,讓勞工有更易懂、便捷的勞工權益教育管道和內容,我們又怎麼能夠期待勞工可以在下班時,爬梳複雜的勞動法規,再自己去和雇主展開平等的對話?
 
最後,我們也不能忽視,南部的 15-29 歲青年勞工,平均薪資只有 27,136 元,不僅低於北部的 30,726 元,也是低於全國平均 29,427 元。綜上所述,我們可以說,在南部的青年勞工,不僅得面對最低的待遇,也可能遇到完全不甩《勞基法》的雇主;更慘的是,青年勞工可能又因為高工時的摧殘、加上《勞基法》和各種函示的繁複,不易全盤了解並捍衛自己應有的基本權益;勞檢員也因為人力嚴重欠缺,自己也陷入了「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的過勞慘況。
 
面對執政黨二度修惡《勞基法》的環境,我們不僅應該透過自己的力量,參與勞權公投,也必須要檢驗各個參選人在勞動政策上的主張,用選票來保障自己的勞動權益。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