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澳電廠該蓋嗎】洪申翰:花千億 不該只有煤電唯一選擇

出版時間:2018/06/03 00:01

洪申翰/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

建廠成本1000億元的深澳燃煤電廠在新政府的減煤減碳政策宣誓下,讓外界感到衝突與疑惑,此案也已從環保爭議發展成藍綠的選戰攻防。

從污染角度來看,即便選用超超臨界機組,依舊會高出最佳燃氣發電技術的實質排放濃度數10倍以上,每度電排放的二氧化碳也比燃氣多近1倍。照台電資料,運轉後會讓新北PM2.5最多增加1.9微克/立方公尺,抵消過去地方政府在空污防制的努力,而學者模擬的增量甚至更高,很明顯是增加區域污染的。
 
當然電廠規劃不能只考慮環境因素,同時要兼顧供需穩定與平衡。但相信不管哪種立場,都無法否認煤電與核電在台灣已是高度爭議的能源選項,因此各方應該也都能同意,如果要多興建煤電,須有「強烈必要且無法取代」為前提。
 
行政部門論述深澳電廠之必要,在於解決核一核二除役後北部的電力自給缺口,甚至丟出「為什麼發電污染都要南部來幫北部承受」的區域矛盾,隱含必須在「增加南部污染」與「增加北部污染」之間二選一,尤其當南部已承受太多。而環保署長更莫名提議,不然就請在「深澳」與建廠過程弊端不斷的「核四」之間公投二選一。但台灣的能源轉型真的只能「悲情二選一」嗎?
 
依照評估區域平衡的指標與台電數據,2017年北部最大供電能力確實還比尖峰需求負載少4%,缺口57萬瓩(不計入核一),尚須中南部電廠負擔一些尖峰需求。但若照台電電源開發計劃執行,不管是從能源局或台大風險中心的專業評估都可得知:在深澳電廠預計運轉的2025年,當年度即便扣掉深澳機組,北部缺口也可從2017年的57萬瓩縮小。

在節電較不積極的狀況下,還會有20到30萬瓩的缺口,但只要能落實蔡政府溫室氣體階段管制目標下的積極節電目標,即便沒有深澳電廠,此缺口也將打平,甚至轉正而有數十萬瓩的餘裕,並無「核一核二除役缺口會擴大」的問題。更要提醒,這些結果都是以老舊核電如期除役,且核四不運轉作為評估前提的。
 
「弭平北部尖峰時段的局部供需缺口(即便缺口會縮小)」這是要解決的問題,但若要得到最好的解方,我們也須重新界定問題意識:這不是蓋或不蓋電廠的二選一,而是若有深澳建廠所需的1000億元(應再加巨額燃料支出),是否能找到煤電以外的更佳方案,去解決北部的供需自給缺口,避免成為中南部燃煤發電與空污的負擔?

答案不難,多贏的組合方案是可行的,就在於減少北部尖峰用電的成長,與拉高北部的最大供電能力,這兩個更環保與經濟的關鍵策略。
 
節一度電的成本遠低於燃煤發一度電,若能拿更多資源促使用戶汰換低能效設備、管制與提高建築能效,以至國際上已有成果的削峰填谷能源管理,必然經濟效益更高,而這些提高能源效率的投資,更是讓節電不用艱苦卓絕的關鍵基礎建設。相比蔡政府規劃3年總經費近160億元的「新節電運動」旗艦節電計劃,其實只要再投入深澳建廠1000億元不到一半的經費,就能落實溫減管制下的積極節電目標,甚至有更突破性的提升,不僅能打平北部尖峰供需缺口,還可產生更多餘裕。
 
從供給面看,光電午間的高效能剛好能支應北部夏日飆高的尖峰空調用電,多數國際報告也預測,光電成本還會大幅降低,2025年應可低於燃煤的發電加外部成本,即便要求附加儲能來增加可調度性,都已具經濟競爭力。

北部地面光電的空間較小,但在建物上設置光電的投入還不夠積極,相關配套和誘因還有很大努力的空間,尤其地方政府尚缺整體治理規劃,對此可參考首爾目標讓每3戶就有1戶裝設光電的「2022太陽能城市」計劃。

其實據業者評估,屋頂光電過去的障礙在近期已有鬆綁,若長期要在台灣北部多裝100萬瓩的屋頂光電(尖峰時段可以發電70萬瓩以上),並非不可能,目前裝設成本也不會超過500億元,而2025年時成本必然會更便宜,效率更高。
 
很明顯若將1000億元用於提高能效與擴大光電、儲能,即便輔以新設燃氣或地熱的調度,解決北部缺口都綽綽有餘,而上述方案的確都比興建燃煤電廠需要更多的配套機制與治理能力,但深澳爭議延燒至今,要建成這座燃煤電廠恐怕是更加困難。

當蔡政府大聲以能源轉型作為宣誓,但是否真的已擺脫過去倚重煤、核來解決問題的習慣,願意優先思考轉型價值下的方案路徑,擺脫「悲情二選一」的泥淖,深澳爭議其實是很好的練習題。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