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育盟黃喬鈴:提高生育 需正港公共化服務

508
出版時間:2018/05/18 00:00
前天行政院針對我國少子女化問題提出因應對策,其中將原有的私幼「就地合法」為「準公共化」教保服務,頻遭各界質疑。資料照片

黃喬鈴/托育政策催生聯盟專員

前天行政院針對我國少子女化問題提出因應對策,焦點置於擴大公共化教保服務量、建置準公共化教保服務機制與擴大育兒津貼。在供給端提升服務量,除了持續推動公立、非營利園所,更引進「準公共化」政策,讓既存的私立園所成為公共服務的一環;需求端則訴諸尊重家長選擇權,讓家長自由選擇照顧安排。「服務」與「津貼」面面俱到,值得慶幸的是,除了關注服務量能與使用者權益外,政府沒有忘記教保服務的第一線工作者,也提出改善教保服務人員薪資的「配套措施」。但這樣就沒問題了嗎?

我們要質疑的是,僅透過「補助」與加未明說的「管理」,就將原有的私幼「就地合法」為「準公共化」教保服務,如何確保人民的納稅錢、政府的美意,不落入業者的口袋,而是實質回饋到教保人員的勞動條件,讓他們有適足的身心撐起這項勞心勞力、又不可或缺的照顧服務?同時確保幼兒獲得妥適的照顧?

這項質疑的起因來自於:一項政策絕對不能忽略服務提供模式的邏輯差異。更無法單純透過外在的管理規範,掩蓋、甚至改變其運作的核心價值。現有的教保服務可簡略區分出不同服務提供者,包括國家(公立幼兒園)、非營利組織(公私協力托嬰中心、公共家園、非營利幼兒園)、市場(私立托嬰中心、私立幼兒園、居家保母)及家庭(家長或親屬照顧),不同服務提供者的運作邏輯各有差異。

以市場與非營利組織為例:私立園所,以市場邏輯運作,營利為導向,供需法則來衡量教保費用的高低與量能,強調效率、效能與利潤。展現在當前的私立幼教服務即為:家長口袋越深,越有權利選擇多樣,負擔得起高價的服務。勞動現場的樣貌則是雇主為了攫取最大利潤,極可能不惜壓低人事成本──虛有其表的師生比實為超收,一人當兩人用;以愛為名,眼不離孩童、身不離園所的超時工作,卻吝惜透過增加人手輪班照顧;提供家長早送延托,卻不給員工相應的加班費。甚至當政府祭出各項補助,欲降低家長負擔時,結果卻是要政府加碼補助,學費即水漲船高。前述的種種狀況,即是圍繞著以利潤為導向的運作邏輯。

相對的,由非營利組織承接運作的幼兒園,某種程度依循著官僚邏輯運作,以公平正義為服務前提,在供給端透過民主機制有效控制,強調每位公民皆有使用服務的權利。展現在當前的非營利幼兒園則為,平價的學費讓家長負擔得起,而非端看口袋有多深。營運成本包括合宜的生師配置且經過精算,更有會計人員定期稽查,公開財務報表接受人民檢驗,絕非以營利為目的。更重要的是,保障教保服務人員的薪資不是一項「配套措施」,而有一套薪資級距,確保向家長收取的學費、政府投注的經費,皆投注於教保人員與服務品質。

當前教保服務仍以賺取利潤的市場邏輯為主,公共幼兒園比例遠低於營利幼兒園,「準」公共化教保服務看似改得了「帳面上的公私比數據」,但改變不了的營運私立園所背後的「市場邏輯」。院長說得很好聽:「我們多管齊下……並不是用一套新的制度取代過去長久以來建立的基礎……。」但過去以自由市場為主的教保服務,待改善的問題與疑慮層出不窮,政府在撒錢之餘,又有多大的行政能量與政治決心抵抗市場邏輯可能衍生的問題,從而穩固照顧品質與勞動者權益?挽救低生育率勢必要出錢、出力,但將資源用在哪裡才是關鍵,如何產出正港的公共化服務,才是提升生育率的解決之道。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