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遴選」還是找「職缺」?你知道中小學校長怎麼選嗎

出版時間:2018/04/28 11:34

江建新/政治大學博士生、教育工作者

近日台大校長遴選案,媒體密切追蹤,炒的沸沸揚揚也吸引了民眾的注意力。為何「卡管」,又據何以「拔管」,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也非我能力所能論及。但從教育部的聲明中,處處可見其對於「校長」的高標準。教育部也樹立了標竿,「遴選」必要時得以重來之。希望地方政府也能以同樣的高標準審視地方層級遴選制度、過程、結果。

不論管案未來發展如何,管爺精采的治校理念說明,贏得了遴選,獲得支持,更見校長治校理念說明會及公共參與的重要。那再看看中小學校長遴選,治校理念說明尚未普及,遴選結果近乎百分之百當選。難道是我們的基礎教育不夠重要嗎?制度上就可以輕率?優秀市長連任都需經過考驗,校長直接當到退休?希望地方政府拿出如「拔管」一般的神力,對基礎教育、地方「遴選」制度進行變革,從管案可見一般,領導者支持度高,就算遲遲未能上任,一樣搭起帳棚穿上「挺管用的」,期待的說:「請幫我簽名好嗎!」

有公共參與,有基層支持,好的政策怎麼怕推不動?又怎麼一延再延呢?

以下就荷蘭及已有公共參與機制遴選校長的台北市、台中市為例,談談校長遴選。

放眼國際看校長遴選

去年東洋經濟的一篇文章,標題是「欧州幸福先進国の教育はこんなにも凄い」,講的是位於荷蘭哥本哈根的一間「自由高校」(Det frie Gymnasium)。那是一所完全中學,全校約850個學生。該校在家長多為高知識水平的哥本哈根獲得廣大的支持,學生成績水準也在荷蘭全國的10名之內。比較特別的是那所學校的教師及學生,都對於學校經營的重要問題握有投票的權利,包含「選舉校長」。作者認為這是民主的象徵,並稱之為「究極の民主主義学校」。

當然,以此為例並不是說我認為這就是最好的方式,或者我們就如此的相信「究極の民主」。但行事或設計制度,若能「方方面面」,接受多角度的建言,我們也才不枉為民主國家。

堪為示範的台北市、台中市

查「台北市國民中小學校長遴選作業要點」第六條:校長出缺學校之學生家長會、教師、行政人員辦理事項及規範。其中第三項、第四項提及校長候選人送件參選後,學校應進行意向調查,並得討論學校發展需求、發展特色、待解決問題及對新任校長的期許等,將資料函報教育局公告之。第一、第二階段校長出缺學校召開家長會、教師會,應分別凝聚意見,建立需求共識,作成會議紀錄及摘要,送教育局備查。第三、第四階段校長出缺學校,應於教育局公告校長出缺學校之後,於尊重之原則下公開邀請已送件報名該校之校長候選人,得由教師浮動委員與家長會會長召集合辦或分別辦理「校內座談會」。

而台中市更為增進各級學校校長遴選之公平公正,協助學校充分了解候選人的辦學理念與經營計畫,頒佈了「台中市立國民中小學校長遴選辦學說明會應行注意事項」,各校得蒐集家長、教師之意見,指定候選人回答問題。說明會後,由教師會、家長會彙整書面報告,提供遴選委員參考。

台中市教師會洪維彬理事長,撰文以「教育的公共參與」為題,認為「校長候選人的辦學藍圖,是遴選的焦點」,候選人也應該提早「規畫學校發展藍圖」。有嚴謹的遴選制度,公共參與的精神,那位認真規劃校務的校長也才能在有支持的基礎下,脫穎而出。

我們要什麼?

我們要什麼?或者說台灣還剩下哪些優勢?如果認同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教育水平跟國民素質是我們的驕傲,那塑造國民素質的基礎教育,難道可以馬虎?我們要「對學校經營藍圖有規劃」並且能清楚表達的校長,我們也要一個學校教師、地方家長能夠書面陳述表達的管道。

傅斯年:「一個學校校長好,是無濟于事的,雖然一個校長壞,可以把學校弄壞……」學生考研究所要競爭,市長連任要競選,中小學校長遴選難道不用理念說明,不用對地方負責,「遴選」還是在幫忙找職缺嗎?校長遴選是「遴選」還是找職缺,這樣的意見出現在媒體中不下十餘年,可惜不論由誰執政,多數縣市仍是「他強由他強」。

最後借用本次台大校長遴選另一位候選人王汎森先生《古史辨運動的興起》書中所引,清末革命性刊物《童子世界》,筆名君衍的愛國者曾言:「現在的中國所以弄到如病夫,如死人這樣,都是被那『法古』二個字害的。」不願意踏出一步,仍為「古法」所限, 現今的情況是否就如君衍所說,是筆者的憂心,也是本文的關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