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中岳:193拓不拓寬 誰會是輸家

1319
出版時間:2018/04/17 14:57
花蓮縣193號道路拓寬案,歷經9次環評審查仍爭議不斷,花蓮縣府日前召開第10次環評會。資料照片
花蓮縣193號道路拓寬案,歷經9次環評審查仍爭議不斷,花蓮縣府日前召開第10次環評會。資料照片

​蔡中岳/地球公民基金會顧問

不知為什麼,今天出門要去開審查會時就胃一陣絞痛,或許是連開三小時的車有點累,也或許是早就預知結果的審查總讓人不舒服,想著可能會有的過程,心中不斷地推演也就到了會場。

拿著「拓寬」大牌的鄉親早就在會場等著。定神一看,果不其然就是議員、鄉長在隊伍前正拿著傳統那套「在地v.s.外地」、「阻礙發展」、「學生讀比較多書就欺負我們」的論述正煽動著鄉親的情緒,陸續傳來「一個鄉長要動員十個人」等等訊息。暗自自責,怎麼忘記年底就要選舉了,而且還是地方等級的選舉。果不其然,新城鄉八個村長都穿上了背心一字排開,中間還穿插著沒啥看過的鄉民代表,但沒看過也不打緊,因為他們身上總會寫著,巴不得你可以看個清楚。

在環評現場內講完想講的話,先離開;與其無力地看著專業淪喪,倒不如看看另一種田野。令人遺憾的,支持方的論述似乎十年也沒進步,縱使只是一條小小的193拓寬,也是邁向經濟大繁榮、觀光大進步的象徵,而且是為了子子孫孫絕不是為了自己。

頓時很挫敗。為何十年一整套的論述不用進步,仍然可以喚起那些民粹,很多時候都阿Q的想著,那趕快把這些政治人物想蓋的東西都蓋起來吧!蘇花高、中橫高、any高,沒有大破壞哪來的大進步,但又細想,如果這些口號都是嗎啡,那嗎啡無效後,創造者並不會希望人民戒掉,而是快速地尋找下一個無效的嗎啡。

警察為了管理方便,試圖把群眾壁壘分明的兩邊坐好,於是我閃得遠遠地,也就跟著村民坐著聊了起來。

從小住在XX村,日治時期念小學,而畢業卻已經是國民政府,第一名畢業的他本來可以保送花蓮師專當老師,但家中有十一個(另有兩名夭折)的兄弟姊妹需要養,他毅然投入建築業(綁鋼筋)幫忙家中,就這樣一把年紀了才結婚生子,小孩一個年近四十不工作也沒成家,另外一個在科學園區上班月入九萬(我的花中學長),但結婚四年就是不生。劈哩啪啦聽完了他的人生簡介,反正現在就是退休,沒事就中午吃完飯一起坐遊覽車來看看,蓋與不蓋都無妨,反正小孩也不會回來,觀光客也不甘他的事,村長說要來就出來走走,口號跟著喊反正也無聊。

每一次,幾乎每一次去跟這些長輩聊天大概都是相同的故事,也幾乎沒有人知道這條路到底要怎麼拓寬,甚至不知道縣府闖關的版本已經改了路線,甚至有可能要徵收到他家的土地。而在這個現場是有機的,但如果主動到這些地方挨家挨戶地說明、拜訪,肯定也無法得知這個故事,或早就被請離開社區。雖然他們有些人高喊著「滾回山上生活啦!」(意即環保就是應該要原始,都不能有路),但其實政客有效地操作對現況生活的不滿,並嫁禍在一群毫無資源的「對手」時,並在警方的壁壘分明下,衝突、對立就完全成為現場的氣氛。

政客為了選票,把事情單純、口號化,往往是最有利的選擇,他們從不希望大家可以複雜地思考。警察為了管理,把人區隔開來,確認每個人的立場後分類,而他們的差別待遇卻往往讓情緒張力擴大。委員為了未來,選擇性忽視用嘗試可理解的問題,把自己框限在自以為的專業中,並用法規閃躲該面對的問題,安全下莊逃跑為先成了他們的行動。

而歡慶著拓寬通過的鄉親,票投下去過了幾年後,或許才會知道他們是真正的輸家。

拓寬一仗打了三年多,環評輸了還有其他可能。但最最最失落的,永遠還是這些衝突、對立與欺瞞。

(編按:本文出於作者臉書,經作者授權刊登)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