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林達:回應金管會─倒洗澡水,把嬰兒也倒掉的金融錯誤修法!

出版時間:2018/04/11 12:57

林達/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  檢察官
 
「通往地獄的路,往往是由善意所鋪成的」。本人昨日投書《蘋果》「立院修法幫權貴,金融犯罪難沒收」一文,金管會於晚間回應「金融八法修正後,金融犯罪所得先發還被害人」,並指出本人論點有誤。但事實是,此次金融修法,直接結果就是架空沒收新制,阻止法官在判決時宣告沒收,而這也是金管會承認的事實。而錯誤修法釀成的可怕後果,就是可能會將犯罪所得發還給罪犯。
 
金管會在昨天聲明時,為了說明不會有這種情況,特別引述107年3月2日北院105金重訴字第13號判決中的最後一段理由,即(節錄):「本案被告等人之犯罪所得,業經本院計算如附表所示,待發還與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後,倘有剩餘,應再由檢察官就其餘額向法院聲請宣告沒收,併此敘明。」
 
金管會引述的意思是說,大家別擔心,就算法院沒有判決沒收也別擔心,反正就讓檢察官一直扣押著(無限期也可以),等某一天有些被害人來聲請了,就隨時發給他們,如果還有剩下的,也絕不會發還給罪犯,因為屆時再由檢察官向法院聲請宣告沒收就可以了。上述這段判決理由和金管會的引用,都是明顯錯誤的。
 
因為,我國《刑法》允許事後單獨宣告沒收犯罪所得的,目前只有《刑法》第40條第3項,其明文規定須以「因事實上或法律上原因,未能追訴犯罪行為人之犯罪或判決有罪」為要件。但是,這件法院判決都已經將被告成功定罪了,當然不符合單獨聲請宣告沒收的要件,日後檢察官怎麼可能向法院聲請?最後,執行檢察官只能將扣押的犯罪所得,發還給罪犯。如果被害人想要趕快補救,只能趕緊提供擔保金去聲請假扣押,這不是陷被害人於更不利的境地嗎?
 
說白了,那段判決論述,是承審法官在面對修法錯誤後的困境,為了不讓犯罪所得發還給罪犯,試圖挽救的最後努力。但是,這終究是一段法官自行延伸、逾越法律的論述。本人先前投書刻意不引用該段判決內容,並非斷章取義,是因為這段並不正確,不該引用。沒想到金管會竟然認真引用,要當作捍衛此次修法不會造成發還犯罪所得給被告的依據。金管會拿一份無奈下適用錯誤修法後的判決理由,來合理化這次錯誤修法本身,如此明顯的循環論證,把該受檢討的「標的」當作「標準」,是明顯的錯誤論述。
 
這次錯誤修法後,未來法官在判決金融犯罪時,難以宣告沒收,事後如果沒有被害人來請求發還,檢察官也無法再向法官聲請沒收,長期扣押只會淪為違法扣押,最後當然是發還給罪犯,這就是沒收舊制時代最壞的惡法。
 
更壞的影響是,這次金融修法可能會導致金融犯罪無法再有效查扣。依《刑事訴訟法》第133條第1項規定,除可為證據之物外,須可以沒收之物才能加以扣押。金融修法這樣修,導致犯罪所得無法沒收,因此也就不能扣押。產生的嚴重後果是,即使追訴機關有查到犯罪行為以及犯罪所得,但在修法後,因為不能宣告沒收,所以也就不能扣押?任何有實務經驗的人都知道,要能夠成功沒收,關鍵就在於即時扣押。如果因為不能沒收,也就不能保全扣押,等被害人之後出現才可以扣押的話,犯罪所得早就移轉光了,被害人根本求償無門,請問這是哪門子的被害人保護?
 
更可笑的是,「倒洗澡水,結果把嬰兒給倒掉。」這次金融修法鬧大笑話,簡直就是這句話的最佳展示。最扯的是,「洗澡水還留著。」
 
金管會主張,此次修法的目的,是為了要讓扣押的不法所得財產,能先還給被害人,所以不能讓法院先宣告沒收;否則,被害人依《刑事訴訟法》第473條請求發還期限只有一年,投保中心打民事訴訟要取得執行名義,通常會拖好幾年;為了讓投保中心在一年後還是可以請求發還,所以千萬不能讓法院先宣告沒收。我只能說,這是搞錯對象修錯法!
 
說真的,如果覺得第473條的一年期限太短,那就修法延長到兩年、三年或五年,甚至加個但書給投保中心例外規定也無不可;如果覺得投保中心在一年內要取得執行名義很困難,那就推動修法刪掉執行名義也行(雖然我不是那麼贊成)。顯然,問題是出在第473條的沒收發還,怎麼會乾脆把沒收新制給整個推翻掉。老實說,冤有頭,債有主,第473條若有問題,就好好補強這一條,這才是正本清源之道。怎麼會本末倒置,洗澡水沒倒掉,嬰兒先丟了,問題不只沒有解決,還更糟。
 
更尷尬的是,金管會和投保中心可能連第473條也搞錯了。依報載內容,金管會表示:「依《刑事訴訟法》第473條規定,『犯罪被害人』或因犯罪事件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必須在沒收判決確定後一年內,持與民事確定判決有相同效力的執行名義,向檢察官聲請發還犯罪所得。」這段話,就出了差錯。
 
事實上,《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前段規定,權利人在一年內聲請發還者,並不須持有任何執行名義就可以聲請發還,犯罪被害人依據此條規定就可以獲得保障。至於那些須持有執行名義才能聲請發還的人,依第473條的規定,是指其他那些「因犯罪而得行使債權請求權之人」。換句話說,沒收新制下,並沒有要求所有「犯罪被害人」都要在一年內拿出執行名義。雖然,投保中心或某些債權人可能要拿出執行名義才可以,但那也未必不合理。金管會或投保中心就算認為,這對投保中心不公平,應該賦予投保中心和所有「權利人」平起平坐、優先分配受償的權利,那也應該推動修第473條才對。如果是認為「權利人」和「因犯罪而得行使債權請求權之人」定義不明,那仍然是應該補強這一條,甚至可以具體寫明一年以後仍然可以請求發還的程序。
 
不管怎麼說,重點都在如何補強第473條,絕不是把整個沒收新制廢掉。退億萬步言,就算是要解決投保中心求償的困境,頂多修改《證券交易法》的沒收規定就好,為何把《銀行法》和其他金融法全都修光了。
 
金管會基於善意,想保護「犯罪被害人」而修法,卻修錯地方,結果毀掉沒收新制;而模糊不明、導致紛爭的《刑事訴訟法》473條依然巍峨聳立,仍然無法解決實務問題。我們都真心希望沒收新制能夠健全發展,也希望《刑事訴訟法》第473條能補強增訂。建請金管會與立法院亡羊補牢,趕快修法,讓金融犯罪回歸《刑法》沒收新制,也趕緊檢討改進《刑事訴訟法》第473條,讓投保中心為投資人等伸張的權利與時效,能妥善獲得保全。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林達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