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之專欄:​台灣的菁英階層怎麼啦?

4928
出版時間:2018/04/03 00:10
近日中研院生化所前所長論文涉造假遭撤稿、台大校長遴選等爭議,影響社會的菁英階層卻都用各種說詞推托,恐已反映出社會價值標準錯亂、道德規範失序。圖為台大正門外觀。資料照片

杭之/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最近台灣在國際上有幾件事情讓人笑不出來。一是先後有台商因資助北韓,違反國際制裁北韓而被聯合國安理會決議制裁;再者是一位在美的高中小留學生聲稱要帶槍到學校掃射而被逮捕。接著,美國俄州大學公布調查報告,指中研院生化所前所長的8篇論文涉造假被撤稿。中研院說這是台灣學者在國際上所受處分最嚴重的一次,重創台灣國際形象。

這幾件事有些共同點,都對一些人們共通的「價值」不以為意。你反你的恐,我做我的生意;「18歲的孩子而已」,不懂事,開個玩笑嘛,絲毫不感覺到問題的嚴肅性。至於論文造假,一而再再而三,還牽扯到彼時的教育部長、台大校長,但一點教訓也不肯學。有人歸因於制度,說,依現行制度,再發生一次造假事件,台灣依然沒有調查能力。意思是,這不會是最後一次。

從報導看,真正的問題恐怕不完全是制度,是斯文所在的學界還在不在意「誠信」這一類的價值。如果在意,制度可以改,可以建立。如果不在意,一切皆可為。你看,在台灣,這類事情總是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最後「不違反學術倫理」;但到了國際上,就乖乖認了,「督導不周,負全部責任」。講白了,關鍵是鄉愿從事,學學相護,價值蕩然。

最近爭議很大的台大校長遴選,也是一個例子。當人選出線後,被爆爭議。爭議很快就被引導成「藍綠」,說是「卡管」,一票名流俊彥接力發聲,指責政治介入,但對爭議,不置一詞。其實,爭議並不複雜:論文有沒有抄襲?遴選人跟被遴選人有沒有利益關聯?可以不可以有關聯?這些,要釐清,三兩下就一清二楚,清者就清,濁者就濁。結果,抄襲問題,解釋成「研討會的非正式論文」,不在規範範圍內;利益關聯,「相關規定沒說不可以」。此後,被質疑一方對相關質疑一概不理。遴選會講過了,沒問題。校務會議要提案,擱置、不必討論。然後,反咬整件事情是「莫須有」,還兩度給教育部下最後通牒。

這些看起來不相干,其實,都凸顯現代社會一個重大問題:工具理性下「價值晦暗」。在現代性下,講究「手段 - 目的」效益最大化之工具理性有很強的主導性,在工具理性優位面前,嵌入在更高階序之秩序的價值理性是晦暗的,甚至不存在。反不反恐、學術倫理規範這些價值理性,在經濟利益、自我中心、學術成就量表等工具理性前,無足輕重。

儘管舊有超驗秩序解體,但不表示道德性的價值理性一概不存。道德是一種內在的聲音,從社會生活的集體實踐中塑造社會生活的共同理解,因而凝聚著社會生活共同體。現代公民社會下,並不是沒有誠信、規範之類共通的價值判準。否則,社會作為生活共同體將不成其為生活共同體。可嘆的是,在這整個爭議中,最高學術殿堂的中研院和台大,幾乎是在挑戰社會生活的常識,用一些不知道要怎麼教育下一代的「說詞」東拉西扯。這只能說是社會價值標準錯亂、道德規範失序。

社會價值來自社會想像,我們希望我們的社會是怎麼樣的。未來性的想像往往由社會菁英階層開始形成、擴散。以實踐為價值立法。但是,如果菁英階層荒疏,私欲橫流,禮失求諸野。歷史不是這樣教育我們嗎?台灣的菁英階層怎麼啦?想過嗎?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