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婚外情未遂?罰款就已足夠

2056
出版時間:2018/03/14 10:35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前法官陳鴻斌性騷擾女助理一案,職務法庭上周再審後改判無須免職,僅需罰薪216萬元,引發各界抨擊。設計圖片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前法官陳鴻斌性騷擾女助理一案,職務法庭上周再審後改判無須免職,僅需罰薪216萬元,引發各界抨擊。設計圖片

簡松柏/台南高分院公設辯護人

他改判色法官「非性騷」罰薪,竟稱:只是婚外情未遂》一文報導:「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前法官陳鴻斌性騷擾女助理,職務法庭上周再審改判無須免職,僅需罰薪216萬元,引發各界抨擊,此案受命法官、基隆地院法官陳志祥今早接受《蔻蔻早餐》主持人周玉蔻訪問,表示依據相關事證,陳鴻斌不是利用職權性騷擾,也不是性騷擾,他認為陳鴻斌是試圖發展婚外情但沒有達成,他與女助理牽手散步、親吻她,充其量是『不當行為』,無須剝奪法官身分......。」職務法庭105年度懲再字第1號再審判決受命法官陳志祥這樣的說明,合不合理?正不正確?本文列舉前後兩件判決所認定的事實,請您逐一檢視、再為具體的判斷。

一、八件「行為不檢」與三件「懲戒事由」
 
就陳鴻斌所涉嫌的違失事實,起初,司法院職務法庭104年度懲字第2號判決所認定的「言行不檢」行為(不是認定構成性騷擾),共計八件,因而判處「免除法官職務,轉任法官以外之其他職務。」之後,因為這個判決的法院組織違法(有一位法官應該迴避、未迴避而參與判決),陳鴻斌聲請再審,這個再審判決、即105年度懲再字第1號判決所認定的違失事實,依據職務法庭所發佈的新聞稿,認為成立「懲戒事由」的只有三件,並且這三件事實的違失情節都是「較之原判決所認定者為輕」。
 
又104年度懲字第2號原判決認定陳鴻斌共計八件「言行不檢」行為,這個認定的基礎,可以說是建立在:「被付懲戒人於101年9月6日,自最高行政法院歸建北高行法院擔任法官,負責溫股審判事務。陳助理則自98年1月5日起至103年6月19日止,擔任該院溫股法官助理。依各級行政法院與智慧財產法院法官助理遴聘訓練業務管理及考核辦法(下稱考核辦法)第10條規定,繼續聘用每任滿四年,應重新遴選聘用。陳助理於98年1月5日起任職,依前開規定應於102年1月5日前重新遴選聘用。復依該院96年度第3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續聘甄審委員會由庭長及法官組成。針對陳助理重新遴選聘用,該院訂於101年12月20日進行第3次續聘甄審委員會。以上足徵陳助理於被付懲戒人歸建後不久,即須經重新遴選聘用。 」這段敘述,使人充滿想像……尤其判決的結果是免除法官職務的重懲。

二、再審判決認定不構成「懲戒事由」的五件事實
 
104年度懲字第2號原判決所認定的八件「言行不檢」行為,105年度懲再字第1號再審判決認定其中五件不成立「懲戒事由」,列舉如下,以供對比。
 
1.再審判決認定不成立「懲戒事由」的前四件,新聞稿說:「第一件是在辦公室內短暫之擁抱,第二件是購物時代女助理付帳,第三件是買相機送女助理,第四件是邀請女助理上山照相被拒(以上經合議庭認定為並未逾越當今社會的社交規範,且本案當事人贈送助理照相機,係在該助理因公受傷後不久,依行政院規定的『公務員廉政倫理規範』第四條,長官可以基於獎勵、救助或慰問,對於其部屬餽贈財物)。」

相對於新聞稿的說明,原判決所認定的是:

a.「自101年11月起,被付懲戒人在其辦公室內,數次以祈禱或感動為由,要求與陳助理牽手或擁抱,其擁抱方式與外國人禮貌性招呼不同......顯屬逾越長官部屬間同事分際,言行不檢,核有未當。」

b.「101年12月17日,被付懲戒人邀陳助理利用中午午休時間,一同至新北市汐止區之Costco購物......該次陳助理購買其個人使用之登山用雨衣,由被付懲戒人付帳,事後被付懲戒人亦表示不願收陳助理的錢,以被付懲戒人與陳助理為長官及部屬關係且甫共事3個月餘,此舉亦有悖於常情。」

c.「101年12月20日,陳助理於續聘甄審會議當日上班途中受傷,自該日起請公傷假......未經陳助理同意或授權,逕行購買新臺幣(下同)2萬多元相機給陳助理,並利用探望時將相機交付陳助理......嗣後陳助理以領得之年終工作獎金將相機價金返還。」

d.「102年1月4日,被付懲戒人邀約陳助理(陳助理當時於公傷假期間),在臺北市新生南路麥當勞碰面,以校對判決草稿。惟被付懲戒人同時以想瞭解陳助理相機使用狀況為由,事先要求陳助理帶著相機,惟未告知事由。被付懲戒人見陳助理上車後,改稱今天不想校對判決,反邀約陳助理至坪林或宜蘭山上測試相機。陳助理感到錯愕,諉稱頭痛不舒服,被付懲戒人始作罷送陳助理返回住處。」
 
2.再審判決認定不成立「懲戒事由」的第五件,新聞稿說:「第五件是所謂在女助理續聘會議上掩飾女助理之疏失(此部分不成立,乃因所屬審判庭王庭長到庭證稱,實際上該庭早已知悉女助理之疏忽未影印卷宗資料的行為,並無掩飾情形)。」

相對於新聞稿說明,原判決所認定的是:「於101年12月20日,乙助理續聘甄審會議前,乙助理連續2次遲延轉呈言詞辯論資料予同庭庭長、陪席法官。被付懲戒人見狀竟以雙方間已有擁抱、牽手等親密關係為由,『隨即向庭長佯稱係其忘了交待乙助理』,顯係基於私情而掩飾乙助理在工作上之疏失。嗣於101年12月17日,被付懲戒人在乙助理『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平時成績考核紀錄表』中,對其綜合分析評論欄勾選B『表現明顯超出該職責的要求水準』,並載明:『對本股承辦之金控案件,提供並整理國外商譽相關判決、資料。相當實用,很有幫助』,對前開經過逕予忽略。又於同年月20日,在北高行法院針對乙助理舉行續聘甄審會議中,仍續予隱瞞,致續聘甄審委員無從衡酌以為公正評價,顯與法官倫理規範明定法官執行職務時,應保持公正、客觀、中立義務不符。」
 
三、再審判決認定構成「懲戒事由」的三件事實
 
職務法庭105年度懲再字第1號再審判決,依據職務法庭新聞稿的說明,成立「懲戒事由」有三件,並說明「 其情節較之原判決所認定者為輕」。
 
1.新聞稿說明:「101年12月19日,陳鴻斌向陳助理表示:其妻帶小孩至臺中,故『他當天晚上是自由的(free)』,而邀約陳助理於當日晚間9時見面,並由陳鴻斌開車載其前往政治大學河堤邊,並於河堤邊牽手散步。之後,兩人進入汽車後座聊天時,陳鴻斌將頭靠在陳助理左肩上,並請其閉上眼睛後,竟未經其同意而逕親吻其左嘴角;陳助理睜眼而說:『這是只有我男朋友才可以對我做的。』陳鴻斌乃中止其行為,答稱:『那我誤會了。』隨即開車載陳助理回家。」

相對於新聞稿說明,原判決所認定的是:「101 年12月19日,即陳助理續聘甄審會議前1日,被付懲戒人向陳助理表示其妻帶小孩至臺中,故『他當天晚上是free』...... 由被付懲戒人開車一同前往政治大學河堤。於河堤散步時,被付懲戒人詢問陳助理可否牽手,『陳助理擔心拒絕恐不利於其次日之遴聘』,當下未予拒絕。之後,兩人於被付懲戒人之汽車後座聊天時,被付懲戒人將頭靠在陳助理肩上,並請其閉上眼,未經其同意逕對其進行親吻舉動,陳助理將被付懲戒人推開並說:『這是只有我男朋友才可以對我做的』,被付懲戒人答稱:『那我誤會了』。言行顯有不當,損及職位尊嚴及司法形象。」
 
2.新聞稿說明:「102年1月21日,陳助理公傷假屆滿而返回法院上班後,向陳鴻斌表達雙方應維持一般法官與助理之關係,未來不要再有肢體碰觸或私下邀約外出之情事。惟陳鴻斌竟於103 年4月至6月間之某日,在其辦公室內,對陳助理稱:「如果有那種事情讓我知道,我絕對不會原諒妳,妳只要讓我知道我今……我跟妳講在前頭……我這裡所謂的逍遙,可能用字不是很好,但是其實妳知道我真正的意思在哪裡,就是……就是我所關心。」陳助理答稱:「就是不要跟有婦之夫搞婚外情,講白一點就是這樣子嘛!」陳鴻斌答稱:「對啊,對啊,就是說不要……那,因為妳已經講過說沒有這個事了。」陳鴻斌認為其下班後,未與陳助理聯絡,係為使陳助理能陪家人,或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如果陳助理卻接受其他已婚男性邀約,出遊逍遙,甚至發生婚外情,將不會原諒。身為法官,卻說出易讓人誤會之糾纏言詞,似乎陳助理只能和其來往,不可和別人來往。」

相對於新聞稿說明,原判決所認定的是:「102年1月21日,陳助理公傷假屆滿,隨即返回法院上班。陳助理鑒於先前與被付懲戒人互動情形,向被付懲戒人明確表達雙方未來不要再有肢體碰觸或私下邀約外出情事,雙方維持一般法官與助理關係。『惟於102年4月後,被付懲戒人仍出現撩撥陳助理頭髮』,及與陳助理對話中出現......『不願意看到的活動,如果有那種事情讓我知道,我絕對不會原諒妳』...... 『我這裡所謂的逍遙,可能用字不是很好,但是其實妳知道我真正的意思在哪裡,就是......就是我所關心(就是不要跟有婦之夫搞婚外情,講白一點就是這樣子嘛!)』......」足徵被付懲戒人認為其下班後未與陳助理聯絡,係為使陳助理能陪家人或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如果陳助理卻接受其他已婚男性邀約(被付懲戒人稱之為逍遙),被付懲戒人不會原諒她。前開對話內容顯示被付懲戒人要求陳助理不應忘記雙方先前互動情形,且不得接受其他已婚男性邀約。言行不檢。」
 
3.新聞稿說明:「103年6月10日,陳鴻斌邀請陳助理至其新辦公室,欲討論物品如何擺設。陳助理聽後,認為該話題與公務無關,遂欲離開其辦公室。惟陳鴻斌認為對話尚未結束,竟起身將辦公室門扶住,阻止陳助理離去而進行糾纏。惟陳助理大聲表示要離去時,陳鴻斌隨即中止其行為,而讓陳助理開門離去。」

相對於新聞稿說明,原判決所認定的是:「103年6月10日,被付懲戒人欲與陳助理單獨討論其辦公室擺設,陳助理認為該話題與公務無關,欲先行離開其辦公室。〝被付懲戒人則認對話尚未結束,起身將辦公室門扶住,使陳助理未能自在離開〞。足徵陳助理表達雙方不要再有肢體碰觸等行為後,〝被付懲戒人仍未能謹慎自持而有繼續糾纏之不當〞。」
 
代結語
 
幾個法律規定,提供給您做參考;參考之後的判斷,相信會更確定、更踏實,不會只是主觀好惡的隨意評價:

1.《性騷擾防治法》第二條關於「性騷擾」的規定:「本法所稱性騷擾,係指性侵害犯罪以外,對他人實施違反其意願而與性或性別有關之行為,且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一、……二、以展示或播送文字、圖畫、聲音、影像或其他物品之方式,或以歧視、侮辱之言行,或以他法,而有損害他人人格尊嚴,或造成使人心生畏怖、感受敵意或冒犯之情境,或不當影響其工作、教育、訓練、服務、計畫、活動或正常生活之進行。」

2.《性騷擾防治法》第二十五條第一項關於「性騷擾罪」的規定:「意圖性騷擾,乘人不及抗拒而為親吻、擁抱或觸摸其臀部、胸部或其他身體隱私處之行為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前項之罪,須告訴乃論。)又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745號刑事判決要旨:「......性騷擾防治法第二十五條第一項所處罰之性騷擾罪,則指性侵害犯罪以外,基於同法第二條第一、二款所列之性騷擾意圖,以乘被害人不及抗拒之違反意願方法,對其為與性或性別有關之親吻、擁抱或觸摸臀部、胸部或其他身體隱私處之行為。考其犯罪之目的......意在騷擾觸摸之對象,不以性慾之滿足為必要;究其侵害之法益......尚未達於妨害性意思之自由,而僅破壞被害人所享有關於性、性別等,與性有關之寧靜、不受干擾之平和狀態;觀其犯罪之手段......係於被害人不及抗拒之際,出其不意乘隙為短暫之觸摸......。」

3.《性別工作平等法》第十二條第一項關於「性騷擾」的規定:「本法所稱性騷擾,謂下列二款情形之一:一、受僱者於執行職務時,任何人以性要求、具有性意味或性別歧視之言詞或行為,對其造成敵意性、脅迫性或冒犯性之工作環境,致侵犯或干擾其人格尊嚴、人身自由或影響其工作表現。二、……」(前項性騷擾之認定,應就個案審酌事件發生之背景、工作環境、當事人之關係、行為人之言詞、行為及相對人之認知等具體事實為之。)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