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同公投真正問題 已經是違憲與否的問題

766
出版時間:2018/03/14 10:02
論者指出,反同公投的爭議並非形式審查或實質審查之差異,而是違憲與否的問題。圖為下一代幸福聯盟與安定力量日前舉行記者會抗議中選會不公。資料照片

反同公投真正問題 已經是違憲與否的問題──回應 裘佩恩律師《公投議題 中選會公正嗎》一文

江河清/American University人類學博士候選人

提出反同婚和反同志教育公投的下一代幸福聯盟,其委任律師裘佩恩投書《蘋果日報》質疑 「公投議題 中選會公正嗎」 ?事實上,許多支持同志權益的朋友跟裘律師一樣,也有類似的問題。因為當同志團體要求以法律上的利害關係人參與反同婚公投的聽證會,直接遭到中選會拒絕,造成聽證會上完全沒有同志團體代表。主持聽證會的主席許惠峰教授也曾經投書媒體主張另立同志伴侶專法,而不是合法化同性婚姻。真正該擔憂中選會公正問題的,恐怕是挺同方,而不是反同方。

再者,裘律師批評聽證會上的鑑定人,都是反對公投提案的專家學者。裘律師似乎忘了現場還有多位立場反同的學者,包含曾品傑、許牧彥教授。他們在聽證會上的發言時間不少於其他人,提案人也屢次邀請這些反同學者再度發言。總之,反同方整體的發言聲量與時間絕對不小於認定反同公投違憲的鑑定人。

此外,裘律師解釋《公民投票法》規定所謂「依《憲法》規定外」,是指「僅限於審查有無違反《憲法》明文規定,而不及於所謂憲法原則、憲法解釋等」。裘律師強調必須限制在憲法本文的「明文」規定才算數,恐怕是一廂情願的法律見解。

根據《憲法》本文第78條:「司法院解釋憲法,並有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之權。」釋字第185號也強調大法官解釋「自有拘束全國各機關及人民之效力」。推論之,中選會作為政府機關,不只要遵守憲法本文規定,,也不能忽視釋憲在憲法層次上的意義。如果中選會不考慮釋憲的法律效力,恐怕自身都會出現違憲的問題。

進一步來說,反同公投的爭議根本不是裘律師討論的形式審查或實質審查之差異,而是違憲與否的問題。《公民投票法》的「依憲法規定外」  已經給了中選會法律權限,駁回明顯違憲的公投提案。至於中選會要如何判斷一個公投提案是否「依《憲法》規定外」,就必須要看《憲法》本文;倘若《憲法》本文不夠清楚,則必須進一步考量相關的釋憲文,以確保公投提案沒有抵觸《憲法》,通過最基本的提案要件。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