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清:違憲的反同志教育公投

466
出版時間:2018/03/14 00:04
論者主張,性別平等教育中該如何教導同志議題、細節內容是什麼,都是可以根據學術研究進行辯論。現行的性別平等教育內容未必完美,但這不代表「同志」應該從教育中被抹除。圖為同志遊行中主張性別平等教育的群眾。資料照片

江河清 /American University 人類學博士候選人

近來,反同團體積極推動公投提案連署,包含反同志婚姻和反同志教育。今天中選會將針對反同志教育公投舉行聽證會,公投提案主文是:「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不應對未成年孩子實施同志教育?」
 
然而,反同團體所謂的「同志教育」其實是一個模糊不清楚的概念。在反同團體公投提案記者會上,所有人都拿著標語「適齡教育 全民決定」,讓人搞不清楚這到底是一個「適齡教育」的公投,還是反同志教育的公投?明明公投主文寫的是反對同志教育,但記者會卻一直談「適齡教育」,難道適齡的教育就等於反同志教育嗎?我認為這是非常惡意的誤導。
 
所謂適齡的教育,是指如何教導不同年齡的學生特定知識內涵。然而,在反同團體的主張的「適齡教育」卻是把關於同志的知識從教育中完全抹除,彷彿告訴學生同志和相關的性別知識根本不存在。在我看來,這樣的主張是反同,也是反智,但絕對不是適齡教育。
 
我國《性別平等教育法》本法並沒有「同志教育」一詞,但在第2條清楚定義性別平等教育「指以教育方式教導尊重多元性別差異,消除性別歧視,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儘管許多反同人士堅持性別只有男女二性,認為教育應該教導只有男女二性,但我國《性別平等教育法》早已肯認多元性別的存在,並強調以性別概念為核心的社會平等。推論之,那些否定多元性別的反同論者,恐怕正好是這套法律要改變的對象。
 
「同志教育」一詞是出現在《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第13條:「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以提升學生之性別平等意識。」根據此條文,「同志教育」的目的是為了促進性別平等意識。透過教導學生關於同志的存在與經驗,讓異性戀的學生可以在知識和情感上理解同志的處境,也讓性少數的學生有一個安全的校園環境,可以平安長大。
 
性別平等教育中該如何教導同志議題、細節內容是什麼,都是可以根據學術研究進行辯論。現行的性別平等教育內容未必完美,但這不代表「同志」應該從教育中被抹除。從教育工作者的立場來說,我也很難想像如何教導學生性別平等意識,但卻刻意不談性少數的經驗和同志研究的知識,彷彿同志完全不存在我們的社會之中。然而,反同志教育的公投提案,正好就是這麼荒謬!
 
事實上,不只是《性別平等教育法》肯認同志的存在,衛福部在今年2月份正式公告禁止性傾向扭轉治療,也認為同性戀不是病,不必也不能治療。推論之,真正該改變的是社會、政府、法律對待同志的方式,而不是要求同志改變性傾向,更不是反對在教育中討論同志議題。
 
去年同婚釋憲時,大法官也反覆強調《憲法》保障同志的平等權。在釋憲的理由書中,大法官連續以3個註解,引用多項判決、研究和專業組織資料指出「性傾向屬難以改變之個人特徵」,但性少數卻因長期結構性和制度性的不平等,成為政治上的弱勢。因此,大法官進一步主張以性傾向為由的差異對待,都必須用最嚴格的標準審查,不得侵害《憲法》保障的平等權。如此看來,反同團體主張將「同志」排除於國民教育之外,顯然已經違反《憲法》保障的平等權。
 
最後,筆者呼籲,對於反同志教育和反同婚的公投提案,中選會都應該依照大法官釋憲,從嚴審查,以維護《憲法》保障的平等權,並且依照《公民投票法》規定,駁回這些違憲的反同提案。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