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字第761號:保全制度是訴訟權核心嗎?

1681
出版時間:2018/02/14 11:03
大法官9日作出釋字第761號解釋,認定關於法官、技術審查官迴避的《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規定,並無違憲。圖為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資料照片

李劍非/東吳法律系兼任講師

大法官於年前做成釋字第761號解釋,本案聲請人認為智慧財產法院所指定之技術審查官,因已參與同一專利所涉之民事侵權事件第二審審判程序,並就專利有效性為不利於聲請人之意見陳述,故於後續舉發專利權之訴訟中應予迴避。聲請人於迴避聲請遭裁定駁回後即聲請釋憲,大法官以本號解釋認定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技術審查官迴避之相關規定並無違憲。

本號解釋關於實體內容是否妥適,容有討論空間,而關於暫時處分之部分,則有一些值得探討之問題。

本案聲請人於102年3月22日提出本件聲請案,並同時聲請大法官核發暫時處分,停止智慧財產法院審理之本案兩案發明專利舉發事件。大法官迄自107年2月9日方作成本號解釋,駁回暫時處分聲請之理由為「因本案業經作成解釋,且聲請人據以聲請本院解釋之確定終局裁定,其本案訴訟亦已獲致有利判決,已無作成暫時處分之必要」。對於此項駁回理由,可能有以下之《憲法》問題:

1. 大法官駁回之理由,是否經得起正當程序檢驗?
暫時處分是大法官於釋字第585號解釋本於「司法權核心機能」所建立。暫時處分之要件,包括急迫性、不可回復之損害、利益權衡等,大法官如不欲核發暫時處分,同一般法院,理應告知當事人係因哪一暫時處分具體要件並未符合。

大法官曾經處理過暫時處分聲請之解釋共11件,只有釋字第599號成功核發。該號解釋係立法委員所聲請,人民所聲請之暫時處分,大法官皆以因實體解釋已作成,故無作成暫時處分必要為由駁回。

如果放到法院層級來說,吾人實難以想像,法院對於當事人假處分或假扣押聲請不另以裁定駁回,而僅於實體判決中交代因判決已作成,故無作成保全裁定之必要。大法官歷來駁回暫時處分聲請之理由,恐怕不符合《憲法》正當程序之要求。

2. 大法官駁回之時間,是否合乎《憲法》保全時效性之要求?
暫時處分既屬於司法保全制度之一環,其最重要者當乃時效性。以本案為例,距離聲請時已將近5年之久,顯然不符合保全制度之時效性精神。事實上,大法官無論認為是否應予核發暫時處分,均應於本案訴訟實體問題審理終結前儘速告知當事人結果,否則無法回應當事人對於權利救濟保全之期待。除法官迴避制度外,大法官於本號解釋重申「獲及時有效救濟之機會」屬於訴訟權核心內容,然而可惜的是,大法官未能就釋憲保全制度進一步為探討。

大法官以聲請人已獲得勝訴判決為駁回暫時處分理由之一,顯示本號解釋之作成已與當事人權益無涉,則本號合憲解釋作成之必要性,即需有進一步之說明,方能避免淪為諮詢意見之疑慮。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