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強震】馬士元:關於災難 我們準備好了嗎

2315
出版時間:2018/02/08 00:00
台灣發生芮氏規模6.0地震,花蓮市震度高達7級,多棟大樓瞬間傾塌,台灣災防準備是否完備再度引發熱議。圖為嚴重傾倒的雲門翠堤大樓。《蘋果》空拍畫面
台灣發生芮氏規模6.0地震,花蓮市震度高達7級,多棟大樓瞬間傾塌,台灣災防準備是否完備再度引發熱議。圖為嚴重傾倒的雲門翠堤大樓。《蘋果》空拍畫面

馬士元/銘傳大學都市規劃與防災學系副教授

東京都發給居民的東京防災手冊裡,第一頁翻開就是這一段話,「30年內預測將有70%的機率,會發生首都直下型地震,請問你準備好了嗎?」其實不僅東京都由政府製作讓民眾平時準備大地震等災害的防災手冊,到日本的書店裡面,各大都市地震危險度的模擬資訊,甚至詳細到街區建築的耐震防火等資訊,都可以公開販售。但台灣呢?

日本無論民選政治人物或者政府官員,談起災害準備都頭頭是道,不斷提醒選民市民,萬一發生大地震,政府能夠救援的不到10%,其他90%,都靠自己和社區鄰居的協助。街上的便利超商、加油站、速食店,都是參與政府防災合作的夥伴,在災後第一時間,公部門力量無法及時到達的時候,這些基層的服務業會主動支援民眾維生物資,鐵路公司、百貨公司等大型企業,員工必須受訓成為具備防災專業的防災士或者防災介助士。

而就算日本如此注重防災的國家,面對311震災也是兵荒馬亂,但是事後檢討、改進、演練、規劃新政策的努力從未中斷,其實說穿了,防災這回事就是「態度決定一切」,偏偏這個態度在台灣,就是大家不當一回事。

從事防災工作多年,最怕聽到3句話:不可能會發生、不要危言聳聽、先求有再求好。從近年來的捷運隨機殺人、八仙塵爆事件、高雄氣爆、復興基隆河空難、台南震災到這次花蓮震災,歷史告訴我們,災害的特性就是每次都是「全新的體驗」,只要發生的因素存在,就沒有不可能發生的災害。

吾人都知道防災重於救災、減災重於應變,但是我們的政府體系、官員心態、企業支援、民眾準備,依然瀰漫著太平天國的氣氛。政府對於防災需要的各種規劃分工支離破碎,舉凡防災公園、防災道路、建物補強、防災社區推動、防災志工培訓、災後物流物資供應、持續運作計畫、國際人道援助等等重要的議題,在政府裡面不是找不到窗口,就是各單位互推,認為不是他們的事情。

就拿防災體系的設計來說,政府捨棄法律規定,虛化中央災害防救委員會,造成行政院僅有1個幕僚性質21人編制的災害防救辦公室,不僅防災協調規劃能量遠不如日本內閣府200多員工的防災擔當,連管轄55萬人口的東京都板橋區危機管理課人數都不如。

高雄氣爆以前,行政院災防辦主任懸缺10個月,新政府就任後,這個主任又懸缺了10個月,人事的安排就可以看出政府多麼不重視防災工作,更不用說10幾年來難用又邏輯有問題的《災害防救法》第3條,依據災害原因類型分工給部會,結果災害發生以後部會必須先拉扯一番,救災的主要資源往往根本不是法條律定的部會,災前整備又多頭馬車毫無整合,落伍的災因管理設計遲遲不修正為後果管理設計,實在是令人擔憂。

再看看中央氣象局最常上口的「地震屬於正常能量釋放、民眾不必恐慌」,花蓮地震從2月4日開始,累計到2月6日中午已經超過80次,官員還在講這個論調,結果午夜來一個大家毫無心理準備的大地震。作為政府行政機關,中央氣象局應該要提醒民眾加強準備,結果角色錯亂,自認為是研究機構足以判斷地球是否正常,這句「正常能量釋放」不知道鬆懈了多少民眾的心防,難道沒有責任要負?

雖然這次花蓮震災的應變效率,充分展現台灣從上次台南震災後,中央與各縣市的操兵成果,無論國軍或外縣市支援的動員,都迅速有效的進行,尤其是因為陸空交通並未中斷,加上花蓮為國內最大志工團體慈濟的大本營,因此在災情可控制的條件下,只要特別注意餘震的二次災害,除了搜救以外,就是過年前的寒流天候下,民眾安置要特別費神。

花蓮市區並非大都會區,災後重建援引過去重大災害的經驗,也並非是特別困難的問題。但是今天花蓮的災情與救災效率有其特殊條件,如果災後依舊不好好檢討,如果整合化的災前整備依然沒有任何國家策略,當下一次的大地震襲擊都會區的時候,我們到底要拿什麼準備來因應?答案實在不樂觀。

東京都發給居民的東京防災手冊裡強調政府能夠救援的不到10%,其他90%必須靠自己及鄰居協助;學者指出,防災是「態度決定一切」,卻也是台灣最為缺乏的。翻攝「東京都防災」網站
東京都發給居民的東京防災手冊裡強調政府能夠救援的不到10%,其他90%必須靠自己及鄰居協助;學者指出,防災是「態度決定一切」,卻也是台灣最為缺乏的。翻攝「東京都防災」網站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