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浪島嶼/郭志榮專欄:​​​中油爆炸的那一天

1639
出版時間:2018/01/30 09:30
1970年興建的中油桃園廠,附近高樓林立,面臨遷廠問題。郭志榮攝

1月29日清晨,中油桃園廠發生爆炸起火事件,第二柴油加氫脫硫工廠在歲修後,重新啟動,卻發生氣爆起火。一時間轟天巨響,火光沖天,周遭居民看了膽顫心驚,群情激憤下,紛紛要求中油遷廠。

其實,中油廠區的爆炸、火燒事件,經常發生。以近十年為例,2007年中油後勁廠第六蒸餾工場發生爆炸,2008年中油高雄廠第二真空製氣油工廠爆炸,2012年中油楠梓廠丁二烯管線破裂氣爆引發火警,2012年中油大林廠第一重油脫硫工場發生爆炸火警,2013年高雄港62號碼頭的前鎮儲運所廠區機油槽發生爆炸,2013年中油楠梓廠發生氣爆引發火警。

這些都是大型爆炸起火事件,還不包括更多廠區內洩氣、火警等小規模公安事件。以高雄林園廠、大林廠為例,經常發生不明氣體外洩,或是燃燒塔冒大火,像是大發爐般火光驚人,當地居民常常抗議,但是無法進入廠區瞭解,向政府檢舉常常是少數開罰,多數沒結果,媒體又不關注,造成就是地方居民長期受到污染危害,地區有高罹癌率。

中油桃園廠作大火,驚動桃園市民,再度引發社會關注,但是桃園廠的公安危害,也非爆炸起火才驚人,平日的污染排放,就已經對周遭鄰居造成影響,附近居民曾經多次陳情抗議,但是問題依舊。特別是,1970年挑選在龜山山腳,設立北部特定工業區,中油桃園廠建廠,供應大台北用油。但是歷經數十年,桃園市高度發展,國土規劃失序,附近新建的經國特區、藝文特區,眾多高樓已蓋到廠區旁,建商根本無視煉油廠存在,形成開窗見煙囪的奇特風景。

油廠鄰近住戶,不只爆炸造成公安問題,平日污染早成危害,地方過去就有要求桃園廠遷廠的聲音。特別是廠區土地利益驚人,一旦遷廠400多公頃土地進行都更,獲利超過數百億,更是讓許多官商覬覦土地利益,希望中油遷廠。2003年經濟部曾經承諾遷廠,但是對於中油,一直以覓地不易,成為無法遷廠的理由。

中油桃園廠提供北部用油,無法遠離北部,過去桃園縣曾經提供五個地點,四個都在桃園海岸,但是當地居民反對,加上桃園沿岸工業開發過高,已經不該再增加煉油廠,中油組成的選址小組,一直無法決定。2018年的驚天一爆,再度引發民眾要求遷廠的聲音,目前中油桃園廠總共有20多張操作許可證,依法定有效期限5年計,全部證照都會在2121年10月前到期,到時是否再許可,成為中央環保署或桃園市政府,要求遷廠的籌碼。

問題是,一旦中油急著遷廠,最後還是落回早期規劃的觀塘工業區,目前土地已購買,環評已通過,並且目前以開發第三天然氣接氣站為名,進行觀塘工業港、工業區的環評差異審查。中油不以接氣站開發單獨新作環評,而是執意繼續開發觀塘工業港、區,形成頭過身過的開發邏輯,先建接氣站,預留未來有再建煉油廠的空間。

縱使中油為開發第三接氣站,承諾不會再建煉油廠,但是爆炸發生,民意沸騰,難保政府不會改變計畫。一旦桃園廠遷建觀音,對於長期反對開發觀塘工業港、工業區,將會破壞藻礁,危害一級保育類多杯孔珊瑚。對於桃園觀音居民,更該注意中油遷廠觀音海岸,是否因油廠爆炸影響,將會死灰復燃?過去反對觀音設立煉油廠的行動,應該加入現今保護藻礁的議題,保護桃園海岸,避免污染再來。

中油難以遷廠,新的建設持續進行,在中油桃園廠內,計畫再興建柴油加氫脫硫工廠(R3廠),但是遭到民眾高度反對,認為舊的不遷,新的再建,遷廠更是遙遙無期,甚至擔心舊的柴油加氫脫硫工廠爆炸,是不是提供新的R3廠,一個急迫興建的理由。

更諷刺是,中油桃園廠不只要建R3新廠,另一件國道一甲開發案,竟然穿越煉油廠第三重油加氫脫硫工廠計畫用地,形成油廠公安危機,現今爆炸事件發生,更讓人憂心道路的開發,將來又將埋下災害的因子。

遷不遷?成了兩難!2017年桃園市長鄭文燦,在總統蔡英文前往中油桃園廠視察時,當面表達緩建R3廠,希望中油遷廠,依照中油評估遷往海外,或是台北港的可能性。

其實歷經多次油廠爆炸,以及長期的環境危害,居民不斷的抗爭。台灣石化工業,政府該關注的,不只是單一油廠的遷建,而是整體石化政策應該如何規劃,在新的國土計畫下,如何編定生產區,並且在滿足國內優先的前題下,減縮生產規模,甚至走向高質化,降低煉製,轉向高等產品加工,可能都是讓高污染石化業,減少公安、公害的解決之道。

油廠爆炸,不是只看瞬間空污危害,或是油廠遷建,而是炸出長期以來,台灣石化工業的老舊問題。

中油桃園廠曾經計畫遷建觀音海岸,影響海岸生態。郭志榮攝

新國一甲道路開發,穿越油廠,引發新的公安危機。郭志榮攝

關鍵字

漂浪島嶼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