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改革速效法:停止私校補助、公立學校大整併

1934
出版時間:2018/01/13 14:02
論者主張,高教改革要一定要採取由上而下的方式,讓改革一次到位,並提出停止私校補助、公立學校整併的想法。圖為教育部外觀。資料照片

台灣高教改革芻議(二)高教改革速效法:停止私校補助、公立學校大整併

白大昌/大學管理學院兼任副教授

註:台灣高教改革芻議(一)請見連結

台灣高等教育學府的世界排名節節落後,嚴重拖垮台灣社會的競爭力,已經到了非盡速改革不可的地步。高教的改革必須建立在幾個核心概念上:一、高教的研究產出與技職體系的卓越技藝是帶動經濟發展的引擎;二、高教是菁英教育而非普及教育。其改革牽涉到台灣未來數十年的競爭力,已經刻不容緩,因為改革的成效恐怕要數年才能見到。
 
高教的改革要迅速有效,一定要採取由上而下的方式,讓改革一次到位。既曰改革,就一定會得罪許多既得利益者,改革者必須有堅持的勇氣。其最重要者就是將目前的師資大換血,讓缺乏研究能量之不適任者退出,因為高教的研究能量是未來社會發展的引擎。
 
再來就是進行公立學校大整併,並停止對私校的補助,減少國家資源的浪費。將這些節省下來的經費,改善大學教授的待遇,並設立大量的研究中心,提供有研究能量的年輕人優質的工作機會。這樣既可以提升台灣的研究水準,同時又可留住並吸引年經優秀的人才,減緩人才外流的危機。同時鼓勵教授申請專利,或與產業界合作,讓教授能享受自己的研究成果。
 
最後,大學之研發成果既與國家未來發展有密切之相關,自不應歸屬教育部管轄,應隸屬國發會。而國發會應隸屬總統府,不應隸屬行政院,因行政院為執行機關。作為總統之智囊,國發會擘劃國家未來之發展,交由行政院執行。行政院只需負責執行成敗之責任,如此,可解決我國雙首長制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長有責無權之困境。
 
針對以上改革的架構,具體說明如下:
 
一、停止對私校的補助:
 
對私校補助應該是過去獎勵私人興學下的條款,早已過時。在如今的環境,除非私校的研究產出對社會有貢獻,否則實無補助的理由。試舉東海大學為例,就足以了解私校補助之不當。東海大學共有約一萬六千名學生,光學雜費的收入一年就超過十六億,而其支出以人事費為大宗,假設其教職員工人數共700人,平均年薪150萬,共八億五千萬。這樣的學校為何還要負債累累的政府來補助?如果有一家年營業額16億的公司要求政府補助,卻沒有任何產出,也不用納稅,你會接受嗎?只要再看看私校董事會的胡作非為就應該看出補助之不當。
 
最近行政院竟然要再花納稅人的50億來解決私校的退場問題,簡直浪費資源。私校賺錢的時候既不用納稅,倒閉的時候為何政府要拿錢出來解決問題?既然不補助私校,教育部就沒有理由再管制私校,讓其回歸市場機制,才能辦出真正有特色的私校,而不是比公立差的學校。
 
二、整併公立大學:
 
台灣大學太多早為人所詬病,教育部也已認知到問題的嚴重性而在推動整併。但速度實在太慢了,如果按照這個速度,恐怕100年也無法做到理想的程度。改革要快速才能跟上世界進步的腳步,這只有由上而下的改革才作得到,如果要這些需要整併的大學「開會、開會、再開會」,還要取得教授的共識與同意才願意合併,那就只有眼睜睜看著別人超越我們。
 
我認為台灣理想的公立大學數量及重點研究項目如下,也剛好利用整併的機會正名:台北市和新北市共五所,分別為台灣大學、台北第一至第四大學,按地理區域整併,讓這五所大學平均分布於這兩個都市;宜蘭因與台北為同一生活圈,因此將宜蘭大學併入其中一所成為台北大學宜蘭分校;東華與台東大學合併成花東大學,特別著重於海洋資源、原住民文化與地震颱風等天災之相關研究;桃園中央大學與師範學院合併成桃園大學,特別著重客家文化研究;新竹所有公立大學合併為新竹大學,特別著重在高科技研究,苗栗聯合大學改制為新竹大學苗栗分校。
 
中部所有公立學校以中興大學為中心整併成台中大學,發展為一大型綜合大學。暨南大學整併為台中大學南投分校;彰師大整併成台中大學彰化分校;嘉義和中正大學合併為嘉義大學;台南所有公立大學整併為台南大學;高雄所有公立大學整併為高雄大學;屏東所有公立大學整併為屏東大學。
 
鑒於過去台灣文化在戒嚴時期長期受到忽視,每所大學都應設立台灣文化學院,內設相關科系如台灣文學系、台灣歷史系、台灣語言學系等。致力發展讓這13所大學均衡發展,除了各大學特色發展之研究外,應不分軒輊,學生可以就近就讀。對特別領域有興趣的學生才需跨區就讀。
 
另外,北中南各設一所技藝大學,分別為台灣科大、雲林科大與高雄科大,東部則於花東大學設立技藝中心。本國學生就讀一律免費,但須採高淘汰的方式篩選優秀人才培養,外國學生則收高學費。這當然需要許多條件配合,細節部分需要再討論。至於很多人會質疑錢從哪裡來,實在是很無聊的質問。只要是對的事,為了台灣長期的發展,舉債都應去做。更何況經過以上的整併,應可節省相當多的經費。
 
三、教育部不應管轄高等教育:
 
我們現在的體制實在相當奇怪,有些教育部長不是高教出身,不懂高教,沒有任何學術地位,卻能監管高教,這實在是相當荒謬。我認為教育部不應管轄高教,研究型大學應隸屬於國發會,但應有獨立運作的體制。因為國發會主要任務在規劃國家未來發展方向,其中必然有相當大的部分與研究型大學之研究成果有密切相關。且國發會應隸屬於總統府,而非行政院。因行政院是執行機關,只要忠實執行總統府責成國發會所做出之規劃即可。
 
國發會應在總統就任一年內,廣開公聽會,凝聚全民共識,規劃未來3年甚或7年國家之發展方向,提供行政院作具體施政的參考。這樣就可以將行政院每年委外之研究費數百億元節省下來,因為它是執行機關,不是規劃機關,只要負責執行。所有研究規劃的事項,全部回歸國發會。國發會與行政院為平行機關,一負責規劃,一負責執行,權責分明。如此,可解決我國雙首長制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長有責無權之困境。國發會之所有政策應脫胎於總統競選時之政策白皮書,避免總統選上後不兌現選舉承諾。全民在總統就任一年內,就白皮書內容進行深入討論,討論具體可行的方案,供行政院執行之參考。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