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樂生的多贏方案:緩坡大平台

2218
出版時間:2017/12/30 16:00
論者指出,樂生療養院雖被列為世界遺產潛力點,惟目前院區殘破的入口意象,旅客恐未見寶島之美,先見識台灣政府對文資保存的漠視與工程至上的粗暴。圖為樂生保留自救會本月16日在捷運新莊機廠前的懸空陸橋前,與聲援民眾拆毀陸橋模型,抗議陸橋破壞樂生富歷史文化價值的大門口。資料照片

蔡雅瀅/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

日前外交部二代晶片護照內頁圖樣,誤用美國杜勒斯機場取代桃園機場,引起軒然大波。用錯照片的糗事不只一樁,2013年外交部為行銷台灣,提供駐外館處「台灣世界遺產潛力地點」月曆,使用已因捷運新莊機廠工程遭拆除的王字型大樓第一進門口遺照,說明樂生院之美,若國際友人想實地探訪,面對院區殘破的入口意象,遺產淪為遺址,恐未見寶島之美,先見識台灣政府對文資保存的漠視與工程至上的粗暴。

在隔離時期,踏入王字型大樓第一進成為院民,就和外界隔絕與過往人生割裂,該建物曾被專家認為深具象徵意義,應該指定為古蹟。後來雖遭拆毀,卻還活在許多人心中,如:院民茆萬枝伯伯,沒有照片憑著記憶,用不方便的手和撿來的材料,一遍又一遍地復刻王字型大樓第一進模型,甚至帶著模型一同參加遊行呼籲保存樂生,而其憑記憶繪製一棟棟樂生消失院舍的手稿,亦讓人被深深觸動。樂生重建工作或許困難,但絕不會毫無意義,如果苦難的歷史遭到抹除遺忘,人們就無法從過去的錯誤中學到教訓,也就無法避免重蹈覆轍。

院民與台大城鄉所劉可強教授曾以參與式設計規劃「緩坡大平台方案」,透過機廠減軌、平台覆蓋的方式,重現樂生隔離「健康者/漢生病患者」的不對稱Y字型道路歷史場景。去(2016)年12月22日國發會主持的會議上,捷運公司、捷運局代表表示「技術可行」,讓樂生保存運動燃起希望,撕裂對立超過十年的傷口,彷彿終於要開始和解共生、結痂癒合。

然「緩坡大平台方案」可能造成古亭到大橋頭站最短行車間距,從2分鐘增為2分30秒(目前尖峰班距3分鐘)。捷運局為了預期未來可能縮短的30秒,堅持採「電梯懸空陸橋方案」,用電梯和三層樓高的懸空陸橋作為出入口,使樂生深具歷史意義的不對稱y字型入口意象無法重現;過去院內重要活動(如:曾遭剝奪投票權的院民,恢復行使投票權)舉辦地點中山堂,也無法原址重建;而許多仰賴代步車通行,甚至手指不靈活按鈕困難的院民,對於靠電梯出入亦深感不便與不安,紛紛聯署反對。

台灣的國際參與長期遭中國打壓,被隔離在許多國際活動之外;而漢生病隔離歷史曾普遍存在於日本、韓國、台灣、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印度、紐西蘭、澳洲、美國、法國、義大利、希臘、南非等地,是人類共通的歷史記憶。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正式專家組織國際文化紀念物與歷史場所委員會(ICOMOS)成員Dr. Johannes Widodo在台北律師公會的演講中,以澳門的望德聖母堂(Macau:Our Lady of Hope Church)、澳洲大堡礁的魅影島(Great Barrier Reef:Fantome Island)、南非的羅本島(South Africa:Robben Island)、義大利威尼斯及其瀉湖的聖拉撒路島(Venice and Its Lagoons:Island of St Lazarro degli Armeni)、法國勃艮第的莫爾索醫院(Burgundy:Léproserie de Meursault)等與漢生病歷史有關的世遺,及建築師柯比意橫跨7個國家的17件建築作品被列為世遺等案例,建議台灣樂生院可透過跨國串聯方式,與其他國家的漢生病療養院共同申請世遺。

而ICOMOS前副主席西村幸夫教授,於2009年「全球漢生病聚落跨國申遺、落實安養權利」國際工作坊中,亦曾提出相同建議[4]。然政府長期漠視,樂生院殘破的入口以不友善院民的方式粗暴改建,不僅不利申遺,更未落實《漢生病病患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承諾保障的「安養權益」。

況樂生原是一座完整的山坡,過去捷運工程開挖截斷山腳,加上新莊斷層泥的上浮力問題,數度發生走山危機。後來捷運工程單位改採「明挖覆蓋法」增加負重,方紓解走山危機。筆者曾請教劉可強教授,其認為若採「緩坡大平台方案」回填恢復被截斷的山腳、增加負重,將較目前的「懸空陸橋方案」更加安全。而Dr. Johannes Widodo實地勘查樂生院狀況後,除了肯定其保存價值,亦表達對以往地層滑動留下的眾多裂縫感到憂心,並建議應持續進行監測。

方向正確,遠比速度飛快還要重要。樂生院承載了人權、公衛、文資、工程倫理等多重議題,有隔離歧視侵害人權的陰暗面,也有展現生命韌性和啟蒙青年參與社運的光明面,是跨世代、超國界的珍貴資產,不該為了短視的利益犧牲。過去為了捷運新莊線盡速通車,草率拆除樂生院大半建物;現在又為了尖峰時段短短30秒行車間距,粗暴地選擇懸空陸橋。院民與學者共同討論出來的「緩坡大平台方案」,可以給行動不便的院民更友善的回家路、給人們更貼近原貌的景象從中理解歷史、提高台灣申遺的成功機會、降低走山風險保護文化資產與捷運機廠安全,是重建樂生的多贏方案。

印錯的護照,可以馬上認錯重印;拆壞的文化資產,希望也能早日用心復原!在逐漸凋零的院民們,來得及原諒以前。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