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黃奕超:台灣要成為警察國家嗎

出版時間:2017/11/30 00:04

黃奕超/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法官

司法是捍衛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最後一道防線。李明哲在中國刑事程序中被認罪,再被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5年有期徒刑,對照日前有報紙頭條報導我國「警察執法權弱化 司法應全面檢討」,無疑是敲響了民主憲政的警鐘。

在一黨專政、全面監控的警察國家裡面,警、檢、審三部門的同步協調運作,缺一不可。反之,警察執法、檢察官作為法律守門人,控制警察合法性、法院作為中立的審判者,控制檢察官起訴合法性;檢察官作為公益代表人,也全程監督法院審判的合法性,透過彼此制衡監督,人民才是安全的。

因此,檢察官、法官不斷挑剔警察的執法,才是法治國家的日常。但近年來在法務部尚未全面革新改組的情況下,檢察署早已治安機關化,更有人不斷主張檢察官要「行政官化」,已為檢警協調同步埋下伏筆;現再將警察執法歸咎於檢討司法,不正是為了警察國家拼上最後一塊拼圖?

司法權沒有直接民意,也不像行政權握有人力、物力、武力,人民的信賴是司法對抗其他國家權力賴以維繫的基礎。但我國司法信賴度早已來到谷底,作為憲政秩序的基石已經岌岌可危,此所以司法院長稱司法改革為《憲法》誡命,不改不行;此亦所以為敵國有可乘之機,製造台灣人民的不安全感,意圖使警、檢、審同步合一,讓台灣日漸習慣如同彼岸受公安、城管、武警、便衣及監視器的全面監控。

小孩幾乎都喜歡穿著制服、威風凜凜的警察叔叔,一個還沒走出戒嚴時期長長陰影的新生國家又何嘗不是?

民調中警察的信賴度高、法官的信賴度低,一方面可以解釋為,人民容易理解警察叔叔幫忙做了哪些事情,但光要人民分清楚法院與檢察署,就要花上不少時間,這是台灣人民可愛之處;另一方面也可以解釋為人民對權力大的法官、檢察官時時保持著警惕與戒心,司法必須謙卑檢討,這是台灣人民可敬之處。但不能狐假虎威錯誤解讀為警察的操守、辦案品質都很好、可以給予微罪處分權。

台灣司法在許多前輩的努力下,終於取得可貴的獨立性,目前雖然還有諸多問題,司法院已經在裁判憲法訴願、人民參與審判、訴訟金字塔、法官監督與淘汰等議題上,在正確的軌道上大步前進;儘管在專業法院與人事規劃方面,尚有改進之處,但讓司法更好,絕對不是向警察靠攏、甚至為警察背書。

警察與司法可以在勞動人權議題上攜手並進,畢竟先要是個人,才是警察、檢察官或法官。除此之外,不妨互相漏氣求進步,警察在受嚴格審查合法性的前提下打擊犯罪才是真本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