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解委員早起有蟲吃嗎?

1403
建立時間:2017/11/15 10:56
調解委員在包括車禍等糾紛和解過程中,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圖為車禍設計畫面,與本文無關。資料照片

王威鈞/新北市調解委員
 
制度規範了所有的現象:設計了什麼樣的制度,必然就會產生什麼樣的現象。如何分案給委員調解,一定會造就什麼樣的委員行為。
 
法院的調解案件大多已進入司法程序、且多由律師或其他專業的代理人處理,很少有不出席的情形。所以可以規律地排定委員調解案件,而委員在調解之前也會有一些時間可以閱卷。因此,按表操課、各行其事是其特點。
 
但是,區公所的調解會則大不相同。
 
首見,除了地檢署移轉外,大多是訴訟前案件,甚至有些相對人是在收到調解通知書才知道衝突存在。因此,報到參與調解的情形並不穩定。
 
其次,為了避免調解委員與當事人認識,大多數的調解會多採隨機分案。所以,委員都是在對案件全然無知的狀況下進入調解情境的。
 
再者,調解會不同的分案作法,就會造成不同的委員的行為態樣。
 
小部分的調解會是依照委員的專長分案:律師、會計師、土地代書等專業背景的委員經常被分配到性質相關的案件,希望能藉助他們的專長提高調解成立的可能。不幸的是,這些案件通常比較棘手、難以調解。委員的調解成立案件數、調解成立比例常會受此之累而低迷不振,實在是非戰之罪。
 
有些調解會會將委員編號,依序分配案件;首輪輪值完畢,則進入第二輪排序,依此循環;若有委員遲到或缺席,則跳過論值,待次輪再行分案;本次調解輪值至幾號,下次則從次號開始輪值。這種輪值方式對於事務繁忙的委員必然會造成接案率低的困撓,如果他是具有相關專業或是調解能力較強的委員,對於調解會與受調解者來說,恐怕都會是一項無形的損失。
 
大部分的調解會則是依照委員當日報到的先後來分配案件。因此,有委員就會思考:「早一點接案,早一點結束,可以接第二輪案件。」如果晚到,別說是第二輪,可能連第一輪都接不到案件。於是,事務不忙的委員就有比較多的空間接案。當然,在調解會的立場來說,委員早到,可以處理早到的當事人案件,避免他們久侯,並非壞事。
 
但是,這都是在真空下的推論,真實環境下的情形真是如此嗎?新北市賴院霖調解委員分享他多年的觀察經驗並非如此。
 
他的觀察是:如果案件單純,或是當事人做足功課,他們通常會比較胸有成竹,所以會從容、悠閒地前來調解,這類的受調解者頂多是準時與會,或是受交通影響而遲到,不太可能早到。相反地,如果案件複雜,當事人對於全案與解決方案尚未有譜;或是約了專業、有經驗的友人進行資詢,則大多會約在調解時間前到調解會再行討論。
 
按此,可能都早到的雙方,就有可能會碰到早到的委員來調解他們的案件。
早到的委員想早一點結束調解、早一點接次輪案件,反而可能因為案件複雜而延後接案、更可能因為心急而草草結束案件。如果,早到的委員是調解或專業能力比較不足,對於調解會、委員、受調解者而言,更是多輸的場面。
 
早起的調解委員當然一定有蟲吃,但很有可能會是不好入口的蟲,甚至會是一條讓你吃不下又吐不出來的蟲。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