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中國擴大開放的五個原因

1819
建立時間:2017/11/15 09:00
習近平在川普訪中時宣布金融業將大幅度對外開放,被視為「大爆炸時刻」,但到底會不會落實,還待觀察。路透

這次川普訪華,最大的收獲,除了中美兩國簽署高達2535億美元的商業合同和雙向投資協定外,就要算是推動中國加碼宣布金融業將大幅度對外開放了。中國財政部11月10日宣布,中國決定將單個或多個外國投資者直接或間接投資證券、基金管理、期貨公司的投資比率限制放寬到51%,3年後投資比率不受限制。此外,還將取消地中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單一持股不超過20%,合計持股不超過25%的持股比率限制,實行內外一致的銀行業股權比率規則;3年後將單個或多個外國投資者設立經營人身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投資比率放寬至51%,5年後投資比率不受限制。這一大膽舉動,引起外界震動,彭博咨詢甚至將之形容為「Big bang Moment」(大爆炸時刻)。
 
其實如果細緻觀察中共「十九大」前後的政治經濟發展態勢,對這樣的開放舉措的推出是不會感到太意外的。事實上,財政部的宣布,是習近平整體佈局中的一環。同一天,習近平在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會議上發表演說,就表示 「開放將帶來進步,封閉者勢必將落後」。他宣布,未來15年中國對外投資將達到2兆美元,接受2兆美元境外直接投資,進口商品價值高達24兆美元。這充分展示了習近平「大撒幣」的經濟政策特點,也多少有點畫大餅的味道;但是企圖心十分明顯。以亞太自由貿易區為基礎成為亞洲經濟霸主的目標也十分明確。
 
其實,這次的開放措施的推出,並不出人意外:首先,對外開放本來就是中國經濟成長的主要支柱,在當今經濟放緩的情形下,希望通過新一輪對外開放帶動經濟成長,這其實是中國的一貫政策。
 
第二,這一輪對外開放主要是在金融領域,反映出中國後續經濟增長需要大量的資金浥注,尤其是在內部資金大量外流的情況下,中共希望引進外資,可以彌補這個缺口。
 
第三,擴大開放,接觸外商投資的限制,是消失了很久的「李克強經濟學」的主要部分,十八大以後, 一度準備落實李克強的對外開放的經濟政策,但是習近平逐漸奪走李克強的經濟政策主導權,使得包括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的推動十分遲緩。新一輪對外開放,也可以解讀為李克強作為國務院總理,在經濟決策上的話語權有所提高,我們不排除這是習近平在十九大建立全面的個人集權,遇到黨內的反對聲浪之後,被迫做出的妥協。
 
第四,美國的壓力當然也是原因之一,畢竟川普現在民調慘淡,他需要一些競選時期的口號的落實,而打開外國市場,尤其是中國的市場是他的承諾之一,在北韓問題解決無望的情況下,可想而知,要求中國開放市場是他最後的底線,他想必非常堅持,這對於實力尚不足以應付貿易戰的中國來說,是不可迴避的壓力。
 
最後,習近平提出自己的理論,主要的內容之一,就是要引領國際社會的走向,具體的辦法就是推動和維護全球化,而為了完成這個使命,對外開放是自然的選擇,否則一面說要全球化,一面封鎖金融市場,豈不是打自己的臉?其實早在十九大的政治報告中,習近平就已經預告了這一輪新的對外開放,他在報告中曾經表示「將大幅放寬市場准入,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
 
不過,說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想當初,2013年,習近平第一次以中國領導人身份在APEC發言的時候,也曾經保證中國的開放和改革不會倒退,但是2014-2017年的中國經濟發展的實際態勢,顯然與他的承諾有很大的出入。所以這一輪大爆炸一般的新的開放措施,到底會不會落實,還尚待觀察。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