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印太戰略的形成過程

1779
建立時間:2017/11/12 21:22
川普在APEC年會上再度提到印太戰略,將過去亞洲的安全從太平洋、東南亞擴及到納入印度,但印太戰略並非一蹴可幾。圖為APEC峰會昨結束,與會領袖拍攝大合照。歐新-埃菲社

陳禹瑄/台聯政策部副主任兼東南亞知識組長
 
川普亞洲行和參加位於越南峴港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前,國務卿提勒森提出了美國—印度安全架構的概念,指出兩者是世界上最大和第二大的民主國家,要建立「世界上維護安全的兩支軍隊」,川普在APEC年會上也再度提到印太戰略,將過去亞洲的安全從太平洋、東南亞擴及到納入印度。但是川普的印太戰略並非一蹴可幾。
     
柯林頓的交流促變論
依據白宮貿易代表彼得納瓦羅的著作《致命中國》一書提到,當年柯林頓在國會和各部會遊說議員和官員,如果讓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進入國際,並幫助其經濟增長將會促進政治改革和民主化。這一點和馬英九嘴裡講的「我們只要讓中國學生來台灣就可以讓他們學習到民主」是一樣的。這種招收「固有疆域」學生來學習台灣民主的行為和柯林頓的這招原理一樣,中國不但沒有任何改變,甚至透過自由貿易將其成為維穩政權、從中牟利之工具。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自由繁榮之弧」
自由と繁栄の弧,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時任日本外相的麻生太郎於2006年所倡議已和日本同樣具有尊重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市場經濟等基本普世價值(Universal Values)的國家進行合作的價值觀外交政策方針。2012年12月安倍晉三另行提出「亞洲民主安全之鑽」(Asia's Democratic Security Diamond)的構想,號召籌組美國、日本、澳洲、印度「四國菱形連線」共同對抗中國崛起的威脅。但是美國未響應。
   
印度總理莫迪的東進政策、東南亞優勢與繁榮之弧
印度總理莫迪將前總理納拉辛哈·拉奧的東望政策改為積極的東進政策,在戰略上加強和東南亞以及日本的關係,在民主制度和經貿務實和韓國以及台灣交流。印度繼1991年和新加坡締結戰略夥伴後,2003印度和越南同時也是「東南亞優勢和繁榮之弧」的推動者,2017年7月3印度外長斯瓦拉傑邀請越南政府副總理兼外長范平明訪問印度並出席第9屆新德里對話會,建立深廣戰略夥伴關係。日印兩個民主國家的戰略已經對接。  
 
歐巴馬的重返亞太架構—川普印太戰略
歐巴馬的重返亞太主要在於加強對過去第一島鏈的重視,但是在上任初期,仍然是寄望中國牽制朝鮮以及應對中東問題的老手段。歐巴馬的戰略其實和柯林頓有一點共同處,就是仍然認為中國會改變,重返亞太是因為局勢整體轉變的提出。但是印太戰略不同在於,是結盟亞太和印度國家,除了經貿文化交流之外,將不再是以改變中國為主,而是透過較強硬的手段來遏制中國的軍事擴張。這一點從川普任命的人事就可以看出,大多都是希望在亞太局勢上以強硬作風為主的人物,比方白宮貿易代表納瓦羅、國防部長馬提斯。而連結前面各種因素,印太戰略才能完成。
   
給台灣的啟示—逆統戰大於交流促變
台灣時常說要幫助「中國民主化」,事實上應幫助「中國裂解化」。台灣與其每一年花那麼多學生缺額,浪費在招收「固有疆域」學生上,為什麼不用來耕耘東南亞和南亞學生和文化交流?為什麼不幫助香港、圖博、東土耳其、南蒙等流亡人士的政治庇護、發聲平台、語言學習和建立縱隊呢?新南向政策和加強對獨立勢力的交往,可以變成民主自由價值的戰略整體整合。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