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王子榮:再不修法就等死的精神衛生法

4804
建立時間:2017/09/28 00:08
《身心障礙公約施行法》於民國103年通過並施行,《精神衛生法》至今卻仍未啟動修法,衛福部也未提出配套落實進度等,讓如「政大搖搖哥」這樣的身心疾病患者與及家屬將更加無所適從。資料照片

王子榮/雲林地方法院法官

台灣社會對於公約總是當作兒戲,例如民眾對法院在重大刑事案件中援用《兩公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嗤之以鼻,嘴巴嚷嚷著台灣不受國際承認,何必遵循國際公約,卻完全忽視國際公約早就透過施行法而內國法化,立法院制訂的法律可以不用遵守,這是哪門子的法治國家!

然而,我們如何能責怪民眾不在意,畢竟最會違法不是別人,就是本來該以身作則的政府。以最近醫界強烈指責法院對強制就醫所作的裁定(桃園地院106年度衛字第4號裁定)為例,癥結就在於《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下稱《身心障礙公約》)及施行法具體要求政府落實相關的消彌歧視措施、建立社區支援體系,可是身主管機關的衛福部,末稍循環可能有障礙,所以始終在狀況外。

強制就醫對於身心疾病患者絕對是幫助,尤其他們在病發時缺乏病識感,容易出現自傷或傷害他人行為時,啟動強制就醫制度能給予即時保護,醫生肩負著啟動強制的樞紐,這份責任很沈重,畢竟保護的另一面是限制患者人身自由,短則5天(緊急安置),長則60天(強制住院),倘若現行強制就醫制度因違反《身心障礙公約》而不能採用,第一線的醫生恐怕就束手無策,對醫生來說,明明是在救人,卻被說成侵害人權,心裡的委屈向誰說,反彈情緒不難理解。

然而對法官而言,《身心障礙公約》及施行法沒辦法妥協的,依照公約第14條第6 點:「締約國以實際造成傷害或有傷害之虞為由而允許剝奪人身自由的做法,仍然存在…不允許任何人因實際的傷害或有傷害之虞而遭到拘留,沒有任何例外」,而施行法也明白表示各級政府機關應依公約規定之內容,需在施行後3年內完成法規之增修與行政措施之改進,並應於5年內完成其餘配套,屆時沒完成就是得優先適用公約規定。在這樣的脈絡下,強制就醫制度違法是解釋上的必然,假如已經講的這麼明白還不懂,那真的只能說是識字率的問題!

不可否認,認為強制就醫違反《身心障礙公約》的見解,勢必對現行作法產生很大挑戰,強制就醫不可行,社區支援體系也還沒建立,身心疾病患者在這段空窗期該何去何從?照顧患者的家人壓力誰來伸出援手,法官依法審判下的結果幾近殘忍,但倘若不依照法律,難道要依照法官的個人情感、好惡來決定?當醫界大舉撻伐司法時,卻忘了兇手另有其人,衛福部才是造成這一切災難的始作俑者。

裝睡的人叫不醒!衛福部做為主管機關,《身心障礙公約施行法早就於103年通過並施行,轉眼間3年過去了,相關修法、配套落實進度為何,衛福部留給司法與醫學這麼難解的習題,還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嘻皮笑臉也該有個限度。孩子的教育不能等,《精神衛生法》修法更是不等人,網路都已經是光世代,莫非衛福部還在用撥接上網,否則怎會完全沒有問題意識,可以有空假裝忙著「少子化辦公室」的營運,卻沒有餘力啟動《精神衛生法》相關修法程序?

政大搖搖哥事件歷歷在目,他沒做錯什麼、沒傷害到誰,被強制送去醫院,只是因為他的身心疾病,這樣的歧視必須消失,這本該是普世價值,也是作為一個人的基本人性尊嚴。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