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吳育政:錯誤的器捐政策何時改

2261
建立時間:2017/09/27 00:06
國內器官捐贈案例數始終很低,有醫師指出真正解決之道是參考國外作法,開放無心跳器捐。圖為醫院手術示意,與本文無關。資料照片

吳育政/大林慈濟醫院醫師

去年國內腎臟移植的案例數,在捐贈者有心跳的狀態,活體器捐為107,腦死器捐為188;而心跳停止後的「無心跳器捐」因為不開放,所以是0。反觀西班牙,人口數約是台灣的二倍,去年有2994例換腎,其中許多是無心跳器捐。西班牙的器官捐贈比率為全球最高,是器捐王國;而台灣的洗腎病患盛行率與每年新增加洗腎發生率都是世界第一,是洗腎王國。

目前全國有8萬多名洗腎病患,有7千多人登錄等待換腎。很多洗腎者認為想要換腎難如登天,就絕望不登錄,不然等待人數會多更多。根據健保署收集1998年至2015年間,4千多名換腎病人及16萬多名洗腎病人的存活率分析,洗腎的平均存活率幾乎不到換腎的一半。因此,這幾年來政府費盡心思,希望用調整器捐政策來增加捐腎人數。

2014年,台灣領先全球,首創「捨得」器官捐贈移植模式:曾為屍體器捐者的配偶及三親等以內的血親,在等待器官移植時,將有優先權。這項政策不僅是空前,可能也是絕後,因為異於以需要器官的急迫性來排優先次序的國際醫療常規,至今未聽聞其他國家跟進。

另外,有捨有得會讓捐贈者家屬陷入道德風險的疑慮,他們絕大多數是基於大愛決定器捐,而不是考慮將來器官移植的優先權。如果有親屬正在等待器官,這是一種利益交換嗎?結果,三年來屍腎器捐數並沒有因此增加。

2015年,《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修正通過,增訂可對申請或換發身分證、駕照或健保卡等證件之成年人,詢問其器官捐贈意願。

今年又出新招,以健保5萬點,鼓勵腎臟科醫師積極幫病人衛教,及勸說家屬進行活體腎臟捐贈。然而,活體捐贈有一定的風險,畢竟人類體內有2個腎,是生存的安全保險機制,不是為了一個可以用於捐贈。萬一不幸,捐贈者因手術而受害,誰能接受?

筆者認為,真正解決之道,就是開放無心跳器捐。無心跳器捐是器官移植的起源,世界上首例肝臟、肺臟、腎臟、胰臟移植,都是透過無心跳器捐。不知為何,台灣無視國際共識,自行限制只有腦死者才可以器捐。近年來,政府對此議題開會多次,不是研議,就是爭議、再議。西班牙和美英法荷等國,都無異議,為何只有台灣標新立異。

去年新增3萬多人在健保卡註記同意死後器捐,歷年總計已超過35萬人,可見國人的愛心不落後他國。但是除非是極少數的腦死者才能如願器捐,不然死後器官和愛心只能拿去火化。最終,想要器捐救人者不能捐,想要器官活命者求不得,這種荒謬的器捐政策到底還要持續多久,付出多少代價後,才肯改?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