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的國文老師睡著了

3461
建立時間:2017/09/15 00:04
論者駁斥「調降文言文比例中華文化會淪亡」等論點,並強調所謂「文化」範圍並不小,文化的活力來源正是來自生活中形形色色的人群。圖為學生上課示意。資料照片

陳蓬人/網路工程師

雖然已過了30年,那一幕仍然讓人印象深刻。當時剛上大學,一個早上,國文老師坐在前面講課,環境並不吵雜,同學們正如沐春風中,突然間教室裡音量分貝急遽降低,若有所思的入全被這瞬間的安靜嚇一跳,連忙集中精神來應付眼前狀況,咦!奇蹟出現了,教授睡著了!

我們班大一時還沒有女生,調皮的男生決定和老師來一場意志力對抗,大家很有默契的屏息,不出聲。現在想想我們真是不應該,就在30幾年前,讓七院士們捶胸頓足文化即將淪亡的危機出現在眼前,我們居然無動於衷,不叫醒老師,真是太壞了。

不要問我是不是上到「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這一課,我實在忘了,只知道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中華文化命懸一線的感覺,實在令人難熬。終於,教授醒了,而且從課文的下一句接下去講,睡覺前睡醒後「文化傳承」接得天衣無縫。這真是太神奇了,是傳說中的「半部文選治天下」嗎?

問我讀台大的國中同學他們國文怎麼上,得到的結論是相當活潑,所以是師資和教材及教法的問題,雖然校名開頭四個字同樣是「國立台灣」,當然我知道跟他們分數有差距,但課也不能這樣上啊!這不就是文言文的大旗,給了少數教授護身符,反正比他們認真的國文老師,在現行體制下,又沒有領得比較多。我懷疑是不是選錯系了,早知道就專攻文言文,這可是「終身保固、永久有效」,保鮮期特長嘛!目前上班時時要追新技術,後面又有AI追過來,要搶你的工作,真累。

有人說調降文言文比例中華文化會淪亡,可是請大家想想,西元1949年在中國的文盲高達8成,有時甚至更高,學過古文的只有少數人,很多人不識字,文化淪亡了嗎?現在台灣文盲很少,加上印刷進步,網路盛行,文言文普及所佔人口比例其實遠超過歷朝歷代;現在社會有非常多技能要學,高中其實排進了很多課程,功課壓力大到使一位入學幾天的北一女學生輕生,我們不難過嗎?

語文教育安排其實要從整體人口來看,我覺得如果高中升學率如果是20%,比較像菁英教育,文言文目前佔比還可以,如果高中升學率提高到50%,就要降了,現在高中升學率已經快到100%,應該讓學生依專長與興趣來選,硬塞文言高佔比課程,其實是給高中老師出難題,又給學生很大壓力,如果他們有興趣,時間到了,心裡有渴望了,自然就會去學。

還有人說國家會亡,真的嗎?來看大明王朝,其文采豈不遠勝後金,且人口也遠勝,依文言派的觀點應該大勝才對,怎麼會慘敗?現在我們可以看出其一:享特權者不願意放棄既得利益進行改革,使稅負大部分落於一般百姓上;其二:大臣不團結,扯後腿,才會讓國家敗亡。不然,薙髮留頭投降野豬皮的文人,哪一個不是才高八斗,出口成章。

七院士們既高舉文化大旗,文化是什麼?文化是農人,可以用歌唱「透早就出門,天色漸漸光」,可以用筆寫「望望和我一起站在糞尿槽中的母親,一面喘著粗氣,一面用衣袖頻頻擦拭著汗水,專心一意費力地鏟著」;文化是漁夫,可以用詩「孤舟簑笠翁,獨釣寒江雪」,也可以是廖鴻基的《後山鯨書》;文化是市井屠夫,一說「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也可以是「范進中舉後沾滿油的一巴掌」;文化是志士,有秋風秋雨的秋瑾,也有鄭南榕所提「沒有獨立自由國家,言論自由終歸只是『鏡花水月』」;文化可以是兩位女大明星看不起的「布袋戲」,也可以是朱自清《背影》中滿滿的親情。

文化範圍沒那麼小,而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用不同的方式辛勤工作努力生活,正是文化的活力來源,只要在可以保障言論自由的國家,文化傳統就不易被斷絕,不是嗎?打鐘下課了,七院士和朋友們不要再睡了!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