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能忍受同工不同酬 卻支持禁搭便車條款?

2846
建立時間:2017/09/14 18:43
華航空服員去年罷工(圖)透過桃園空服員工會與華航簽署協議,提高工會成員外站津貼,且禁止非會員「搭便車」,但事後華航仍給相同待遇,並加發特別津貼給罷工期間上班的員工,桃服工會後提提告華航違反《工會法》、《團體協約法》,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前日判工會敗訴。翻攝臉書

喬苡欣/外資證券業

近日因為南亞電工會貼出的一紙公告,內容提及工會成功向資方爭取到員工加薪,而調薪幅度為男性員工800元、女性員工650元。此公告一出,引起了不少批評的聲浪與轉貼,更指出這簡直是明目張膽的性別歧視。

雖然工會澄清南亞電一直是男女從事不同的工作,亦即沒有「同工不同酬」的現象。但我們仍可以想見,在台灣的社會中,同工不同酬情況是一個長期未受解決的難題。之所以要反對同工不同酬,就是應在民主法治的國家之下,依照憲法的平等原則,任何人都不應該因為種族、男女、宗教等等不同的個人因素而讓薪水有別。唯一能讓薪水有別的,正是自身的能力和工作產出。

但事情往往事與願違,在台灣不僅性別作為薪資考量的標準,甚至是國籍、種族都是考量的因素之一,明明就在同一個廠場,做著相同的工作,本國勞工與外籍勞工、男性與女性的薪資卻有所差異,令人難以苟同。

而同工不同酬的爭議,除了上述種族、性別和國籍以外,現在更產生了不同的形式──工會身份。

先前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提告華航違反了「禁搭便車條款」,也就是沒有職業工會身份的員工,不得享受工會爭取的加薪條件,並且必須維持工會會員與非會員一定比例的差距,遭到北高法院判決敗訴。

這個問題反映的是,若我們無法忍受其他身份差異的同工不同酬,那我們應該支持因工會身份帶來的同工不同酬嗎?

根據工會的說法,此舉是為了有人只想搭便車,卻不願協助工會活動。然而,所有不參加工會的人都是如此嗎?是否有人是因為擔心失去工作、無法負擔家計,而選擇不參與抗爭,而這些人就應該受到變相的懲罰嗎?過去關廠工人的抗爭中,不少人因為無法負擔而中途離開抗爭,這些人後來就不能享有最後的福利,這樣合理嗎?

而工會抗爭當然也會付出一定的成本與風險,這些成本可以用其他方式來給予工會成員,例如直接是多少錢的津貼和補助,作為事後的補償,但若像是說華航工會抗爭了一個禮拜或一個月,換來未來永遠的薪資差別,這樣亦未見公平。

若同工不同酬帶來的是一間公司內不同群體的分化、以及不公平的現象,禁搭便車條款也會是同樣的效果。真正應該讓薪水有別的,應是自身能力與工作產出,而非任何身份!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