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被拉進妙禪分享會的人 後來在想什麼……

8069
建立時間:2017/09/14 13:02
《蘋果》日前踢爆「佛教如來宗」師父妙禪收下信徒集資買來的兩輛「勞斯萊斯」,引發輿論討論,有讀者投書分享被拉進妙禪分享會後的反思。翻攝YouTube

直言/文字企劃

前幾天,我因為看到妙禪接受信眾兩輛勞斯萊斯奢華名車供養的新聞,深感憤怒,就在《蘋果日報》論壇投書。原本只是想讓更多人知道真相,沒想到文章點閱率接近六十萬,我也深感驚訝。

昨天,我的接引人(也就是那篇文章中的A小姐)發訊息給我,問我,文章是不是我寫的?原來她也看到了。我知道我會失去這位朋友了。我猜想那篇文章也許也有不少「紫衣人」也看過了,我只希望那場分享會的所有接引人不會一個個被揪出來被清算。但我寧願相信那團體的師兄師姐應該都是慈悲的,不至於這麼做才是……

文章刊出後,我看了大部分網友的留言,也另外閱讀更多人的評論,繼續思考和反省。我承認第一篇文章是在憤怒的情緒中寫下,雖然我沒有後悔,但我覺得還是有很多思慮不周的地方,想在這邊補充一下。也非常感謝大家的留言,給了我更多不同角度的思考。

我想回覆一下某幾位網友的留言,其中一位說:「相信妙禪,是這群信眾的事,就像作者信佛、念佛一樣 。作者把信佛的自己形容得『很客觀』、『很清醒』,卻把妙禪的信徒視為『很受騙』,妙禪『很混蛋』,其實,對無神論者來說,不都是一樣的嗎?」

從這個角度來看的確很有趣,邏輯上也沒有錯,但其實我沒有信佛或念佛,我只是把「佛法」當成一門很深奧的知識,從文學或哲學的角度來欣賞,所以我並沒有資格說自己是佛教徒。我讀過一段時間的《聖經》,也是當成歷史來讀,也沒有成為基督徒。

還有人留言表示:「信眾心甘情願想捐名車給師父,關其他人甚麼事?眼紅嗎?」坦白說,以我個人而言,眼紅倒是沒有,心裡不太舒服卻是事實。

在此我想解釋一下不舒服的原因:我在「爆料公社」臉書社團看到一篇文章,有位正統紫衣人問團體裡的師姐,她捐的錢是要蓋大禪堂的,有沒有被用在買名車上?若買名車她就無法接受。那位師姐的回答卻是一直鬼打牆,不願正面回應。

有人在那篇文章底下留言,大致意思是:「不用太執著想知道錢的用途了,錢都是搬來搬去的,乾坤挪移,只是隨便掛個名義而已。師姐若跟妳說買車沒有用到妳的錢,就一定沒有嗎?」我很同意這種說法,畢竟鈔票上又沒有寫上捐款人的名字,很難追究。

我覺得不舒服,是站在被莫名其妙拉去的人的角度來說的。像我們這種被拉去分享會的人,並不是真正妙禪的信徒,若心不甘情不願繳了三百元(我臉皮厚沒繳,很多臉皮薄的都繳了),就只能安慰自己繳的是場地清潔費。但一看到信徒買名車,很自然就會聯想:「我的三百元有沒有在裡面?」當然會很不甘心。

一場分享會不用那麼多清潔費啊!買名車花四千萬很多嗎?稍微算一下,只要二分之一的信眾,拉三個人繳三百元,就超過四千萬了(如果我沒算錯的話)。而且讓我更驚訝的是,不少留言說自己繳過三百元的人,還只是高中生,三百元應該夠學生吃三到四餐了,我為那些學生抱屈。

名車若能清清楚楚證明是有錢的信眾捐的,我就沒意見。當然我會建議拿來做公益更有意義。只是我很好奇那些去分享會的人,他們繳的三百元哪裡去了?有人開玩笑說可能變成名車的螺絲了,想來也不無可能。 

另外也有人留言,如果沒有在一個團體裡待超過三年,沒有資格說甚麼,言下之意是我的文章並不客觀,某部份我也同意。也許在一般團體是如此沒錯,要待三年才能比較明白內部的運作。但恐怕在這個團體之下,待上三年已經洗腦得很徹底了,何況聽說還常被下「封口令」,有許多不能說的秘密,所以真正知道真相的人反而不敢講。因此我寫的部分,只就我參加分享會的角度來談。

而有不少網友則肯定禪定的好處。我聽我身邊一些學佛或有在坐禪的人,也是這麼說。所以,我想,盡量把「禪定」和「信妙禪」這兩件事分開看,不要讓禪定被污名化。怕有些年輕孩子誤會,以為「禪定」就是「信妙禪」,這完全是兩回事。

我問我老公他對這整件事的看法,他說:「短時間內那團體的信眾應該有部分會退出吧!但核心幹部大部分應該會留下,等到大家淡忘了,他們又會繼續出來壯大。」其實我也這麼認為,很多事都很容易被遺忘。

有不少人建議,政府應該立法來管理宗教。個人認為當然也是可行,只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尤其宗教處在灰色地帶,要立下非常完備監管的法律,實際上還是有許多困難。若真要杜絕如來宗這類的團體收編信徒,或許還是要從「人心」這方面著手。
 
我讀了一位社會觀察家溫朗東的文章,感觸很深,才深覺自己的格局太小。以下摘錄他文章的一部分:

「我不覺得妙禪是最好的選擇。但比起檢討他們,或許更該想想如何讓社會變得更好,更妥善的接住那些墜落的人。即使他們在外界的眼中看來,已經是家財萬貫功成名就,但他們的內心,就跟你和我一樣脆弱。」

看完他的文章,檢討自己,我收回我第一篇文章裡的這句話:「我甚至進一步懷疑,這團體根本就是共犯結構,一小群得到利益的人,操控著一大群生活遭受挫折,心靈上沒有依靠,把『買師父的福袋』當成唯一救贖的可憐人。」

是不是共犯結構我不知道,有很多也只是聽說,沒有足夠的證據。而那些生活遭受挫折的紫衣人,我不該把他們視為可憐人──我為我的魯莽道歉。信徒跟我們一樣,都會有心靈脆弱的時候,希望在團體裡得到一點安慰和依靠,只是或許他們跟隨的人不太恰當而已。

我在想,勞斯萊斯事件爆出來是好的,也許讓很多紫衣信眾看清事實。但接下來呢?我們這些局外人能做什麼呢?或許我們還能做的是,展開雙臂,迎接那些願意回到我們身邊的紫衣親朋好友,不要嘲弄,就當他們是歷劫歸來。

就留言看來,曾經為了這團體,家人反目、夫妻失和、摯友變成刻意閃躲的陌生人的,應該是不計其數,看了也覺得很心酸。如果這麼大的事件發生,信徒還願意留在那裏,表示真的信念堅定,那我們就尊重;如果他們願意放下那個團體,回到我們身邊,那我們就用最真誠的心互相關懷。

最後,我站在私人立場想說,我真的很心疼我的接引人A小姐,她非常有才氣,但身體有些狀況,又隻身在台北,我常替她擔心。在她邀我加入如來宗之後,我有表示,雖然我不加入,但如果她有其他事需要幫忙的時候,可以找我,放在第一順位沒問題。即使現在我們已經很難繼續當朋友了,我很願意幫忙她的立場還是沒有改變,以後也不會變。我希望她知道:即使是不用繳護持金、更沒有神力、也不是團體的師兄師姐,每個人的身邊,還是有衷心為妳好的人。

也希望大家都能珍惜身邊平凡又可愛的家人和朋友。父母就是老菩薩、家庭就是可修練的道場,家人朋友都是你的支柱和依靠。人生難免起伏,遇到挫折時,就互相打氣。身邊都是和善的氣場,心就容易安定,相信不用外求,好運自然就會隨之而來。

該感恩讚嘆的,是身邊無怨無悔,無私付出,真心愛著你的人。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