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反同人士放過「家長」身份吧

2879
建立時間:2017/09/14 11:10
近日有家長積極爭取加入北市性平會,並強調家長教育參與權是普世人權;論者指出這是無限擴大家長的身分、阻礙社會對話,此外這些家長往往都是活躍的反同人士,甚至還有強烈的保守基督教背景。合成資料照片

江河清/American University 人類學博士候選人

日前有篇投書「家長教育參與權是普世人權 勿排擠家長參與教育的權利」,作者強調她以家長會長身份發言,認為家長教育參與權是具有法律和民意基礎的普世人權。她認為在近期北市修法調高家長代表席次爭議中,有性別運動團體一再「動員媒體釋放錯誤且偏頗的訊息」,媒體報導也不盡公允。
 
正如反同團體過去經常訴求「子女教育,父母決定」的迷思一樣,這篇投書作者一再標榜家長身份的決定性或優先性,以合理化反同團體對於性別平等教育的強力介入。

他們一方面不把教育當作一個公共政策的議題,一個所有公民都平等參與的議題;另一方面,又曲解法律,無限擴大家長的身份,再用這個身份阻礙社會對話,要求其他公民一定要以他們的意見為優先。舉例來說,我國《基本教育》第二條強調「人民為教育權之主體」,家長則是列舉的輔助者之一,但反同團體往往超譯為家長優先決定,完全違背立法精神。
 
再者,這些積極干擾性別平等教育的「家長」,往往都是活躍的反同人士,其中許多人還有強烈的保守基督教背景。例如這篇投書作者就是反同組織「台灣公民權團結組織」的主要成員之一,她不但積極發聲反同志、反性別平等教育也有不少相關的基督教活動紀錄。這不禁令人質疑:這樣子的「家長」真的具有代表性嗎?她的投書到底是代表家長發言,還是反同團體?
 
在性平會家長席次的爭議中,挺同團體並不是反對「家長」的參與,但問題是什麼樣的家長參與?是像作者這種的號稱家長的反同人士嗎?這些反同人士如此積極要求提高性平會家長席次,如果不是為了反同介入性平會運作,又是所為何事?但屈服於反同人士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還算得上是性別平等教育嗎?
 
我認為北市教育局不該為了反同人士的壓力而提高家長席次,更不應該讓包裝成家長的反同人士進入性平會。最後,我也期望反同人士如果要進行公共討論,請放過「家長」的身份,直接用反同組織身份發言就好。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本報特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