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江榮祥:司改國是會議在體制內的定位

596
建立時間:2017/09/14 00:14
日前公布的《司改國是會議成果報告》鮮有討論,有說法是司改會議被認為是體制外的「政治協商」;惟論者指出,此報告應是總統徵集司改意見後進一步具體化的「 施政綱領」。圖為蔡英文日前出席司改國是會議總結會議。總統府提供

江榮祥/律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委員,曾任台北律師公會年會議事程序諮詢、台大民權初步學會會長,發表議事法學專論多篇

總統府設置「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 負責籌辦司改國是會議,須於今年八月十二日「總結會議」 結束後一個月內審定《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成果報告》並向全民公布, 任務完成後解散。九月八日星期五,隨著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走馬換將,首開《成果報告》 也於同日正常上班時間結束後(約下午六時半)公布上網, 新聞稿僅154字,Facebook粉絲專頁迄未同步更新,周末紙媒也未見報導。 與會議過程的熱鬧相比,如此收場顯得冷清異常。

《成果報告》之所以不受輿論重視,有種說法是:司改國是會議是體制外「政治協商」, 其運作及決議在法律上毫無效力!但,筆者認為: 仍可嘗試在行政組織法、行政程序法及議事法理( Parliamentary Law)上找到司改國是會議在體制內的定位。

首開「籌備委員會」,依《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 第二十八條及第三十八條規定,核屬總統府視業務需要所設的「 任務編組」;雖名為委員會,但由總統親任召集人, 總統在委員會中當然擁有實質決定性權力。誠然在此確實有一個先決問題:司改究竟是否屬於總統權限及總統府業務?對此,筆者自知學識窳囿,不敢妄言; 下文係預設合憲以開展推論。

籌備委員會召集司改國是會議分組會議,邀請分組會議與會成員; 據此設置的五個分組,其實就是籌備委員會複委任的「次級委員會」 (Sub-committee), 負責就籌備委員會議決審定並付委(commit) 審查的議題進行討論,具有「審查性委員會」( investigating committee)的性質。而「總結會議」就是前開五個「 次級委員會」向「上級付委母體」籌備委員會及總統提交報告( report)的程序。無論是分組會議或總結會議, 都是籌備委員會審定《成果報告》前蒐集及彙整資訊的途徑。

然而,部分分組會議成員自以為司改國是會議本身就是擁有完整「 議事自治」權能的「合議體」(Deliberative Assembly or Deliberative Body),才會在議題框定及歸納、議事規則訂定、 與會成員資格認定上屢事質疑。相對的, 籌備委員會在解釋議事規則上也發生失誤, 蓋「審查性委員會」 以討論議題為目的,本來就有彈性適用議事程序的空間,當然可以提議「修正以前決議」( amend something previously adopted)或「再開審議」(reconsider, 國內習稱「復議」),捨此不為, 竟讓總統在總結會議中主導反覆表決以修正第二分組「 終審法官政治任命」決議,徒惹「反民主」之批評。然而, 也正是執著於民主多數決程序的包裝, 反而突顯出總統對特定司改方案實質取捨的決意。

在司改國是會議過程中所發生的各種程序爭議,若套用「政治協商」 或「審議式民主」理論,根本無法自圓其說,惟有將「 國是會議內部化」才能推衍出合乎法理的解釋, 而這或許就是本次司改國是會議由總統親膺主催( 而非司法院舉辦或立法院召開)的啟始邏輯。

籌備委員會公布的《成果報告》,在形式上是審、檢、辯、 學及人民對總統提出關於司改議題的諮詢意見, 但在實質上就是總統在徵集各界司改意見後進一步具體化的「 施政綱領」,雖無當然拘束司法院、立法院、考試院、 法務部等機關形成政策或立法計畫的效力,卻能指明總統( 身兼執政黨主席)領導的執政團隊改革司法的行動方向!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