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律常務監事尤伯祥:公會會費 律師自主

660
建立時間:2017/08/28 00:02
台北律師公會為推動單一入會全國執業,維護律師執業自由,日前宣布退出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資料照片

尤伯祥/台北律師公會常務監事

台北律師公會(下稱北律)為推動單一入會全國執業(下稱單一入會),維護律師執業自由,並保障民眾委任律師之權益,於民國(下同)106年8月15日發表聲明退出全聯會後,不僅北律的會員反應熱烈,不贊同單一入會的友會理監事及秘書長,也紛紛在臉書或其他社交軟體上發文指教。
   
其中有人質疑,若果真採行單一入會全國執業,則律師所繳的會費將不減反增。這種質疑,大致上有二種立論模式:其一,認為目前除北律外,各地方公會的在地會員都不足總會員數的四成(最少的甚至不到百分之5),單一入會將使其會員數銳減,進而導致北律以外的公會入不敷出而需調漲會費。其二,認為北律在主張單一入會的同時,既然也認同由全體律師及地方公會合組全國公會的理想,則縱使地方公會的會費不因單一入會而調漲,全國公會的會費也需調漲以壯其力。
   
以上的質疑,無論在觀念或邏輯上,都顯然謬誤。
   
先說觀念的謬誤。律師為維護人權、民主與法治,常須與政府擷抗而被政府視為在背芒刺,甚至亟欲除之,因此律師公會成立的目的,在於保護成員之權利,使成員免受迫害或限制,得以按法律和公認的職業標準和道德協助當事人。公會為此必須維護職業標準和道德,制定並執行專業倫理規範,並促進成員經由在職進修不斷受到教育、訓練。正如國家為人民而存在,公會也是為律師而存在,先有律師而後有公會。認為單一入會將導致北律以外各公會調漲會費的說法,乃著眼公會財政利益的確保,實無異先公會而後律師,將公會之財政利益擺在律師與當事人權益的前面,顯然誤解公會成立目的。
   
其次是邏輯的謬誤。採行單一入會,固然會使各地公會回歸由在地會員組成的應有狀態,導致會費收入減少,但這樣是否當然入不敷出?如是主張者,是以各公會的支出現狀作為立論基礎。然而,目前各公會的支出中,用於保護會員、執行專業倫理規範及在職進修者(必要費用),究竟佔幾成?與此無關之福利開銷,例如廣遭詬病的會員旅遊補助、理監事出國交流補助、會員大會發放之數千元不等的禮券等(奢侈費用),又佔幾成?此外,在全國律師及各地方公會合組全國公會後,許多目前地方公會的業務,例如律師節慶祝大會、在職進修(由全國公會辦理,並配合線上教學,其實會更有規模經濟的效益)甚至專業倫理規範的執行,都可交由全國公會執行,地方公會將節省大筆支出。
 
若不釐清財務支出現狀,若沒有考量日後全國公會與地方公會分工帶來的經濟效益,就不能說單一入會後,各公會會員不能量入為出、由奢返儉,還必然決議調漲會費。這是明顯的邏輯跳躍謬誤,此理於日後的全國公會亦同。要說壯大全國公會必「加稅」,也是邏輯跳躍。
   
根據全聯會理監事會105年7月16日通過之數據,104年全國(含全聯會)會費總收入減去總支出後,竟有高達4397萬8225元之盈餘。公會是為會員而存在,本應做多少事收多少費,這麼高的盈餘或者表示有公會收費不做事,或者表示根本不應收這麼多錢,或者以上皆是。但無論如何,與各公會目前都有巨額存款的事實綜合以觀,都告訴我們,單一入會必然導致調漲會費的說法,其實是昧於事實的論調。
   
律師的命運,由律師自己掌握,公會的會費與支出當然也是!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