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專欄:性格是命運,命運是紀律

1830
建立時間:2017/08/16 00:00

一個創業者的道白/ 性格是命運,命運是紀律

黎智英/壹傳媒集團創辦人

我基本上是個創作人,自小愛發白日夢,大話西遊,任性,性格飄忽不可靠。但幸好自小家貧,很小年紀已看盡人間悲劇。明顯的是,這些悲劇很多是一時之快的任性闖出來的禍。

這紛亂的世界,沒有紀律的人只會跟住紛亂,最後一事無成。我想成功,很早覺悟到紀律是踏著走向成功穩固的基石。實在也奇怪,有重要的事情我體內像有另一個人在制止我,我自然就不想做,毫不自覺的。沒有自律的人,無論多天才都只是在褻瀆上天的恩寵。街頭巷尾廝殺的無謂,任性的墮落,活現我這初生之犢眼前像個詛咒。刻骨銘心,無論多艱難都不能讓自己放縱。我想,紀律讓我的創作更切實際。我儘管大話西遊,卻永不遠觀,看到的僅是眼前要解決的問題。這就是紀律造就我的能力。

不懂解決問題的人,不可能創業成功,只懂天馬行空不切實際的創作,有多聰明都是在褻瀆,暴殄天物。上天交給我們的恩寵無論多卑微,我們必須珍惜,以祂教我們的方法處理。如果《聖經》是你的紀律,你有福了。當然這是沒可能的,因為我們都是罪人。

紀律,我是從堅持每天固定做運動開始。早上很早起來,跑步四十五分鐘至一小時,精神抖擻。吃頓好的早餐,想想昨天的事情今天有什麼要跟進?有什麼事要提出商討?紀律就這樣像時鐘般安排我每天的工作。晚上睡得很早,這習慣二十多歲做salesman時開始,因太討厭晚上推銷員的應酬,所以八九點就上床,一早起來做運動看書,八點左右到公司看報紙。沒有晚上應酬早餐就省不了,早餐要是七點吃,我也要做點準備。早上五六點我已將與這個人以前的交往,今天有什麼要談,那些能承諾的?他有什麼要問我的?統統要弄清楚。這些吃著談的meeting多數廢話連篇,做好準備也能將對方的廢話減少。但想想這已是三十多年前往事,光陰荏苒,不可置信。

早上第一個與買家的meeting會在十點,但九點四十五分前要到reception報到,否則到時你不在,買家做別些事情去了,你可能要坐足一個早上才有另一個會面的機會。買家被縱壞覺得自己是老大,你敢遲到他的約會?!他直覺就是要懲罰你。信不信由你,我每次早上第一個meeting買家通常仍在魂遊,不知要什麼貨就算了,連說話也好像有困難似的在那裡兩眼放空,呆呆的坐著。見他前幾天已做好準備,知道他到這時候生意的狀況,店裡有哪些是好賣哪些是滯銷的,他要補的貨大概會是些什麼,該給他看些怎樣的樣本?他呆呆坐在那裡喝咖啡,你突然將他生意正想做的事情如數家珍,他馬上醒來看你的樣本,從此整天就想著你說的話、你的樣本。當天下午五點前,通常會來電話叫你明天一早再回去。

這一次沒得準備,因為不知道他想過後,想要什麼。但有些事情是可預測到的。例如,這時候季中下單交貨期只會是很短,計算清楚工廠生產量,他怎樣游說也不能讓自己接單多過生產量,因這時候下的定單是趕季尾銷量,季尾過了買家還要貨作啥?稍微晚一點,不給取消才怪。沒準備好,永遠拿著推銷員的樂觀去接單,往往遲交貨碰釘子,推銷員的錯誤可以是很昂貴的。

我這許多年來有個成見,認為在現代是知識推動市場,沒有知識做生意很難出人頭地。當然事實卻不這樣,我也不理了。是的,很多矇著做地產的人發過大財的。世事無絕對!我的情形可能較特別,受過很少的正規教育,多少有自卑感,但這也可能成了我看書強大的推動力。這許多年來我未停過看書,都不是小說,都是我認為有用的書籍。《Economist》、《Wall Street Journal》、《Time》、《Fortune》等報紙雜誌每天每期都看。看到美國的政經情況,也大概清楚世事的大概了吧。我相信一個人的flair,觸覺是可以鍛鍊出來的。看西方的書,觸覺他們的時事,令我對市場的事情有著連貫的直覺邏輯,理解容易多了。我們經營的市場主軸,科技和做事方法都是西方的東西,西方文化的浸淫,確能令你對世界動態有直覺的觸感,一種感同身受的領會。這種領會啟發我們判斷貨品的時代感(時代感是質量重要元素),到底我們都做著西方文化的消費市場。

我們當時創新生產毛衣的speed sourcing,是將原來需要兩三個月生產周期的貨品,在兩個星期內生產完成,用的完全是嚴謹的紀律性。要在這短促的時間內完成,一定有工序是要同時發生的,例如織衫,縫盤同時發生,織完馬上縫,同很多部織機在織著同一款毛衫其中的部分,很多個縫盤做著同樣的事,要做到疏而不漏,這是很嚴謹的紀律安排。

最初沒有人相信可能這麼快起貨。我將整個生產程序分成多個小段,每一個小段是一個小問題,逐少逐少,一個一個地解決。最後剩下的時間剛好是兩個星期。當然我們取消了週末假期,以輪休代替。當你解決一個看起來很難突破的問題,你首先將問題切斷成小段小段,成了一個個小問題,逐個步驟逐個工序,逐個人去解決。解決完畢後,嘗試實行,每次實行失敗都學到進一步的方法,最後一切按時鐘的準確達成speed sourcing的效應。

有時我想,將事業想得太遙遠是戇慢的。不是嗎?將來有誰看得到?很多時候我們因為有個很偉大的vision,成為了我們膜拜的圖騰。有了個偉大的vision猶如得神保佑,目前遇到的問題變得不重要了,對比起將來的成就這些問題太小事了,不值一顧。這是被魔鬼帶上的死路一條。

工作最重要的紀律就是不要胡思亂想,避免以情緒打飛機。紀律是堅持每天找問題解決。面對問題你是面對真實,令你貼地氣,沒有了胡來的模糊任性。不要去想我該做些什麼,有什麼是不該做的那些勞什子問題了。實際的問題一找就在眼前。

我性急,運作的速度永遠是我想突破的圭臬,如果可以在兩星期內生產出大路貨品,我們可以嘗試做些較複雜的款式嗎?一直不停找問題出來解決,很多時候是解決不來的,但那不斷的挑戰讓整盤生意活起來,活著自然會有成長,維持生意活躍可以了,不用要有偉大vision的雄才偉略。偉大的感覺害死很多人,尤其是精明男女。做事吧!不要找尋偉大!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