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花中學生:花蓮高中職學生自治組織全台最不健全,原因在這裡

2905
出版時間:2017/08/13 11:23
有花蓮學生認為,花蓮高中職學生自治組織在全國來說,目前可說是組織、資源最不健全的一個地方。圖為示意圖,與本文無關

陳旻傑/花蓮高中班聯會副主席、中國國民黨學生黨員代表
 
中華民國學生自治的道路一路上坎坷且曲折,民國三十四年國府教育部的《訓育委員會組織條例》,才出現「學生自治」一詞,台灣地區最早的學生自治組織,可以從民國三十六年成立的台灣大學學生代表會聯合會說起,然而後來因政治環境所頒布的戒嚴令,使得台灣的學生自治組織雖有學生自治之名,卻無學生自治之實。而壓抑的日子裡,總會有爆發的一天,民國七十一年開始的「台大普選事件」、「五一一台大學生日」等事件,使得校園學生自治組織能量迅速累積與實踐,在蔣經國總統解除台灣省戒嚴令後,各校的學生自治組織更是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花蓮高中職的學生自治組織中,最先成立的是花蓮高中班級代表聯合會,說起花中班聯的成立,也僅只是近十餘年內的事情而已。花蓮高中職學生自治組織在全國來說,目前可說是組織、資源最不健全的一個地方,造成此種現況的發生,其中有幾個主要的原因。
 
首先是教育部長期忽略東部學生自治組織發展,使得資源分配不均,造成各校自治組織無法有效的發展。而各校的師長普遍缺乏學生自治的瞭解,以至於長期剝削各校學生自治組織,成為學校的免費勞動團體,造成花蓮絕大多數的學生,對於學生自治組織的認知,僅止於舉辦娛樂活動的團體,而造成此種現象的產生,與各校學生自治幹部與師長的關係密不可分。
 
其次就是普遍缺乏組織章程制度化,對議事規則的認知也相當的薄弱,截至目前為止,花蓮高中職仍然未有一校,採取三權分立的制度,最多僅只有行政機構與立法機構的分立,而立法機構的成員對職權認知不明,使得立法機構怠惰的狀況,在花蓮學生自治界屢見不鮮,絕大多數的學校甚至整學年,從未召開過一次學生代表大會。
 
對於絕大多數的花蓮高中職來說,現有的章程內容諸多違反現行法令與民主原則。鑑於上訴內容,為使花蓮高中職學權意識高漲,筆者認為必須先從制度化的改革做起,章程必須由學生親自撰寫,經全校性的學生代表大會,運用民主原則與議事規則修改制定。而筆者也認為花蓮各校學生自治組織應仿效外縣市,組織各校學生自治聯合會,使分散的力量團結起來,在未來提高花蓮學權意識的過程,才能夠有效且順利的推展。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