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專欄:梅雨成災暴露了台灣之病

5088
建立時間:2017/06/20 00:10
6月梅雨鋒面帶來強烈豪雨,淹水災情不斷,是天災也是人禍。翻攝自「爆料公社」臉書社團

近年來,「膨風」已成了台灣的習慣,我們動輒花大錢搞大建築,並透過媒體大肆宣揚。但這種「膨風」的下場如何,下大雨就是見證,最近就有許多「膨風」變成「消風」的例證。
 
例如,桃園國際機場乃是台灣的門面,政府不知投入多少大錢,但只要一遇颱風及今年的梅雨,桃園機場就既淹水又漏水,堂堂國際機場居然會吊起塑膠盆來接水,機場的商店街也水淹得無法行走,這真是使人大開眼界。最離譜的是花了卅億建的南路道也被損害,使得飛行秩序大亂,這更是國際笑話。
 
再例如,台灣花了43億建了台中國家歌劇院,為了替歌劇院造勢,既找日本名建築師伊東置雄設計,又在製作宣傳影片,但台中歌劇院開幕以來,去年4月颱風就造成大淹水,行政辦公室和小劇場全都被淹,地下室也積水,今年6月15日梅雨又再漏水。國家歌劇院蓋成這個樣子,真是舉世少見。
 
再如世大運開幕已到倒數計時,但花了1.2億整修的天母棒球場,年初才鬧過漏水,6月份的梅雨,花了19億蓋的網球館又漏水。上述的這些工程都是重大的門面工程,但卻都成了丟臉工程。
由台灣這些膨風的重大工程變成丟臉工程,於是我就想談一談台灣究竟在哪裡出了問題。
 
近代政治理論早就指出,發展中社會隨著政治的發展,經常會產生黑暗面。最大的黑暗面在兩個來源。一個是隨著民主的發展,會產生「脫軌的政治構造」,社會的這種利益團體會介入各種公共事務,敗壞了社會的專業倫理,於是社會就發展中應主導的貪贓枉法,公共工程的偷工減料,馬馬虎虎遂各增加,這是結構造成的黑暗面。

另一個來源則是隨著時代進步,該社會的人心日益浮誇,愈來愈自以為是,失去了警覺心,所以有些理論家遂說:「自以為進步乃是一種會使人感覺舒服的疾病」,並得愈重反而更加舒服,最後就在不知不覺中病入膏肓。而今天的台灣,則是兩種來源同時存在。

台灣日益多元,各種利益團體的勢力都在增加,並影響到重要工程,因此工程界遂日益馬虎,台灣的重大工程品質愈來愈鬆懈,政府的監督日益草率,都是體制脫軌所致。台灣的社會風氣不佳,大家恣意亂搞,政府卻效能不彰,都是脫軌。

台灣整體社會日益浮誇,大家都很會作秀搞宣傳,但腳踏實地的務實精神卻日益稀薄,台灣很會輕視別人,吹噓自己,這是台灣的心病,雖然自己生病,但卻病得很舒服,這種心病當然無法診療。台灣公共重出了很多問題,但也都可東拉西扯唬弄過關。

因此最近梅雨成災,重大工程以前拼命膨風,現在全都消風,這實在是值得台灣各界警惕的大問題。政府當權者尤其要提高警覺,台灣已病得不輕!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