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商心理師:社會如何回應 是受創者復原關鍵

出版時間:2017/05/09 12:51

蘇鈺茹/舞蹈治療師、諮商心理師師

林奕含用書寫,表達、轉化她的經驗與痛苦,然而她離去了,留下了許多值得我們一再反思的困惑。

林奕含留下的困惑,影響的層面可能遠比我們理解的更深、更廣。裡頭有一個層面需要更多的關注與對話: 「心理創傷復原工作」。 

近代較為社會注意的心理創傷復原議題,一個為二次世界大戰後、越戰結束後,回歸美國社會的軍人,一個則為性暴力、家庭暴力下的受創者,在與自身家庭、人際圈、社會接軌重新建立關係,所出現的各種反應與適應情況,以及社會的回應與態度。 

「你們都回到正常日子了,都領補助了,還埋怨、要求什麼?」、「時間過了就好了」、「事情都過了,還說這些做什麼?」,當受到非自主、非自願的外來創傷,受創者的自我感被強烈衝擊甚至可能粉碎,個人自主感、控制感到安全感都需要重新建立,也會需要社會大眾意識到個人所經歷的極端經驗,比如戰場上的非人道殺害、性/家庭暴力下的權力、性別壓迫等。 

於美國長久研究心理創傷工作的精神科醫師/教授茱蒂斯 赫曼(Judith Lewis Herman)於「創傷與復原」一書中提到:「受創者在目睹其經驗的人們身上找尋的不是赦免,而是公平、同理與嘗試了解,受創者在極端情況中的經驗與感受。」 

大環境如果能以一種包容和接納的態度,尊重人們以自己的速度處理創傷,當主體想要抒發時,環境能提供聆聽的胸懷。環境給予穩定的支持,協助受創的人們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這正是心理創傷工作所說可讓人們復原的方式之一。協助人們帶著創傷繼續在生命前進。 

創傷可能就像突然的暴風雪,厚厚的冰雪覆蓋住身體,冰封的大地表面一切沈靜無聲,裡頭仍有生命力。而人們需要時間和空間來消化、沈澱,與等待生命力的復甦。 

如同春天氣溫回暖,冰雪開始融化,才有機會看見土壤裡頭藏著的生命,冰雪轉化成水份、養份,可能回歸到土壤成為一部分。創傷可能讓人的內在封閉,但沒有失去生命力,需要的是等待與空間,並以一種力量,存在和轉化成生命的一部分。 

若創傷影響到人的日常生活運作功能,需要的不只是醫療協助,也需社會環境的支持與聆聽。這協助與聆聽,如果是以一種理解的態度,則更能增加人們對於創傷的接納和轉化的空間,如同茱蒂斯.赫曼(Judith Lewis Herman)提到: 「受到創傷的個人,不只從身旁親近的人尋求協助,也從更廣大的社會中尋求協助,社會的反應對於最後是否能解決創傷問題,有強大的影響力。彌合受創者與社會的裂縫,首先有賴於社會大眾對於創傷事件的認識與態度。」 

心理創傷工作有許多不同面向,受創者想面對的速度和願意被看見的面向也都獨特,而當人們、社會願意認識、嘗試了解受創者在創傷事件中的極端情況與感受,也是在創造一個接納、協助受創者復原的環境。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本報特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