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達專欄:林全院長反毒,玩真的嗎?

出版時間:2017/04/17 08:45
行政院長林全曾宣示政府對於毒品抱持「零容忍」態度。資料照片
行政院長林全曾宣示政府對於毒品抱持「零容忍」態度。資料照片

林達/台北地檢署檢察官

我相信林全院長反毒是玩真的,但是您的部屬是玩真的嗎?毒品氾濫已成為國安問題,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上周初審通過《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修正草案,其中最重要就是設置「毒品專責基金」,確保基層戒毒擁有穩定的財源,這是十幾年來反毒法制的一項重大進展。因為以往預算不足且使用未盡妥善,上週這項提案由蔡易餘委員等人提出,真要為他們喝采。值得注意的是,草案中寫明基金來源有六類,但真正有用的只有「緩起訴處分金30%」,其他都是空泛飄渺。

所幸,有了這「緩起訴處分金30%」,正是本次修法最有實益的地方。而且,十幾年來,大量毒品人口受緩起訴戒癮治療處分,曾經繳納了大量的「緩起訴處分金」給國庫,也不知道被用到哪裡,今天拿出來幫助他們戒毒,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立法院上周初審通過,原本期待順利送二三讀完成,結果周末竟然又被拉下來,要求黨團協商。

據悉關鍵爭議無非就在,是否要把「緩起訴處分金30%」給刪掉。說真的,我們不敢妄言是否應該如此,但我們必須說,少了這一項基金來源,其實其他五類來源都是空泛飄渺的,這個修法等於沒用。如果真要這樣,那也不用那麼累地修法。因為修法的目的,也就只是讓政府宣示強力反毒,做個宣傳廣告,大家也是會給予掌聲啦!但老問題是,到底要不要真的反毒。

近日我與幾位醫師均曾投書,說明反毒必須加重戒毒,加強對毒品人口的減害。目前緩起訴戒癮治療手段不足,《毒品危害防制條例》與保安處分過度僵化,法院、觀護、衛福、社政、就業、縣市毒防中心都欠缺資源整合。各機關因為權責劃分,恐懼責任上身,紛紛使用鋸箭法,在行政院毒品防制會報都是呈報績效良好。但為何毒品卻日益氾濫,相信院長主持會議也是感到好奇。

其實,這是因為戒毒環節出了大狀況,問題出在法律僵化無效、基層整合失靈、毒癮累犯長期處理失當,所以在現有結構下,行政院長再怎麼出面整合恐怕也是達不到效果。這就像是戰略出了問題,前方將士節節敗退又疲於奔命,中樞緊張就不斷檢討戰報並加碼下達更多指令,當然難以見效甚至變成災難,如果還能打勝仗應該是對手自己染病死絕。

我們必須將眼光轉向基層個案管理上,建構以毒品個案為中心的管制輔導手段,具體的建議作為是:設立毒品法庭有效整合運用資源、修改《毒品危害防制條例》讓保安處分彈性多元化、加強衛福行政的管理能力。這一切的基礎,坐落在「毒品專責基金」的穩定財源上,而只有被告繳納的「緩起訴處分金」才是其中最穩定的來源,其他都是空話。

我謹代表基層反毒工作者,誠摯呼籲行政院不要刪除「緩起訴處分金30%」的規定。何況,被告繳納的「緩起訴處分金」用來專門改善毒品和治安,有何不妥?請不要再挪作他用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