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改交鋒】蘇律師:回應YODA律師,年輕年輕,多少罪惡假汝名而行

出版時間:2017/03/11 14:48
司改國是會議各組會議陸續進行,引發不少論戰。翻攝司改國事會議官網

蘇文俊/鼎宇律師事務所律師
 
日前司改委員尤伯祥律師於司改國是會議上提出的書面資料,洋洋灑灑十五頁,批評司法官素質問題,引發孫健智法官及其他法官的論戰。
 
總結的來說,YODA律師的說法,主要有兩個面向,一者是批評司法官過於年輕,缺乏社會歷練,一者批評司法官訓練制度,會將司法官訓練成只服從上級命令的奴性司法官,說真的,身為律師的我,對於上開兩點實在無法苟同,擔任司法界最潮最IN人人搶破頭的司改委員(搶破頭是真的,如果大家瞭解狀況,可以上網查查,多少律師為了爭取推薦,無所不用其極),竟然說出這種充滿父權歧視的言論,回應如下:
 
年輕不該是原罪,誰沒有年輕過呢?日前我於扶輪社聽演講時,有某位約六十歲的教授,批評台灣前途堪慮的原因,是年輕人懶惰、不學好,學校教育出了問題、學生選奇怪的科系導致沒競爭力等等,講得十分激動,彷彿今天台灣的問題都是年輕人造成,但我當場質疑他,有能力決定南向北向西向或教育如何進行的,不就是你們這些大人,卻把責任推給年輕人,這樣公允嗎?年輕人固然有些問題,但那是未來發生的,當下的困境,當然是「大人們」造成的。
 
YODA律師所說的,司法官社會歷練不足,導致審判品質不佳,其實是見樹不見林的狹隘說法,我們把情況從司法官跳出來,看看我們律師這個行業,YODA律師也不是一當律師就老十歲吧,一定也是經過菜鳥律師的階段,一定也曾經被當事人質疑過太年輕,是否能辦好他的案子(病人不願讓年輕醫生開刀也是相同理由),試問,這樣的批評,你服氣嗎?
 
筆者自己本身27歲當律師,至今36歲,從受僱律師開始,到現在自己開事務所請了兩個律師,也經歷過遭人批評年輕的狀況,但我用事實推翻當事人的質疑,官司勝敗在於律師是否認真,現在資訊發達,諸多判決資料都已可靠網路取得,由閱讀判決資料中,詳參法院實務見解、欣賞兩造攻防策略,都有助於年輕律師快速拉近與資深律師的距離。於司法體系也是一樣,即便從司法官學院出來後,就投入司法審判工作,但每個月上百件的未結案件,本身就是一本寶典,從每個案件中,可以閱讀到其他人的人生,透過審理程序,你跟著當事人走過他的人生軌跡,同樣可以增加社會經驗,那年輕又有什麼問題呢?
 
因此年輕與否,與司法審判品質一點關係都沒有,倘若照YODA律師這樣說,那以後各行各業都不要用年輕人吧,因為沒有經驗阿,都用挖角的就好。故顯然問題不在於此,那問題在哪,是在於欠缺「同理心」與「認真」,但這上開這兩點,每個人都會有欠缺的時候,不止年輕人會有這狀況,再次證明「年輕司法官」與「審判品質不佳」並無絕對關連性。
 
當然年輕有時確實會有產生部分問題,如筆者先前於法院遇到一個認真的年輕女法官,我耗費了許多力氣去跟她解釋「散工」的工作型態與困苦,這位年輕女法官雖然一開始連散工是什麼不知道,但她自己也很認真查資料,閱讀我提出的文件,最終理解後還給我的當事人一個公道,因此,同理心與認真才是司法審判品質的關鍵,如果司法官不認真,那真的就應該打下十八層地獄,這沒話好說。
 
所以應該要談談有部分司法官欠缺「同理心」這件事,尤其面對中下階層犯罪時,有些司法官會擺出一副「你都在狡辯」姿態,認為被告的說法都是推託之詞,尤其是帳戶遭詐騙集團盜用的案件,司法官往往認為怎麼可能為了找工作就將帳戶跟密碼交出,顯與常理相悖云云,然而,無論資深司法官或年輕司法官,可能都無法體會一個人在山窮水盡時的無助,為了要養活家人什麼可能找到工作的機會都需要去嘗試卻遭詐騙集團利用,但欠缺同理心的司法官,可不是從學校剛出來的年輕司法官的專利,反而在資深司法官上更容易看見。
 
但話說回來,部分司法官欠缺同理心,有時候亦是非戰之罪,過多案件導致司法官成為冷冰冰審判機器(你也很少見過急診室醫生和藹可親的吧),要如何讓司法有溫度,最重要的應該是從源頭著手,就是減少訴訟案件量,此建議與論述容後再提。
 
接著談談YODA律師說的第二個問題,YODA律師認為目前司法官訓練制度會導致司法官為追求績效,而上行下效,沒有獨立審判思考的空間云云,這問題其實根本不是問題,只有司法官需要追求績效跟服從上級嗎?不是吧,任何一個行業的新進員工都必須要服從上級,這是司法官獨有的嗎?如果不是司法官獨有的狀況,拿這個來批評是否有點不倫不類,何況,筆者執業過程中,亦曾看過不少法官寫出許多前衛見解的判決,與前人的往例大不相同,YODA律師所說的控制力量真有這麼強大嗎?且話說回來,司法不是創意產業,司法判決本來就必須穩定且一致,否則當事人打官司還要碰運氣,豈不荒唐?
 
綜上而論,YODA律師所述的其實都不是司法品質低落的問題,真正問題源頭之一在於案件量過大,加上一些行政庶務,導致司法官疲於奔命,欠缺同理心或專注度,使得裁判品質有時不如預期(但很多的所謂恐龍法官只是標題殺人而已,鄉民不明就裡的批判),故應該廢除公然侮辱罪,並嚴懲假性財產犯罪的告訴人,網路上的遊戲、留言的謾罵、網路交易慢幾天聯絡、棄標等所導致的案件(高利貸很愛靠告詐欺罪,請司法機關尋找債務人),是嚴重拖垮並浪費司法資源的禍首,這些私人財產或感情上的糾紛,應該透過付費司法也就是民事訴訟來爭取公道,而不是把應該當作最後的手段(刑法)當作洩憤或便捷省錢的工具。
 
附帶一提,為何資深律師不願意轉任法官,榮譽感只是其中一環,最重要的是,律師都知道這是個「屎」缺,工時極長壓力極大,社交生活受限制,這不是律師想要自投羅網的工作,因此必須要給予更大的誘因,才能夠吸引資深律師進入司法體系。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