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芳玉專欄:父愁者聯盟對上婦仇者聯盟

出版時間:2017/03/07 00:10

賴芳玉/律師
 
近年婦女運動,已被性平議題所取代,但在婦女節前夕,我想找回以「婦女」為主體的觀點,而且就從不起眼、但很普遍的離婚事件開始談起。
 
有一天,阿雄氣極敗壞地說:「我老婆竟然很早就開始規劃離婚,二年前就找了律師教她,然後對我蒐證,故意激怒我再錄音、驗傷報警,準備好了就帶孩子離家,她指控我家暴,還聲請保護令、訴請離婚、爭監護權,真是太可怕的女人了……」
 
律師試圖解釋他的妻子可能只是為了脫離婚姻,不得已的作法。
 
阿雄頗不以為然:「你不知道這個女人好吃懶做,做不了幾件家事,連孩子都是我媽在幫忙帶,她會甚麼?哼,她想離婚?是我想離婚吧,我看她的目的就是要錢,現在離家了,還出去工作,更沒時間照顧小孩,她憑甚麼跟我爭小孩監護權?」

阿雄的論點挺父權吧,也許甚至很多人都還不認為阿雄的說法就是父權。
 
就在大家以為台灣婦女運動多年後的今天,女性地位早就平權了,婦女團體滿街是,從《民法》關於婚姻的法案、《家暴法》、《性別工作平等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性騷擾防治法》,這些法案哪個不是為了女性而設想的法案,台灣女性權益哪裡還不夠呢?
 
然而回到日常生活,阿雄的觀點卻是比高喊著婦權的菁英更普遍存在於現實生活,就如同多數人預期川普歧視言論必然敗選時,非得等到川普選上美國總統那一刻,你才能恍然大悟,原來這麼多人和你的想法不同,自己只是活在同溫層而已。

律師聽到阿雄的話後挺無言,但婉勸他去參加家庭相關課程,「這或許有助於你爭取子女監護權。」
 
爭權,對於父權思維的人而言是最好的說帖。
 
阿雄說:「好啊,我倒去看看他們在搞甚麼東西。」
 
數月後阿雄很開心地說:「謝謝律師建議我去上課。」律師愣了一下:「你上課後很有收穫?」那些課內容,可是建立在平等與尊重下的夫妻關係及友善父母,阿雄上了幾堂課,就能學習對妻子平等、尊重?
 
阿雄喜孜孜地說:「我真的收穫很多,原來很多男人比我還不幸,他們的老婆更可怕。」阿雄說女人有「婦仇者聯盟」,男人也要組「父愁者聯盟」,互相研議策略。
 
父愁者聯盟?這個名詞很有趣,也很寫實,很多男性面對妻子保護令等訴訟,都有一句共同語,那就是「我被迫害了」,這個迫害包括妻子,也包括核發保護令的法官。
 
他們經常說:「我沒有家暴。妻子假裝可憐欺騙法官。」如果你覺得這句話言過其實,那就不妨回憶童仲彥記者會說法,「夫妻爭吵互有拉扯有衝突是難免」、「從未見過今日曝光的李秀環遭打傷照片,連自己看了都嚇一跳」,然後反問:「大家相信嗎?」他更隔空喊話要妻子莫被利用來摧毀他。
 
其實童仲彥和阿雄很像,他們對家暴「毫無自覺」,甚至感覺「被迫害」。
 
有幾個數據值得作參考。衛福部家暴通報統計,約2件通報案件中就有1件為親密關係暴力,且這類型被害人主要為女性,約佔8成7。
 
法務部統計2010年至2012年新入監《家暴法》受刑人,男性佔95.4%,女性佔4.6%。而警政署統計近2008年至2014年「暴力犯罪」女性被害比率平均約佔7成。
 
明顯地,至今女性依然是暴力犯罪和親密暴力下的被害者。然而為何阿雄沒有自覺性別歧視和家暴,甚至還感到被迫害?
 
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家暴法》、《性侵害防治法》等被稱之為女性政策與法案,根本還撼動不了現實生活中的父權結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