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盟監事:《關鍵少數》給婚姻平權修法的警示

出版時間:2017/02/22 14:03
電影《關鍵少數》反映出過去美國主張黑人雖然不得共同使用同一社會資源但實際上均能享有的「隔離並平等」原則,1954年遭聯邦最高法院認定違憲。劇照
電影《關鍵少數》反映出過去美國主張黑人雖然不得共同使用同一社會資源但實際上均能享有的「隔離並平等」原則,1954年遭聯邦最高法院認定違憲。劇照

陳明彥/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監事  

以1950年代的美蘇太空競賽及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為題材的真人傳記電影《Hidden Figures》(台譯:關鍵少數)已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影片及最佳女配角等獎項提名,在台上映後亦開出票房佳績。

影片中三名非裔女性,生在美國仍處於種族隔離的時代,所任職的太空總署亦為白人男性優勢的環境,因此遭遇例如已表現領導能力卻無法敘任主管職、進修成為工程師卻憑添諸多限制、甚至以其自身能力躋身未有黑人的單位,上個廁所卻要每次花費40分鐘到「有色人種專用廁所」,辦公室內的咖啡也被刻意區隔自行沖泡。

對照近日司法院大法官即將就現行民法婚姻主體限制為一男一女是否違憲舉行言詞辯論、總統蔡英文分別接見正反雙方團體欲建立溝通平台、以及各種另立專法主張仍不斷紛呈等現象,不啻為一最佳警示。

美國自內戰以來雖然解放了黑人地位,在部分州卻仍實行種族隔離政策,主張雖然不得共同使用同一社會資源,但實際上均能享有的「隔離並平等」原則。直至1954年聯邦最高法院認種族隔離的法律剝奪了黑人學生的入學權利,違反了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中所保障的平等權及第五條修正案的正當法律程序而違憲,逐漸破除了90年來「隔離而平等」的惡法。

若已肯定不分群體皆應享有某種社會資源,須要加以區別對待的理由是什麼?如無卻仍加以強行隔離即缺乏正當合理之目的。

儘管隔離在理論上,仍可能給予不同群體取得相同資源的機會,看似平等,實則隔離本身即足以造成社會整體對某一群體的「標籤化」,而形成對該群體為「次等」的觀感;其次在實際分配社會資源時,因制度已採分別對待的立場,如何能期待公平的享有?

不僅種族隔離如此,任何群體,包括多元性別傾向如被強行劃分隔離,都難以避免上述現象。

國家規範人民權利義務,不僅須依法律為之,內容更應實質正當,觀目前主張另立專法規範不同性傾向有等同婚姻權利者,未有從婚姻之本質提出應差別對待之合理理由,反方多標榜保護傳統家庭結構、婚姻定義不能被改變等,終究難掩不願讓多元性別性傾向之人適用同一套婚姻制度的意圖。

如立法者曲意迎合此一意圖而隔離立法,即便內容如何趨近現有婚姻制度,終究是向歧視的一方妥協,該法自不具正當合理的目的。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本報特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