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衛福部:生育事故救濟計畫明走入歷史,我們仍被擋在救濟網絡之外

出版時間:2016/12/31 09:03
衛福部3年前推動「生育事故救濟試辦計劃」今天走入歷史,但有些問爭議未落幕。資料照片
衛福部3年前推動「生育事故救濟試辦計劃」今天走入歷史,但有些問爭議未落幕。資料照片

吳若瑜/台北市某新創公司營運經理
 
《生產事故救濟條例》公告屆滿一周年,直接授予遭遇生產事故急需社會福利網絡支援的家庭可以不透過醫療或助產機構逕行申請救濟的權利,終於造福更多家庭,得以更順利取得救濟,達到衛福部網站《生產事故救濟條例》專區所載的立法宗旨:「本條例宗旨為國家為承擔女性的生產風險,建立救濟機制,確保產婦、胎兒及新生兒於生產過程中發生事故時能獲得及時救濟,減少醫療糾紛,促進產婦與醫事人員之伙伴關係,並提升女性生育健康及安全,特制定本條例。」
 
然而,在此同時許多急需幫助的家庭卻被阻擋在社會福利網之外!該條例前身「鼓勵醫療機構辦理生育事故爭議事件試辦計畫」將於今天(12月31日)謝幕,卻留給了遭逢變故未滿兩年的家庭更多的壓力,獨自面對冗長的醫療協商甚至訴訟。
 
生育事故救濟試辦計畫原規定凡101年1月1日至105年6月29日間發生之生育事故可於兩年內達成協議並提出救濟申請,然卻限縮至遲應於105年12月31日前提出申請。當掌握不對等資訊與專業知識的醫療或助產機構作為試辦計畫中的唯一合法申請者,而「醫療或助產機構與受有不良結果之當事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或法定繼承人之事故處理協議書影本」,又是申請救濟的必備文件,醫病雙方難以在短時間內迅速就生產事故責任釐清及相關賠償達成共識,成功送出申請並取得急難救助金根本是天方夜譚。
 
再看看衛福部提供的協議書參考範例,「雙方同意就不良事故及協議書內容應保持秘密,如有違反之一方,應賠償另一方懲罰性違約金,但依申請作業須知、相關法令規定或應醫療機構所在地衛生行政機關要求提供資訊則不在此限。」衛福部看似以保護雙方當事人甚至病方隱私為出發,實則堵住了病方向其他公眾管道尋求協助的路,儘管衛福部聲明未使病人放棄訴訟權,卻也無法否認此協議可能制約了司法機關的蒐證行動,或甚而影響法官未來的判決。病方發聲的基本權利深受威脅,進而扼殺了社會對事件全盤探討的機會,我們的醫療品質將僅止於象牙塔內的探究,一般民眾如何能對醫療品質提升寄以期待。
 
醫療糾紛協商從來不是件簡單的事情,與申請截止時間賽跑的家庭還要面對掌握不對等資訊與專業知識的醫療或助產機構的百般刁難,中部某教學醫院甚至以「衛福部協議書參考範例不能修改」為由,欲使病方迫於申請截止日的壓力低頭簽字,這場救濟金與訴訟二擇一的零和遊戲,我們在今日被迫做出選擇。
 
如果衛福部處理政策落日的手法能更加細緻,這一切是否會不一樣?政策草率的落幕所造成的不公平正義,衛福部置這些家庭的權益何顧?我們的婦女期盼能安心生產,民眾渴求社會福利網絡適時的支援,身為國家福利政策推廣與執行機關的衛福部,實不可不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