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安樂死不由人?

出版時間:2016/12/17 10:48

蔡以芃/台灣醫事安全法學會總監
 
傅達仁一紙求死陳情書,讓安樂死議題再度發酵。曾經叱叱吒體壇的他如今病痛纏身,沒了膽囊及半個胃部,身形消瘦依賴抗生素生活,而當年同樣希望能夠安樂死的王曉明,在床上躺了半個世紀,始終沒等到合法的一天。
 
傅達仁病後不斷施打消炎藥、抗生素,表示每天都很痛苦,開刀6回醫藥費已上百萬元,希望政府開放有限制的安樂死。對此衛福部回應,現行的《安寧緩和條例》和未來的《病人自主權利法》都是被動做法,安樂死則是主動讓病人死亡,兩者差很多,至少得等3年待《病人自主權利法》上路,才會進一步討論安樂死。
 
其實,除了荷蘭、美國少數幾州外,目前大部分國家採被動安樂死,也就是拔管或不投藥讓病人自然死亡,而申請安樂死的前提必須「罹患絕症」。對絕症病人而言,不吃藥不插管的被動會加速死亡,而主動投藥是當下解脫。無論主動被動,安樂死的條件相當嚴苛,除了必須是絕症,同時要數位醫師判定痛苦無法減緩、或壽命不到半年,而傅達仁先生也許未合如此條件。討論安樂死合法化,關鍵在社會對病人「生死自主」有無共識?對飽受折磨卻無法治癒的病人,我們所能做的,是否只有不治療?
 
近年通過《安寧緩和條例》,可在健保卡上註記拒絕心肺復甦或插管;3年後實施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將範圍擴大到昏迷、嚴重失智、無法治癒的病人,都是為了避免搶救徒增痛苦,觀念雖有進步,病人的選擇仍然只有到病危時刻才能放棄搶救,而3年的等待對許多家庭而言就像3個世紀。作家葉傾城將照顧病人形容成一夜長大,潔癖不藥而癒,所有床單全改成尿布替代會生褥瘡的成人衛生品,每天在洗衣聲轟炸中睡覺、在任何地方用餐。當家中有末期病人,你不得不一夜長大,除了貼身伺候、奔波醫院,昂貴的標靶藥物更可能是壓垮意志的稻草,看著病人在化療和藥物的副作用中掙扎。而安樂死,是讓末期病人「自己選擇」沒有痛苦的走,對於認為安樂死違反人權的專家們,也許,他們只是不曾面對這樣的病人。
 
前陣子父親的好友病了,發現時已經肺癌末期,父親三天兩頭探望,生病的叔叔告訴父親,最恐懼接下來的免疫療法,擔心的不是一期上百萬的醫療費,怕的是經不起折騰。癌細胞擴散了,不斷出現高燒及蝕骨疼痛,每天嚷著打類固醇止痛,而副作用大家都清楚,在嘗試兩次療法後,短短幾天便撒手人寰。父親最後一次探望,虛弱的他只能勉強碰碰手表示感謝,連話都說不了,對好友的離去,父親萬分不捨,我常寬慰他:「叔叔雖然走了,但至少最後一程沒受太多折磨,也不像許多無助的家庭,只能期待政府開放安樂死,才得解脫。」            
 
死生契闊,給末期病人多一種選擇,這是大愛,當他希望尊嚴的走,我們,為什麼不成全?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