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芳明:神父只看到性 我看到愛

出版時間:2016/11/11 00:08

陳芳明/政治大學台文所教授
 
我是輔仁大學的畢業生,歷史系第四屆,已經是45年以前的記憶了。但是,我的母校卻越來越讓我不能認識了。自從夏林清事件發生後,我恥於承認自己是輔大校友。現在校牧室發表曾慶導公開信之後,更加讓我感到陌生。一個學校如果不能領導社會,至少應該緊追社會與時俱進。尤其是一個大學,必須傳播最新的知識給學生,甚至是走在時代的尖端。輔大反其道而行,越走越退步。如果在傳播知識之際,也同時在傳播宗教偏見,這是非常可怕的事。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對於同志議題雖有所保留,卻完全是以尊重態度表達意見。在2013年7月教宗公開表示:「擁有同性戀傾向不是問題,同性戀不應該邊緣化。」這樣的說法,充滿了慈悲,至少他願意傾聽。曾慶導則是以審判態度,對世間的同志帶著仇恨情緒。
 
宗教不就是使人的心靈昇華嗎?不就是帶領信眾尊重別人嗎?披著天主教的外衣,散播歧視的言論,甚至在社會裡說出毫無邏輯的話,豈是神父分內的工作?這是我所不知道的輔大,也是我所不知道的天主教,我只聽說過「神愛世人」,而不是傳達「神恨同志」的訊息。
 
曾慶導口中的同性戀,似乎只剩下性而已。他根本不知道世間的愛情,也根本不知道愛的形式千千萬萬,絕對不是他所形容那樣,人只是為了繁衍子孫。請問曾神父,你是否也完成了繁衍後代的任務?為了事奉上帝,神父可以毋須像世俗那樣結婚生子。同理可證,為了真實的愛情,同志也沒有繁衍後代,應該可以受到上帝的祝福吧。就像教宗方濟各所說的:「如果有人是同性戀,他信仰上帝,且心地善良,我怎麼能論斷他?」那麼多善良的同志擁有愛,曾神父你怎麼可以這樣輕率論斷他們?
 
愛,是自然流露,而且是高貴地表現出來。但是曾慶導說,同志運動以「反歧視」的名義,鼓吹「性解放」。這是惡意的污衊與羞辱,不應該由一位神父的口中說出,這完全喪失了天主教應有的尊嚴。天主教與基督教的東來,也曾經遭到東亞國家的污衊。從日本、韓國到中國,多少傳教士被捕被殺,多少教堂被燒毀。即使在今天的中國,十字架也被拆除被指控是帝國主義的馬前卒,也指控他們反對社會主義新中國。曾經遭到政治迫害的天主教,終於在東方國家立足之後,應該記取曾經受難的歷史,勿變成同志族群的加害者。
 
如果上帝創造了人,也一定同時創造了異性戀者與同性戀者。真正的無上之神,應該容許人類有性別取向的選擇。只要是愛,純粹的愛,都應該得到上帝的祝福。異性戀並沒有比同性戀還高貴一點,這個世界那麼混亂,不就是異性戀創造出來的嗎?曾慶導懷著一個邪惡的心,好像同志在一起,就是在製造性氾濫。

這個世界肉慾橫流,不都是異性戀族群中的普遍現象嗎?異性戀者可以繁衍子孫,不一定有愛。同志族群對愛的重視與擁抱,遠遠超過曾神父的想像。只容許異性戀的愛情,不承認同志有愛,這種偏見等於玷污了人間的愛情。曾神父只看到性,我卻看到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