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台師大的罷課風波

出版時間:2016/10/21 00:04
台師大傳出有教授罷課。資料照片
台師大傳出有教授罷課。資料照片

陳書涵/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辦公室主任

台師大設計系一位教師,因遭到學校臨時砍掉學生助理名額,認為嚴重影響其授課權益,因此罷課兩周以示抗議。此消息引發熱烈討論,背後所呈現的,不僅是該校「學生助理名額配置」或是「申請助理的審查制度是否不公」如此表象問題而已,其反映的是自去年6月起,教育部為規避學生助理與校方之勞僱關係,所設計出「學習型助理」制度,非但犧牲了學生助理的各項勞動法令保障,也因為制度的混亂不明,反為教師與學生帶來了諸多困擾,甚至引發了諸如今日之「罷課」事件。

不論是兼任教學或兼任研究助理,在現今各大學校園中,都已是愈來愈不可或缺的角色。從這次罷課事件便可看出,該教師因無法申請到教學助理,因而覺得學生的受教權益受到侵害,便可看出學生兼任助理,是做為充實課程多元化,提供教師研究工作的重要協助者,絕非僅是單純的「學習關係」。

而當學生助理意識到其身為勞動者的身分,開始積極關注勞動權益保障,說實在,大學校方與教育部,基於教育者與培育國家人才的角度,應該是感到開心而驕傲的,這象徵著台灣勞權意識的逐漸抬頭,甚至學校應以此作為「勞動教育」的良好示範,讓大學畢業後的社會新鮮人,在進入職場後,也能有足夠的知識與能力,確保其勞動權益不受侵害。

然而,我們卻看到這些年來,大學校方與教育部卻僅從「企業經營者」的角度,來因應學生助理爭取勞權的行動。學校是為節省人事成本,而教育部則不願挹注足夠的公共經費補助,在相同的「成本考量」下,共同打造了現在這個鬧得一團亂的「學習型助理」制度。

從該制度上路以來,台師大便先全面暫停全校教學、研究助理的申請,引發了學生勞團控訴校方大量解僱的爭議;而後校方又進一步研發了「師徒制教學助理」,明明從事的勞務內容與過去無異,但硬生生冠上了「師徒制」便宣稱其非屬勞僱關係,不用受到勞動保障。這一年多來,爭議與紛擾不休,罷課事件僅是冰山一角。

要解決這些因學習型助理、師徒制助理等制度引發的各種亂象,恐怕還是得請教育部與校方暫時放下「經費考量」的迷思,讓勞動歸勞動、教育歸教育,既然在過去數次的學生助理檢舉案中,不論教學助理或研究助理都已被勞動部認定為僱用關係,那麼就該盡速廢除「學習型助理」,保障學生助理依《勞基法》的各種權益。倘若教師在教學上確有助理之需求,就應盡量提供名額。

經費問題從來就不該作為剝奪勞動法律權益的正當理由,學校與其把這把大刀砍向教師與學生,倒不如共同建請教育部應合理估算保障學生助理勞動權益所需的經費總數,在預算中挹注足夠的公共補助,莫再讓這類爭議傷了兼任助理的勞權,徒增教師困擾、也侵害了學生受教權!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